晴時多雲

陳耀昌診斷歷史》「Kolas Yotaka」見證台灣原漢史

馬亨亨(取自網路)

◎陳耀昌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堅持用拼音姓名,引發熱議。(記者張嘉明攝)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堅持用拼音姓名,引發熱議。(中央社)

行政院任命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擔任發言人,因為她堅持用拼音姓名,讓媒體炒作了好一陣子,也讓大眾了解與反省了應該如何尊重原住民的命名。絕大部分媒體不熟悉台灣原住民歷史,所以都沒有注意到還有一件很有趣也很巧合的事,而我覺得,這簡直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從一八七五年起的「開山撫番」廿年中,台灣原住民與大清國的正規軍有兩場戰爭,分別是在一八七五年及一八九六年,結局殊異。帶頭打第一仗的,是「大龜文酋邦」邏發尼耀家族,正是蔡英文總統原住民祖先的家系;帶頭打最後一戰的是台東馬蘭阿美的頭目「馬亨亨」。馬亨亨的原住民語Kolas Mahenheng,我們的新發言人谷辣斯也正是Kolas。我合理推測發言人Kolas Yotaka與Kolas Mahenheng也有家系關係,雖然還待進一步考證。

頭目馬亨亨也叫Kolas 雷公火之役大敗清兵

一八七五年的戰爭,在我去年出版的台灣史小說《獅頭花》,有很詳細的描寫,交戰雙方,是清國唐定奎的五千淮軍對上大龜文酋邦(今屏東獅子鄉與台東達仁鄉),全體部落老少不到五千人,那時的大頭目是女性,名叫揪谷(Tjuku),結果是雙方議和。出面與唐定奎訂約的是其夫婿遮碍(Ljakai)。從此清軍勢力進入後山。當今蔡英文總統則帶有八分之一邏發尼耀家族的血緣。好巧不巧,蔡英文幼時的原住民名也叫揪谷(Tjuku)。

一八九六年的戰爭,則是台灣南部原住民的排灣、卑南、阿美三大部族合作,當了日本人馬前卒,把在台東後山的殘餘清軍驅散消滅,這批清軍的編制,屬於「鎮海後軍」,在乙未戰爭之前的任務是駐守東部後山,統領正是台東直隸州縣令胡傳,胡適的父親。

後來胡傳辭職離任,被清政府幾同遺棄的一千五百名清軍逃散,但仍有二百名由原任鎮海後軍中營管帶劉德杓率領,根據地在今台東池上的新開園(就是有名的金城武樹所在地)。

一八九六年年初,當時劉永福已在一八九五年十月逃離台南府,台灣西部清軍盡已降日,日軍則尚未進入後山。這時,台灣最南,長年統領恆春排灣(斯卡羅)的潘文杰,洞見即將來臨之局勢大變化,於是遠赴台東,與卑南女王、普悠瑪部落大頭目陳達達及新興勢力馬蘭阿美領導人馬亨亨會商,三方議定對日本輸誠。

一八九六年五月十七日,馬亨亨率馬蘭阿美一九七人,陳達達率卑南一七四人,共計三百七十一人,出兵北上,攻擊在新開園負嵎抗日,但也影響地方原住民安寧的劉德杓清軍殘部二百餘人。兩軍在今關山電光里(舊名雷公火)相遇,結果原住民打敗了清軍,史稱「雷公火之役」。劉德杓率餘部向北逃,越過網溪,最後在布農族的協助下越過中央山脈。劉德杓是位令人尊敬的豪傑,他到了西部,又與雲林之柯鐵虎聯合,繼續抗日,直到被俘,仍然拒降。

祖母的Kolas+父親的Yotaka 成行政院發言人

因此,一八九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日軍登陸台東時,後山已無清軍蹤影,馬亨亨大受日本人禮遇。馬亨亨後來在一九一一年過世時,已成後山所有原住民心目中的大英雄,所以後來卑南族的陳建年擔任台東縣長時,就把台東市區一條筆直大路命名為「馬亨亨大道」。

那麼,馬亨亨Kolas Mahenheng和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有直接關係嗎?Kolas是馬亨亨家系之名,Mahengheng則是形容他聲音宏大、有若雷鳴。Kolas的原意,則是有「陽光」、「除草」之意,因此後來馬亨亨的後世子孫Kolas家族在國民黨政府的鄉公所要原住民改漢姓之時,改姓「陽」或諧音「楊」,代表人物就包括了陽岱鋼與楊傳廣。

所以我初見谷辣斯是Kolas,就推測她是馬蘭阿美頭目馬亨亨家後代。但是,向Kolas本人求證時,她說,Kolas是她祖母(父系)的名字。至於馬亨亨是不是她祖先?不敢斷定,因為他們阿美族是母系社會,母系族譜沒有馬亨亨,父系的部分則無法確知。但他們父系是花蓮(玉里)阿美族,而不是台東馬蘭。因為祖父(父系)在日治時代待過馬蘭,所以Kolas又說她原籍台東。

我的推測是,行政院發言人那位也叫Kolas的祖母,極可能出生在台東馬蘭,所以有了Kolas的家系名。後來來自花蓮玉里的阿美族祖父,因入贅了祖母家(阿美族是母系社會),所以在日治時代住過馬蘭。這是我的大膽假設,至於小心求證的方法,則是希望發言人親自或授權讓我去查她祖父母家在日治時期的戶籍謄本。

漢族襲父權、原民從母系 從名字重新認識台灣島史

祖父因為任電力公司工程師,調職各地,於是在日治時代後期成為平地高砂族,自己取了Yoshinari的姓,也替兒子取了日本名「吉成豐」Yoshinari Yotaka(可能沒有原住民名?)。然後一九七四年,父親(後來因為yo,而取漢姓為「葉」)在新竹生了女兒。這位小女生是很都市化的原住民,自出生、小學、國中、台中女中、東海大學,都叫葉冠伶。葉冠伶後來成為原住民電視台台柱。二○○○年左右,原住民意識興起,於是葉冠伶採祖母的Kolas加父親的Yotaka。從此「葉冠伶」消失了,Kolas Yotaka代之而生,再翻譯成谷辣斯.尤達卡。

我認為,因為目前台灣的戶籍制度仍然沿襲父權社會,所以對偏母系社會的原住民族而言,就會產生混淆。

所以,一八七五年,打開山撫番第一仗的「總目」,其家族女性後來嫁給了當初交戰的「白浪」,其後代就是蔡英文總統。而在一八九六年開山撫番最後一仗,打敗清軍的大頭目,則可能是政府發言人Kolas Yotaka的Yotaka父系家族祖先。這樣的政府,正是多元台灣史觀的代表!

請讓我再說一次,「原漢關係對台灣的重要性,絕不亞於兩岸關係」。尊重原住民文化,請由尊重原住民命名方式開始。讓台灣原漢共同一起向「多元台灣」邁進!

我也要呼籲原民會,趕快出版一本「原住民命名介紹」,讓全民盡量了解各不同原住民族的命名方式,列入中學教材,也介紹各族諸多名字的意義,供有興趣者參考,應該可以大賣。

(醫生作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