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因為這樣 好大學聘不到好教授

◎ 蕭志如

筆者在伊利諾大學芝加哥校區攻讀數學博士時,學校規定必須先通過兩個「預試」(Prelim Exam),第一個「預試」是「統一考試」。以「分析」(Analysis)這個「預試」來說,若你想做與「分析」有關的研究,無論你的指導教授是何人,你都得先通過這個考試。考試內容是大師Zygmund寫的「實變函數論」加上大師Ahlfors寫的「複變函數論」,兩科合成一科來考,題目變化無窮,你得有本事能解這兩本經典著作的大部分習題,才有可能通過這個「預試」。第二個「預試」准許「師徒制」可以「個別考試」,科目與及格標準由指導教授決定。接著必須完成輔修(Minor)、基礎口試,才能開始做論文,通過博士論文口試畢業前,還要考過第二外語測驗,才能拿到博士學位。個人認為,除非你是愛因斯坦那樣的超級天才,嫌這樣的訓練會浪費時間,才可以略過這個基礎訓練。

筆者擔任過十幾次大學評鑑的訪評委,幾乎全台走透透了,最誇張的一次是,五個訪評委在教室現場觀看老師教學,老師錯得離譜,連數學符號都弄不清楚,有訪評委驚訝得拿起相機照相存證,訪評委們面面相覷。很明顯的是「師徒制」下,未經嚴格基礎訓練的博士,筆者自願與該教師面談,向老師指出錯誤,請老師更辛苦地,如同本文第一段敘述的嚴格訓練那樣,自己下苦工備課。本人則雲淡風輕地在訪評報告寫道:…這類科目宜由資深教授來授課。

本人的博士論文是舉一個「護士」與「醫生」共同為病人開刀獲取報酬之後,分配所得的例子,指出如果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hapley的公式,會是醫生跟護士對半分,明顯不合理,而用筆者的「數學模型」,醫生會合理的分得較多報酬。筆者與Shapley經過一番唇槍舌劍之後,得到他的認可,拿到博士學位。辯論過程中Shapley指出,如果帶入某些特別的參數,筆者的「數學模型」就會變成毫無意義。我當時回答他:「我就是因為看到那些特例毫無意義,才把它們扔掉,沒寫成論文啊!」可笑的是,卻有某些國產的博士,專門在發表筆者扔掉不要的模型特例之論文。

在科技部(前「國科會」)與學術界過分強調SCI論文量,用以決定經費補助、升等的狀況下,國內有些急功近利的教授,急著讓博士生協助他發表論文,以「師徒制」的方式,略過本文第一段的嚴格訓練,大量發表可有可無的論文並且製造博士,當然會發生社會上有流浪博士,好的大學卻聘不到教授的狀況,好的大學有能力分辨教學與研究品質堪憂的博士啊!

(作者為東吳大學數學系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