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直播對國會尊嚴的傷害

◎ 羅傳賢

立法院跟電信業者合作,國會頻道已從有線、MOD、數位電視,擴展到手機APP,民眾能隨時隨地觀看議事。院長蘇嘉全讚許說,透明國會的目標已達到九十九%。惟據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的五院整體表現,有六十一.一%對立法院表現感到不滿意,敬陪末座。為何國會越加透明,民眾仍給予甚多負面評價?國會亂象讓人看透透,壞事經常貽笑國際,亂象下的透明怎能沾沾自喜呢?

資訊公開具有確立人民知的權利、促進政治參與及監督、做為制裁違法武器的功能,但在高度資訊化社會中,為使個人隱私權及國家機密不致因而受到侵害,民主國家通常都建立資訊公開與隱私權及國家機密保護平衡考量,相輔相成的制度,絕不可能將資訊完全公開。

公共政策的決定必須由具有民主正當性的國會做成,然國會議員有選區或黨派意識,立場鮮明,頗具主觀性,故須靠溝通、辯論、妥協來作衝突處理及利益調和,而說服、妥協無不建立在朝野相互信任的基礎上,根據先進國家經驗,國會議事進行中,政黨間衝突的升高與電視轉播不無關係,攝影機直接進入國會後,將凸顯議員個人角色,相互信任感將會降低,電視轉播對國會的尊嚴必然造成一大傷害,這也是為何民主國家審慎建立電視轉播的原因。

英國院會議事不准外人拍攝,而交付內部轉播小組負責,拍攝過程並受到不得有分裂的銀幕、不得拍攝民眾、來賓、記者席、不得拍攝議員、官員文件的特寫;與議事無關的行為,如使用不正當的語言、行為有損國會尊嚴、不得於表決時做近距離拍攝等事項的限制。畫面經導播妥當篩選後才能傳送出去。德國自營國會電視台以實況、不加評論及不切割與剪輯方式全程轉播院會。委員會僅於舉行公聽會或公開會議時才准許電視攝影機進入拍攝。然我國國會透明化,卻為舉世所罕見。

國會是協商民主最重要的場所,而信任就是協商中說服與妥協的開端。在國會改革的口號聲中,立法院的首要目標應是積極消除亂象,提高立法品質,如有直播議事的需要,也應進行正當議事程序的社教,否則,人民怎麼能看出政治角力的端倪呢?

(作者曾任立法院法制局長,現任中央警察大學法律系兼任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