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澄社評論>當傳播媒體背離大眾

■盧世祥

高雄、台北兩市選舉之後,傳播媒體充斥各種對選戰意義的解讀,並為下一波政治爭鬥增添話題,唯獨對新聞界的檢討著墨甚少,僅見的也只是趁機批評同業,毫無自我反省之意。

事實上,媒體在這次選戰中堪稱洋相百出。以媒體所為民調為例,一面倒地預測高雄將由黃俊英勝選,在台北亦低估謝長廷所獲支持度二十個百分點。民調不僅偏藍且背離民意,日常新聞處理亦多凸槌,烏龍錯假報導不斷。至於評論,既屬主觀範疇,不依事實衡平論事者遂隨處可見,而以名嘴之偏頗胡說,最為社會所詬病。台灣傳媒表現如此,冀其善盡教科書所稱「監測社會環境」、「協調社會關係」基本職能,不啻緣木求魚。

新聞機構既稱媒體,即為消息來源與閱聽人之間的「中介」,理應準確報導事實,忠實反映社會,做好公眾耳目。如其不然,傳媒背離公眾,亦終將為公眾所棄。本週兒少福利聯盟指下一代六成以上看不懂電視新聞;且其內容常引起惡感;國際公關公司艾德曼(Edelman)兩個月前調查顯示,台灣大眾傳媒所獲公眾信任度只一%,均其實例。

未能善盡公眾忠實耳目之責的傳媒,不僅自殘公信力,也誤導公眾,堪稱害己害人。尤其政治人物被媒體牽著鼻子走,導致誤判大局,不免受害。以這次選舉為例,中國國民黨為媒體民調所誤導,未能於堅持台灣主體價值的高雄有效說服選民,乃遭敗績。民進黨內,則有媒體奴隸:好於媒體之前搏版面,把矛頭對準內部,讓黨內矛盾有如公共議題公開且尖銳化,為自己取得改革名號,異己盡成反動保皇。

民進黨內的媒體奴隸,在偏藍媒體操控之下,並非始自今日,許信良、施明德甚至沈富雄,均此之屬。他們常於許多媒體享有極高曝光及美名,政治之路卻愈走愈窄,甚至終為選民所唾棄,其癥結套用美國式語法:笨蛋,問題出在在媒體。換言之,誤以特定媒體形塑的假象為真相,虛名為實;只是這些媒體既已背離群眾,為媒體所操控或相互利用者怎麼可能掌握民之所欲。就此而言,全國播放的「台灣人俱樂部」節目主持人阿生及章天軍近日發起抵制若干政治人物的連署,實為基層民眾不再姑息媒體奴隸的具體行動,也凸顯背離公眾的政媒勢力,難以繼續恣意妄為。(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