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學生輔導法修法,請給專輔人員合理的薪資待遇

◎陳劭旻

如果說,一份工作很有意義,卻要忍受較低的薪資待遇,你願意接受嗎?

如果你願意為了價值奉獻卻得忍受較低的薪水,又會願意奉獻到哪個程度呢?

這樣的掙扎,就是身為一個在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工作十年的心理師經常面臨到的心情。也因為這樣,如果學生輔導的修法真的能夠提升待遇,那會是我們求之不得的事情。

學生輔導法立委提28個修法版本,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日前「送出委員會」,確認增加學生輔導人力,非教師之專業輔導人員如心理師等可望加薪。(資料照)

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的心理師,由於個案的狀況複雜多變,不只需要與個案工作,還需要與家庭、社工等外部系統合作,即使是在學校內也需要與不同處室進行溝通協調。而且專輔人員處遇的對象往往不只一個學校,有時候當你費盡心思處理完一個學校,下一個新個案就又得從零開始努力,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每一天。

這是不是一個有意義的工作呢?絕對是。那些可能受家暴或自傷自殺的孩子,就是透過我們與團隊共同的努力獲得改善。可是這是否是一個讓人滿意的工作?常常不是,因為同樣是在學校輔導孩子,辛苦工作的待遇卻與學校老師有著一段落差,物質上的拮据總是讓人想著,為了現實的考量是否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這樣的猶豫往往隨著時間增疊。因為當你越資深,累積的能力越多,也意味著當你離開學校情境,來到諮商所時可以更直接地將能力轉成報酬。這樣的處境造就了學諮中心的流動率,當年資到了,明明有機會賺取更高的薪資,面臨著柴米油鹽的煩惱時留下你的卻只剩下「愛心」與「價值」,是你會願意繼續在較低薪資的位置中犧牲奉獻嗎?

在現在,我們終於有機會修改學生輔導法,讓專輔人員不用再咬著牙吞著生活的苦,而是有機會與學校所有工作的夥伴平起平坐,得到相同與公平、也是合適其工作的待遇,然後攜手為了孩子長久打拼。當能夠消解這些現實的苦惱,也才有更多心力回來面對個案讓人操煩的處境。

因此身為專業輔導人員,我迫切的期待學生輔導法的修法,能夠在薪資上有著改善的空間,讓我們可以懷著踏實的心情,去走踏入學校的每一步。

(作者為學生輔導諮商中心諮商心理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
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