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強化台灣地緣戰略地位:建構有利印太民主發展與安全的自主海洋戰略

◎林正二

美國總統大選辯論後,因拜登面對川普的凌厲攻勢,反應遲鈍、口齒不清、老態畢現,雖然拜登政策闡述比誇大不實的川普較為紮實,但美選民對拜登觀感不佳,兩人民調差距已拉到百分之六左右,川普當選機率越來越高。鑒此,台灣應勇於面對川普可能再度執政,外交政策以利益為主、變換莫測的現實,在對美與印太戰略上未雨綢繆,善用台灣優異的地緣戰略地位、我為全球半導體產業鏈重鎮及亞太民主楷模等優勢,以外交部林佳龍部長所強調的「價值外交」,加強顯現台灣的世界價值,以後冷戰的宏觀國際視野,建構有利印太民主發展與安全的海洋自主戰略。

後冷戰的21世紀國際情勢詭譎多變, 911後美國單獨應付國際事務的能力已大打折扣,美/中、美/蘇、中/蘇三種複雜關係的相互牽制,加上日、法、德等大國與美、中、蘇的合縱連橫,使得新世紀的國際關係在多元結構相互牽制中,一直處於「動態的平衡」。 在此複雜多變國際情勢中,中國經濟全球化後的軍力擴增,促使美國在維持西太平洋國際權力結構動態平衡的考量下,這幾年已藉由重返亞洲與印太戰略的建構,不斷加強美日同盟的功能,除加盟國家增加澳洲等國外,防衛範圍亦擴增到台灣。台灣在西太平洋特殊的地緣戰略位置,能抑制亞太陸權國的海洋擴張,促使俄、中、印等陸權勢力的內轉與相互平衡,使得中國從海洋擴張性變為往內發展,注重內部改革。

但美國目前雖然視中國為長期潛在競爭對手,將台灣納入圍堵中國的印太戰略體系中;然而,由於在國際權力結構的動態平衡遊戲中,中國的影響力日漸增強,美國在加強圍堵中國的同時,亦隨著國際政經情勢的變化,與中國在內需經濟、新能源、地球暖化等方面維持合作關係,因而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不夠紮實靈活,支持台灣的態度也不夠強烈。故而,面對美國對華政策、戰略上的動態彈性調整,美中既鬥爭又合作的複雜關係,台灣應有「不是任何國家棋子」的戰略制高點,除了應小心處理三邊關係,以免成為兩大國對抗的犧牲品外,更應在美中台三邊關係及東亞國際多邊權力結構中,找到對我有利的「著力點」謀取最大的利益。

因此, 在國際多邊權力結構中,台灣必須強化地緣戰略地位,並善用台灣在晶片產製上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建立印太民主價值同盟,擴張美日安全同盟到其他領域,合乎其他國家的利益;尋求民主國家的價值同盟,強化美日同盟的安全屏障,建構自由、繁榮、和平的印太區域,促使印太民主國家的經貿與戰略合作更為鞏固,讓印度、澳洲、印尼、加拿大、菲律賓、韓國等其他亞太國家願意加入美日同盟,增加台灣的區域參與能力。秉此原則,迅速加強我地緣戰略功能,並與其他印太民主國家建立價值同盟的策略如後。

一、台灣地緣戰略地位未獲得重視的原因:

1、由於中國經濟起飛以及政治力量擴增的國際影響力,加上後冷戰全球化時代,軍事安全已經不再是國際事務的唯一重心所在,美國與東亞各國在現實政治與經濟因素的優先考量下,台灣在地緣戰略上所擁有的優勢地位,往往在各國爭取、確保「當下」國家利益時,被放置在末端的考慮位置上。 在美中台的三角關係中,美國與其他國家所重視的,是台灣在這種抽象的三角關係中的「權力槓桿效應」,而非「實際的台灣在西太平洋的地理位置上所起的作用」;東協各國需要中國的經貿合作不想得罪中國,台灣地緣位置與東協的關聯性也被特意忽略了。

此外,政府未企圖以台灣地理位置上的特性,利用國家權力,發揮地緣上的優勢,以對中國海上的對外發展產生任何抑制作用,也是台灣地緣戰略未獲重視的原因之一,例如對南海主權的爭議,我可發揮適度的作用,以產生實質的影響力。尤其是政府處理國家安全事務上往往陷於兩難的困境中,一方面雖然我們最大的威脅來自中國,而不得不向美日等國爭取最大的支持,另一方面顧忌中國所謂「外力介入」的指責下,使得政府的相關政策動輒得咎,而缺乏一慣性、全方位的規劃與執行,以致未能發揮我優越的地緣戰略功能,拓展我國際外交的空間。

二、台灣地緣戰略地位被忽略之處:

1、就全球化經濟觀點而言,台灣扼守住了東北亞進入南中國海兩個主要的水道,一個是台灣海峽,另一個是巴士海峽,而南海為東北亞各國最主要的能源燃料補給線以及通往歐非的主要航線,是維持日本命脈的海上交通線,此為東亞各國所忽略。

2、中國這幾年在「全球化戰略」思維下,發展了「海洋戰略」的理論。波斯灣戰爭後,中國一方面對美國運用高科技戰術一舉殲滅伊拉克的能力深感震驚,逐發展了「高科技戰爭」的策略,將作戰重心放在台灣與南海,最大的假想敵則是美國威力強大的航艦戰鬥群,因而產生了「海洋戰略」的構想。另一方面,在全球化經濟趨勢下,中國海權的發展是保障其對外貿易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因為能源、糧食仰賴輸入的比率越來越高,所以海上運輸線的確保即成為中國國家發展的關鍵所在,於是亞太地區的海洋環境,即對中國有十足的重要性。

在中國「海洋戰略」的思維下,台灣作為西太平洋的一個大島,如美國企圖運用,正好可作為第七艦隊南下北上的中轉站,對美國控制東南亞地區極為有利;美國如以台灣為基地,更可發揮遏止中國東海艦隊及南海艦隊的作用,並可對中國大陸東南地區形成直接的威脅。 近年中國軍隊現代化已獲得相當進展,尤以海、空與二砲軍力之增長最為顯著,加以國防經費激增,對南海島嶼主權態度強硬,以及積極保持核武發展與籌建航母等,均顯示其對海權之擴展企圖,形成對東亞國家威脅之態勢。

然而,由於美國近年因中國經濟崛起,從柯林頓開始的「全面交往政策」及911後布希、歐巴馬政府的「美中戰略合作關係」發展,使得台灣在美中台三角關係中只被美國視為平衡中國海洋勢力擴張的一枚棋子而已;雖然川普與拜登執政後,已將美中關係改變為對抗與酌情合作的關係,並強化印太戰略的功能,但仍未能正視如何強化台灣的地緣戰略地位,建構有利印太民主發展與海陸勢力平衡的積極性海洋戰略。

三、強化台灣地緣戰略地位與高科技產業鍊重要性的方向:

1、發揮控制台灣海峽以及巴士海峽的地理優越態勢,讓美、日等大國在考量區域的穩定及自身在東亞的利益時,無法忽視台灣在南海地區所可能產生的影響力,藉由美、日的重視誘使東協將台灣視作和美國、日本同等級的國家行動員。

2、利用台灣牽制中國南海艦隊的海軍戰略態勢之優點,在抑制中國海權的行動上,可發揮適度的作用,以成為東協用以「平衡」中國勢力的重要國家行動員。如此,當東協在顧慮到如何確保其位於南海的國家利益時,當會想到台灣的作用。

3、跟美國知名智庫「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蘭德公司(Rand) 等合作,闡述台灣半導體產業鏈在全球經濟與地緣戰略的重要性,台灣如被中國奪走,將重創全美與全球經濟,可能陷入1920年代經濟大蕭條的危機,美國與日本、歐洲等國基於自身利益,必須全力護衛台灣的安全與穩定。 

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康貝爾六月提到,全球依賴台灣半導體產業等供應鏈與經過印太地區的商業流通,如果中斷,可能導致全球大蕭條。(資料照)

四、具體策略:

1、加強對美、日有關西太平洋安全之論證。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兩岸關係已僵持,國際間顧忌中國之反應或故意忽略,或避重就輕,仍未重視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因此,台灣在美、日安保宣言宣示之安全目標下,實應與美、日及相關國家之學者專家,乃或官員舉辦安全論證之座談或研討會議,溝通戰略思想,以凸顯台灣的戰略地位與半導體產業鏈的重要性,引起國際社會重視,加以透明化,以期台灣能融入西太平洋安全體系之中。

2、增進與美日有關中共情報資訊之交流情報為決策之依據,可靠情報資訊之獲得與正確之研判並非易事。由於台灣對中國之瞭解最具長處,此等情報資訊對西太平洋安全與美日防衛責任之承擔,最具效用。因此,台灣如能設法促成建立或擴大現有與美日相關部門情報資訊之交流管道,並展開定期與不定期之研討,將可發揮互補效用。

3、強化周邊海域之掌控活動。由於中國海空軍力之擴張,以及國軍囿於防衛作戰思想之限制,導致我國在周邊海區之軍事活動日趨萎縮,更以釣魚台領土主權問題之爭執,影響我軍事決策之兩難,因此台灣海空偵巡,海岸防衛與漁船民作業之保護,漸缺乏積極性,因而造成無法防阻偷渡走私者滲透,以及最近澎湖漁船被中國強行帶回審訊的窘境,而中國、日、菲等之艦船,反倒經常活躍海上。因此,就當前而言,如能推動對台灣周邊海、空域積極性之掌控活動,使國人積極之活動變為常態,以展現我在南中國海至日、韓海上航道 上之軍事勢力,不但可凸顯台灣的戰略地位,進而更可發展承擔西 太平洋區段之安全防務。

4、開展與東協國家雙邊「綜合性安全」合作。東協國家近年因經濟發展、社會逐漸繁榮,已更重視國家之安全防衛,並充實軍備,但由於中國軍力之擴張及南海與東海主權之爭執,已引發各國對「中國威脅論」陰影之疑懼,因此乃走向集體安全的體制,期能集眾志以抑阻中國之威脅,但由於地緣戰略地位最重要的台灣未能加入,效果欠佳。 此外,由於美日安保宣言未對東南亞明確劃出安全保障地區,且迄今美國在此一地區防衛部署著力不夠深厚,各國大多抱持觀望心態。我亟宜針對各國猶疑心理,以「美日安保宣言」內容為基礎,透過美、日兩大國之協助,以「強化台灣地緣戰略地位:建構有利印太民主發展與海陸勢力平衡的積極性海洋戰略」為題,邀請東亞各國召開「綜合安全」研討會,以及做大型的戰略研究,從促進共識、資訊交流,相互參訪做起,進而開展軍事、經濟與民主社群之交流合作,以建構台灣與東亞各國的民主價值同盟;惟由於各國與我關係親疏有異,宜透過我蓬勃發達的高科技產業,從推展雙邊活動如「經濟自由貿易區」之建構,較易開展,而後再擴及軍事與民主之交流合作,最後由點連成線與面。

5、在東亞與非東亞經貿之間的平衡策略。台灣一方面可以在東亞地區促進跟中國有利益衝突的國家,透過加強彼此的經貿策略聯盟方式,來抗衡中共霸權的威脅;由於中國對日本與東協在區域政經發展的掣肘,台灣與這些國家的經貿關係勢必會提昇,而能獲取多一層的經貿與安全保障。同時,我國也應該積極開拓與西歐的經貿與科技關係,讓台灣在全球策略格局中,在東亞與非東亞的政經關係可以取得平衡,以全球高科技重鎮與台灣海峽重要的戰略地位與亞太民主楷模,獲得歐美日等強國更厚實的支持與安全保障。

(作者為退休駐美外交人員)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