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港版國安法施行後 海外法官紛辭職

◎鄒怡儂

據統計,2020年國安法實施前,香港終審法院有15位海外非常任法官,而截至目前,僅剩下7人 。(美聯社檔案照)

香港立法會於今年三月通過《基本法》第23條「維護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後,接連有法官辭職。自2020年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已有五位海外非常任法官辭職,這些辭職潮無疑對香港法治及整體施政形象造成極大負面影響。

就在最近,香港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控香港正從充滿活力和政治多元的社會慢慢變成「極權社會」。他批評港版國安法嚴重限制法官的自由度,使政治風氣改變,許多法官開始漠視捍衛自由的角色。雖然香港基本法及國安法保障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但如今已淪為空談。

香港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控香港正從充滿活力和政治多元的社會慢慢變成「極權社會」。(路透檔案照)

香港政府迅速作出回應,發表了長達4200字的聲明,強烈反對岑耀信的個人意見,並聲稱特區法院在審理國家安全案件或任何案件時,絕無受到中共中央或特區政府的任何政治壓力。然而,這種聲明只顯得辯解之詞蒼白無力,無法掩蓋現實的嚴峻。

根據統計,2020年國安法實施前,香港終審法院有15位海外非常任法官,而截至目前,僅剩下七人。這一數據顯示出辭職潮並非偶然,而是對香港政治局勢及法治信心的真實反映。

最令人震驚的是,香港政府在面對這一系列辭職事件時,依然堅稱司法獨立未受影響。香港特首李家超更在聲明中強調,香港法院一直獨立進行審判,並無受到任何干涉。然而,事實卻與此相左。澳洲籍的香港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早在2020年因擔心港版國安法問題而辭職,這已經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

除了施覺民,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勛爵(Lord Robert Reed)和副院長賀知義勛爵(Lord Patrick Hodge)也於2022年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他們直言香港政府「背離了政治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價值觀」。這些辭職事件的背後,是對香港法治及政治環境的深刻失望。

再看看2023年香港的司法狀況。根據數據顯示,自國安法實施以來,已有數十名反對派人士被捕,其中包括不少民主派人士。這些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法官的獨立性和公正性一再受到質疑。不少國際觀察家認為,香港的司法體系正在逐步喪失其獨立性,淪為政治工具。

此外,香港特區政府不斷強調所謂的「境外干預」,並指責英國對香港司法機構的政治杯葛。然而,事實是,英國政府及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正是源於對香港司法獨立性和言論自由的憂慮。香港政府試圖以此為藉口,掩蓋其自身問題,這種行為無疑是欲蓋彌彰。

針對這一系列事件,香港首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也表達了遺憾之情,並呼籲社會不應沉溺於過去,而應繼續前行。然而,這種呼籲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顯得那麼無力和蒼白。香港現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亦表態,不同意法庭因政治考慮而削弱基本權利,但他的聲明卻難以平息外界的質疑。

綜上所述,香港的司法獨立性及整體法治環境,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考驗。隨著更多的法官因政治局勢辭職,香港政府若不加以反思並採取實際行動,恐將進一步喪失國際社會的信任。

香港特區政府必須正視這些問題,停止對外界批評的過度反應,重拾法治和政治自由的核心價值,才能挽回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否則,香港將不再是那個被譽為「東方明珠」的自由之地,而是淪為極權的附庸。

香港的未來,取決於政府能否在維護國家安全與保障市民基本權利之間找到平衡。這一挑戰,不僅關乎香港的法治,更關乎全體市民的自由和未來。希望香港政府能真正傾聽民意,改變目前的高壓態勢,讓香港重回法治和自由的正軌。

(作者是法務助理)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