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博硯「說」法》一個新局的開始

這次的選舉已經不是政見的比賽,而是立場的競爭。但治理國家不能只靠立場,下個總統與立法院任期還是要解決這幾年來沒解決的問題,例如青年低薪的問題,這些問題沒有解決,青年人對於執政者的怨言都在,而政治環境也不會變得更好。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

賴清德無懸念的選上總統,也意味著台灣政治開啟了新的時代,因為台灣從總統直選後,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執政超過八年,賴清德的當選打破這個魔咒。也許是各方預料中事,但日後也能想像的賴清德這個只有四成民眾支持的總統,不支持的人有六成。總統是國家元首,我國的總統與內閣制的元首不同,具有實質的權力,制度有好有壞,透過選舉產生就注定進入政治漩渦,難以獲所有人的尊敬。卻也因為是人民直接選出,所以具有直接的民意與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新總統必須要統合這個國家不同意見的人,而且是多數人,這點未來將考驗賴清德總統的高度與智慧。

台灣從總統直選後,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執政超過八年,賴清德的當選打破這個魔咒。(本報資料照)

另外一方面,立法院這次留下兩大一小三個黨,三黨皆無過半席次,民眾黨的席次剛好可以扼住兩個大黨的咽喉,如果民眾黨與其中一黨合作,就可以順利跨過門檻。但是不是必然就會藍白合,如預期的支持韓國瑜當立法院長,還是未定之數,這個黨才剛選完黨內就開始鬥爭,前秘書長謝立功要求黃珊珊為敗選負責。同樣地,這個海選與徵召來的組合能否代表柯文哲的意志,不無疑問,特別是具備能力與經驗的國昌,在下個會期將重返立法院,但是否能跟柯文哲相處呢?當然黃國昌保有不分區立委的位子就必須保有黨籍,便取決於柯文哲,這個一人政黨,當黨務機器都握在柯文哲手上時,有爭議發生時就會特別有趣。不過,白是否一定要跟藍合作呢?也是未定之天,選舉期間的紛擾難以抹滅,或許在個別的議題上也可能選擇與民進黨合作,以爭取對民眾黨的有利地位。

台灣的政治環境對抗性極高,立法院一言不合即吵架,在社群網路上出現不喜歡的聲音就開幹。但台灣未來的政治環境至少目前看來是三足鼎立,會不會更為混亂,端賴未來各黨間的合作型態,也許會換來的反而是妥協性更高的狀況,以換取對方的合作。如此一來各黨團的協調能力就要加強,同樣的,未來新任的行政院長必須要與總統配合,還要兼具協調立法部門的能力,人選要更為慎重,但不須太悲觀。

比較可惜的是,這次沒有小黨跨越門檻,不僅是跨越分配席次的門檻,連分配補助金的門檻也沒有政黨跨過。這些小眾的聲音,都有其特殊性,例如選不好的基進黨,代表的深層獨派的想法;而歐巴桑聯盟也是代表小民的心情。至於時代力量,這幾年在諸多議題上面都非常的努力,例如交通改革與《精神衛生法》的修正,但選舉期間苦於黃國昌議題的糾纏,也許這次並沒有跨越門檻,但時代力量至少擺脫了黃國昌的幽靈。不過,整體來說,國會缺乏小黨的聲音,將對民主不利的。

事實上,這次的選舉已經不是政見的比賽,而是立場的競爭。但治理國家不能只靠立場,下個總統與立法院任期還是要解決這幾年來沒解決的問題,例如青年低薪的問題,這些問題沒有解決,青年人對於執政者的怨言都在,而政治環境也不會變得更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