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新政治所謂的「沒有包袱」,也就是在政治上不負責任的意思

◎一個律師的筆記本

嚴格來說,臺灣在後黨國時代產生的所謂「新政治」,並不是一種固定的政治立場。

新政治跟舊黨國不一樣。舊黨國有立場、有理念、有一套世界觀。儘管他們所主張的內容,在現在許多人看來可能難以認同,但那仍然是一套具體的政治立場。反過來說,對抗舊黨國的本土陣營亦然。

至於新政治卻不是這樣。

新政治沒有固定的立場,沒有具體的政策,也沒有長遠的目標。可以自稱民主,也可以推崇極權;可以支持服貿,也可以說自己沒有支持服貿;可以擁護大中華,可以認同本土,也可以既大中華又本土、既不中華又不本土。

一言以蔽之:它可以跟任何的政治立場結合,但不會固著於任何立場;可以支持任何政策,卻不會承擔任何政策。責任始於承擔,承擔即有包袱。新政治所謂的「沒有包袱」,實際上就是不願意承擔任何東西。直言之,也就是在政治上不負責任的意思。

那麼,新政治的核心是什麼?如果這種東西也有「核心」的話?

我會說,那是在販賣一種自我膨脹的優越感。這種模式酷似於詐騙集團或邪教:由一些裝模作樣的「領袖」出來打扮成社會菁英,說一些「創新」、「務實」之類的投資詐騙話術,顯得一副高瞻遠矚的模樣,讓信眾覺得只要追隨這些領袖,就可以掌握潮流、高人一等。

至於自我膨脹的另一面,則是對於別人的羞辱與踐踏。新政治的「領袖」對於別人往往非常輕蔑,因為自我膨脹的另一面就是輕蔑,用這種方式來顯示自己高高在上。所以「新政治」的領袖容易傾向於以不體面的方式對別人口出惡言,像是「放狗」、「踹下去」,諸如此類。

針對重啟服貿議題,民眾黨總統參選人、黨主席柯文哲今日批評民進黨「每天都放狗咬人,要不要叫狗主人自己出來回應一下」。(資料照)

此處其實存在一個矛盾。新政治原本想要販賣的是「菁英感」,但實際呈現出來的形象卻是「流氓化」,猶如一群充滿惡意的哥布林。但矛盾對於新政治的信眾並不是問題,新政治最不在意的就是矛盾,因為新政治的本身就是矛盾。信眾照樣可以為領袖歡呼吶喊,發出像是「務實」、「創新」、「笑死」之類含混粗糙的音節,彷彿嗑藥之後的囈語,在精神毒品中盡情陶醉。

這樣的「新政治」當然無法建立或維持穩定的政治秩序。任何政治秩序都需要有一些積極性的力量才能維持治理,而新政治卻是徹底的消極屬性。它沒有任何固定的立場,沒有「包袱」,所以也就無法維持穩定。它的擴張模式比較像是寄生蟲或癌細胞,大獲全勝之日,也就是宿主死亡之時。

這種病徵也不是只有在臺灣存在。幾乎所有的老牌民主國家,都會出現這種價值虛無的症狀,程度輕重不等。憲政民主制度所保障的價值多元與思想自由,並不一定會培養出具有堅定價值觀與政治責任感的公民,反而可能會造就出大量精神空虛、價值虛無的民主消費者,此情舉世皆然。

只是說,臺灣的國族建構與民主體制還在非常稚嫩的階段,就已經染上這種疾病。而且,臺灣偏偏又還是大敵當前的前線國家,犯錯空間微乎其微。

所以這種「新政治」也就格外危險。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一個律師的筆記本臉書:新政治所謂的「沒有包袱」,也就是在政治上不負責任的意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