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憤怒會是燃料,而正面思考會是你前進的方向。」 鮮乳坊創辦人阿嘉送給社會新鮮人的祝福

龔建嘉/鮮乳坊創辦人

今天(5月28日)回到母校中興大學畢業演講。其實,去年就被邀請回去分享,結果因為疫情沒有實體典禮,很榮幸地今年學校再次給我這個機會,雖然疫情仍還沒結束,僅有少部分的同學可以到現場參加,其他的同學線上參與。

我原本很擔心我的內容會不會不莊重,在這樣的場合,有些刻意叛逆的描述,但一早遇到校長,他特別和我說,之所以找我去分享,就是希望我用年輕人的語言,給大家改變的動力。

而在結束之後,有一個難忘的故事,在我要離開禮堂前,有一位穿著學士服的同學跑過來,和我說剛剛他在男生宿舍電腦前面看畢業演講直播,聽完我的分享後,就馬上騎上機車衝來學校找我,希望和我聊聊畢業後的一些想法。很感動,因為有些事情你永遠不知道會怎麼發生。

「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在中興大學畢業典禮上送給畢業生三點建議。(翻攝中興大學臉書)

以下為今天的分享內容:

各位畢業生,大家好!恭喜大家準備邁入新的人生旅途。這兩年因為疫情,對於各位來說很多事情都被迫要做調整,無論是上課的方式、和同學的互動、各種社團和系上活動的進行,想必都受到很大的影響。即使到今天,有的同學在現場,有的在線上,也沒能全部一起相聚。但這也代表各位的大學生活,和過去、與未來的校友都不一樣,一定有屬於你們的特別體驗與回憶。

在中興大學,對我來說是一個難忘的自由開放的時光,還記得我在大學時期,有好幾個晚上,為了要在大獸盃得到好的名次,努力團隊合作練習,和室友到學府路門口的網咖熬夜,挑燈夜戰練習魔獸三國。可能也因為當時夠努力,今天才有機會在這特別的日子裡陪伴大家一起畢業。

從今天一進來畢業典禮,拿到流程表,我猜在台下的你現在可能在想:「今天不是我的畢業典禮嗎?爲什麼卻要聽這麼多人說話?這不是屬於我的日子嗎?」如果你會這樣想,甚至有一點生氣,那就太好了!

在二十出頭歲的年紀,對於世界、對於社會,有著單純且直接的眼光,容易看到那些大人們覺得理所當然,但卻明顯不合理的地方,在這些情境下,讓我們多少有些憤怒。憤怒的原因在於,這些顯而易見的問題為何沒人看見?但你知道嗎,當你出社會後,就會馬上感受到許多難以接受的狀況。

像是職場上做做樣子的人際關係、不合理的工時、僵化的組織、僵化的結構、僵化的制度,過低的薪資、配上高漲到天邊的房價。你會想:「為何大部分的社會人士都好像對於莫名其妙的事情覺得理所當然?是我的問題嗎?」但你不會疑惑太久,因為短短幾年後,你就會開始會對於不合理的事情覺得無能為力。然後漸漸的,這些事情就沒有覺得這麼不合理了。

如果你現在,還會感到憤怒?是因為年輕的你還沒有被無能為力擊垮。

我今天想分享給大家的第一個建議,是想請大家,在畢業之後,保持對於這個世界不合理之處的憤怒。因為這個憤怒,是珍貴的資產,是想改變世界變得更好的一個動力,當你超過30歲,很多人的憤怒會開始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奈,與接受。

這幾年,世界有許多動盪。前幾個月,我和公司的夥伴包場去看紀錄片時代革命,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幾百萬人出來遊行,而能夠讓整個行動持續發展的,是那些最後集結死守在校園裡的大學生。全世界的改革,大多是由學運開始,因為學生還能感受到憤怒,並且因為憤怒而無懼。

我想分享一個跟我有關的故事。我在畢業後,因為獸醫的身份,當兵時進到憲兵的軍犬組,軍犬培訓的目的是為了偵測爆裂物,在國家元首或重要長官到場前都會執行勤務。而我在裡面才發現,這些花了幾十萬元購買與訓練的專業軍犬,退伍後的待遇卻令人鼻酸,當軍犬執勤一輩子,到了8歲除役之後,卻沒有編列任何預算和醫療資源,住在殘破不堪且陰暗潮濕,鏽蝕的破破爛爛的狗籠裡面,因為這些除役軍犬在軍中的體制當中就是報廢軍品。而我照顧的正好是一隻除役犬,叫Candy,我看了這樣的狀況,真的覺得很幹!當我和我的單位長官反映我覺得這樣的對待不合理的時候,他們眼中的冷漠和推託的回應,讓我憤怒的不得了。當我放假時詢問身邊曾經當過兵的長輩或家人該怎麼做,所有的人都告訴我在軍中不要亂惹麻煩,他們說:什麼都是假的,退伍才是真的。

原來,這個社會的麻木與無感成為了一個支持系統,讓大部分的改革都在小小的火苗之下熄滅。

我在退伍後成為了一位乳牛獸醫師,每天穿著雨鞋踩在全台各地牧場的牛糞上,除了乳牛醫療,其他我什麼也不懂。(資料照/全家提供)

但我沒辦法忽略我的憤怒,我花幾個月的時間找國外的資料,發現原來大部分國家的軍犬在退役後都可以開放民間認養,我整理成40頁的提案報告,然後和部隊長官提案,但可想而知,即便是有完整的資料,這過程處處碰壁,不同層級的長官紛紛警告我不要再鬧了。

在體制內我幾乎已經用盡所有方法,不知道該怎麼往下進行時,有一天休假的晚上,我到一間幾乎沒有人的電影院,看完一部「永不放棄」的電影,那是在講一位單親媽媽和一位勇敢的老師要改變學校體制的故事。我看完後,故事內容讓我內心澎湃不已,加上喝了兩瓶啤酒,心中滿滿的感受無處抒發,在部落格上面把軍犬的待遇做了詳細的說明。隔天早上起床,才知道這個世界已經不同了。

因為這篇文章被大量轉載,且有媒體看到後打電話給我想要共同聲援,也找到動保團體支援,並且介紹立法委員協助。在四處奔走下,蕭美琴立法委員在一次的質詢台上詢問國防部長是否能夠改善這些軍犬的環境。這個軍犬權益的爭取,從我還沒退伍,一直到在我退伍後的一年半以後,終於順利推動了除役軍犬認養的法規修改,讓所有的除役軍犬可以開放民間認養。而在法規正式公佈的當天晚上,我接到軍方的電話,我照顧的那隻除役軍犬Candy病死在軍中,來不及當第一隻可以回歸家庭的軍犬。但至少,他是最後一隻,從他以後的軍犬在除役後都可以回歸家庭。

這個憤怒的感受,驅動了改變的機會。

我想請你想想看,你在乎什麼?我不知道你對於什麼事情會覺得有感,看到新聞報導提到台鐵勞工罷工抗議會覺得忿忿不平?看到路上的流浪動物會覺得捨不得?請珍惜你的感受。

我看電影的時候,經常會看到落淚,即使連蜘蛛人和長髮公主都曾哭到不能自己。但有一段時間,我好像麻木了,對事情不再感到情緒起伏,這讓我感到很恐懼,因為如果沒有了感受,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就像是麻痺的機器人一樣,日復一日。而出社會後,大部分的人都會慢慢走向這樣的生活。

過去,我們的整個社會教導我們謹守本分,不要多管閒事,如果你有想要實踐的改變,會有一百人會告訴你不可能,又有另外一百個人善意的提醒你不要找自己麻煩。在這狀況下,你需要有意識的保留自己能夠「感受」的火苗。

大學時代,是最充滿感受力的時候,那些發下豪語的想要改變世界的人,大多都是這個時期,就像那些國外耳熟能詳的創業家故事,他們對於一些事情不滿,或對於一些事情有感,而開始了從大學或畢業後的創業歷程。

世界的推動和進步,不就是覺得不夠好的人,用盡全力來改變一點點而運轉的嗎?

除了保持能夠感受憤怒的能力,第二個建議是,盡可能的用正面思考的角度來看待事情。即使憤怒,可以思考怎麼讓事情變得更好,而不只是抱怨和宣洩不滿。

「憤怒會是燃料,而正面思考會是你前進的方向。」

我在退伍後成為了一位乳牛獸醫師,每天穿著雨鞋踩在全台各地牧場的牛糞上,除了乳牛醫療,其他我什麼也不懂。在和這些農民相處的過程當中,我發現乳品廠和酪農的關係非常對立。在食安事件後,所有人的憤怒炸鍋,被剝削已久的農民甚至覺得養牛是丟臉的事情。看到這樣的狀況,我很憤怒。在台灣,乳品是高度壟斷的產業,牛奶保存期限短,生產量大,沒有足夠的資金是沒辦法運作的。但我仍樂觀地認為應該有改變的可能性,甚至樂觀到讓別人覺得不切實際,而當中嘲笑的人也沒有少過。

獸醫龔建嘉當年在軍犬組裡才發現,這些花了幾十萬元購買與訓練的專業軍犬,退伍後的待遇卻令人鼻酸,當軍犬執勤一輩子,到了8歲除役之後,卻沒有編列任何預算和醫療資源,住在殘破不堪且陰暗潮濕,鏽蝕的破破爛爛的狗籠裡面。(資料照/獸醫龔建嘉提供)

缺乏想像力和唱衰似乎成為了集體文化,畢竟我沒有資源、沒有經驗、沒有人脈。

在2015年初,我決定發起了一場群眾運動,以「自己的牛奶自己救」為名,透過群眾集資的方式,來開啟了鮮乳的白色革命。從憤怒開始,但用正面思考的態度來嘗試找到新的解決方案。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創業,對我來說,公司只是一個想法的載體,用來改變我想改變的事情。到今天,鮮乳坊已經是將近八十位夥伴的公司。

各位畢業,踏出校園後,對於未來,先不要想什麼事情不可能,因為我們處在一個什麼都有可能的世代,各種的平台和網路鏈結了許多資源和志同道合的人。你需要保持一點憤怒去感受問題,並且大膽、勇敢、具有創意的正面思考解決方案,然後你就有可能改變一些事情!想想看,憤怒的浩克和永遠找得到解決方案的鋼鐵人,合起來可以產生多大的力量!

想送給各位的第三個故事是:有關相信。

我大學剛畢業後,報考了研究所,興高采烈地想要針對大型動物獸醫的領域發展,和一位該領域的老師請益時,他直接潑了我冷水,和我說:「阿嘉,從我的觀察當中,你不是真的想要成為一個大動物獸醫師,我也覺得你不適合當一個大動物獸醫師,所以我沒辦法幫你。」

對我當時而言,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我如此敬重的產業前輩,這一句話有多大的影響力?足以影響我對於未來的規劃與想法。幾年後,我成為台灣最年輕的大動物獨立出診獸醫師,而且有一段時間服務了全台灣最多數量的牧場。謝謝這位老師,讓我用更堅定的意志來建立自己想要發展的路。

你說這個老師錯了嗎?沒有。因為他用他的經驗和他自己的視角,主觀判斷的結果。但他並不了解我,更無法幫我決定我的職涯方向。

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人。

因為沒有人能為你的未來負責,也沒有人真正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無論再怎麼重要的人,都請抱持著參考的角度來接收對方給你的回饋,質疑任何一個心靈雞湯,當然也包括我現在講的每一句話,這些成功哲學或是經驗提醒,都有可能是塑造你思考僵化或被侷限的限制。

未來,你會遇到以為自己什麼都懂的老闆、什麼都想教育你的大人、叫你跟著做不要問題這麼多的主管。如果你相信每一個人說的話,很容易就會找不到自己。讓自己成為自己的主人,並且為自己負責。

「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也不要不相信任何人。」

我在創業初期,對於所有的合作夥伴,都抱持著百分之百的信任,無論是公司創業夥伴、合作牧場、通路、店家、物流公司等等。而且我運氣非常好,遇到太多非常善意也對我們也相同信賴的合作夥伴。

有一次,有一個物流的合作廠商,在我們創業初期出現,他客製化的為我們配送每一個困難到達的地方,甚至開專車幫我們把奶送到不同縣市。那一段合作期間,司機大哥每週還送晚餐給在公司加班的夥伴,並且在配送時積極協助鮮乳坊的業務推廣,我們當時真的覺得遇到了最好的人,而在一個月後,他幫我們收了全台灣飲料店家幾百萬的款項後,捲款消失。

在那一段時間,面對任何合作,我都充滿了不信任感,公司的夥伴們也開始質疑所有的合作對象。但我後來發現,我遇到值得信賴的人數量遠遠超過有意要欺騙的人,但如果因為這少數的人,就改變我願意相信別人的做法,那麼不是變相懲罰那些後來合作但卻無法被信任的合作夥伴?也讓這些善於欺騙的人得逞了,因為這個世界被他們的影響力改變了。

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曾經被傷害過,所以大部分的組織總是以不信任為前提的做合作審查,想降低風險,想讓自己受傷的機會減少。於是,在每個組織中,建立了一個又一個防弊大於興利的流程,因為無法信任,造成大量的社會成本支出。

我後來知道,對於每個想互相合作的人來說,相信的力量遠大於不信任的恐懼。有一個創業的前輩和我分享一個阿Q精神的想法,對於我當時想要重新找回容易信任別人的過程很有幫助,他說:「當你不信任別人,你每分每秒都是痛苦的,因為隨時都充滿了懷疑,而如果你信任別人,只有被背叛的時候是痛苦的,而且那大部分時候不會發生。」

未來,你會遇到以為自己什麼都懂的老闆、什麼都想教育你的大人、叫你跟著做不要問題這麼多的主管。如果你相信每一個人說的話,很容易就會找不到自己。讓自己成為自己的主人,並且為自己負責。圖為「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中央社)

我在大學畢業以前,覺得自己是一個運氣很差的人,抽獎永遠沒有我的份,而點名總是會有我的名字。但我現在覺得自己成為了最幸運的人,畢業後的十年,這一路來遇到了太多真誠且善良的朋友,遇到了一群勇敢無懼且願意付出所有的合作夥伴,讓我知道,願意信賴對方的人會成為最強大的聯盟。

以上的故事,都只和我有關,屬於你的體驗和故事,是值得你自己去探索的,盡可能的開放體驗每一個可能與機會。

感謝你,還願意聽到這邊,今天是屬於你們的場子,是屬於你們的時光,即便離開了學校,把在學校的友誼和學習成為未來的養分。也許,在未來的路上你們還會與旁邊的同學相遇,然後成為一起改變些什麼的同伴。

最後,保持對於事情憤怒的能力(不是對人憤怒,不然你會很慘),用正面思考的方式看待事情,讓事情有機會改變。不要相信任何人說你不行,也不要因為害怕受傷而不敢相信任何人。

祝福你,享受踏入社會的旅程,並且能夠成為有正面影響力的中興校友!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鮮乳坊」官方臉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