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德瑞克說碳金融》第十二講:俄羅斯對歐洲的能源影響!

德瑞克

大家好,我是德瑞克,我對氣候變遷議題下的碳金融有高度興趣,同時也抱著高度質疑。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廷,正式宣布與烏克蘭開戰,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發生了戰爭。以美國為首的七國(G7)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預估將影響俄羅斯的出口。而俄羅斯的出口中,能源占很重要的比例。

對了,G8(八大工業國組織)之所以變成G7,就是因為2014年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衝突(克里米亞危機與頓巴斯戰爭),俄羅斯因而被G8除籍至今。

烏俄戰爭與其擴散效應是個超級重大事件,因此我們把預定的綠色能源的篇幅往後挪,這一講先來談談俄羅斯對歐洲的能源影響。

俄羅斯對於歐洲能源供給非常重要,提供歐洲需求天然氣的30%到40%。也因此天然氣常常被俄羅斯拿來作為政治談判的籌碼。

歐洲從2021年底開始面臨著嚴峻的能源危機,為了減少碳排放的要求,必須使用大量的天然氣來替代石油和煤炭。這使得歐盟的天然氣儲量出現了歷史最低,導致了天然氣與電價的飆漲,這部分我們在第七講中提到過。

從2021年開始俄羅斯與北約國家的關係不斷惡化,俄羅斯除了大規模軍事演習之外,還用上了減供天然氣作為回擊手段。

但是,俄羅斯總統普廷本人在2021年十月的國際會議上,駁斥了俄羅斯利用天然氣交易作為政治手段。普廷反駁「俄羅斯被批判為把能源資源用作武器,這完全是胡説八道」,因為「俄羅斯仍在充分履行合同義務」。

等等,這是羅生門嗎?明明供給減少了,為什麼普廷還堂而皇之的說他充分履行合約?

要解釋這個,我們要先說明天然氣的供給與交易生態:

第一,天然氣是氣體,密度小因此裝瓶體積大,所以不像煤炭跟石油那麼容易運輸。所以天然氣一般都是生產國與消費國之間簽訂長期銷售合約之後,就會建立輸送管路來履行合約。俄羅斯建立好幾條天然氣管線來供給歐洲的需求。

只是後來液化天然氣(LNG)的供給大量提升,開始讓天然氣供給面變得更有彈性。

PS. 液化天然氣(LNG)指的是將天然氣冷卻到攝氏-160度製成的潔淨液體。經過冷卻液化程序後,天然氣的體積大幅縮小,就可以用火車或是船來運送,大幅增加了可運輸性與可儲存性,到了目的地工廠之後再重新氣化即可使用。

第二,歐洲的天然氣消費行為在冬天與夏天相差非常大,因為有強烈的供暖需求。五月的天然氣消費量大約只有一月的一半,七八月(盛夏)消費量甚至只有一月(隆冬)的三分之一。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普廷會選擇在凍死人的冬天發動這場戰爭。因為這是俄羅斯的天然氣籌碼最好用的時機。

好,再回來把幾段關係梳理一下。

因為歐洲與俄羅斯地緣政治關係緊張,所以從2021年開始,歐洲通過進口美國的LNG來彌補俄羅斯供給的減少。
舉實際數字來說,俄羅斯從2021年一月供給量1000萬噸減少到2022年一月的600萬噸,而同時間內,美國進口的LNG則從100萬噸一路爬升到接近600萬噸左右。

而且LNG不用建立固定管線,相對不會被長期合約綁住,所以普廷才會酸溜溜地說「天然氣的消費者具有重大責任,一般為了應對冬季使用,應在夏季做天然氣儲備,但今年歐洲很多國家出現懈怠」。白話來說,就是歐盟你在夏天去用美國LNG,等到冬天供需反轉了,你就看著辦吧。

當然,還有一個很大的考量,歐洲非常致力於減少碳排放。歐盟要在在2050年之前實現「碳中和」,就是溫室氣體凈零排放。甚至德國更積極,要在2045年前實現凈零排放。而天然氣就算比煤炭與石油的碳排放少,但是它終究是會排放二氧化碳,因此無可避免的天然氣未來需求將減少。這將讓俄羅斯的政治立場與外銷出口都面對很大的弱化。

為此,普廷當然會希望在還有籌碼的時候,盡可能持續優勢。所以拿著歐盟的天然氣危機來推動兩個事情,第一是跟歐洲國家簽訂長期合約(10年以上長約,而且就算買家沒用滿合約量,也要支付所有貨款)。第二就是推動已經建好的「北溪二號」盡快營運。

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是熱門關鍵字,這也是美德這次拿來制裁俄羅斯的一個項目。

俄羅斯在北極圈的「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工程,預計連結「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工程,將天然氣從俄國輸往德國。(法新社)

原本俄羅斯大多數的天然氣輸送管道,都要經由烏克蘭過境至其他國家,除了要被烏克蘭收取過境費之外,政治上的考量也讓俄羅斯想繞開烏克蘭,通過海上建立直通到歐洲的天然氣管線。

這些海底天然氣管線都以溪(Stream)來命名。

包括有:南溪(South Stream),原定從俄羅斯通過黑海,直達保加利亞,但因2014克里米亞危機,歐盟制裁之下計畫夭折;土耳其溪(Turk Stream),從俄羅斯穿過黑海,通往土耳其,已經在2020年1月份開始供氣;北溪一號(Nord Stream),從俄羅斯出發,經由波羅的海,至德國登陸後,提供丹麥、荷蘭、比利時、法國和英國部分的天然氣。已經在2011年11月份開始供氣;

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基本上跟北溪一號相同路徑,增建管線來加大天然氣的供給量。已經在去年九月完工,花了110億美元來建造。

此次為了制裁俄羅斯, 德國宣布中止北溪2號計畫,美國總統拜登則宣布要制裁該母公司Nord Stream 2 AG和企業高層。而這個舉動使天然氣價格進一步攀升。

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基本上跟北溪一號相同路徑,增建管線來加大天然氣的供給量。已經在去年九月完工,花了110億美元來建造。

除了天然氣之外,俄羅斯也是石油輸出大國,此次爆發衝突,原油價格一度突破每桶 100 美元,為 2014年後首見,整個歐洲恐都感受到能源成本上漲的壓力。

歐洲為了碳減排進行能源轉型,短期從煤炭轉型為天然氣,長期從石化燃料轉型成可再生能源,已經歷經很多陣痛,卻遇上了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爭與出口制裁,無異是雪上加霜(這在歐洲的冬天是很寫實的形容詞!)

讓不少歐洲國家開始意識到其過度信賴綠能和天然氣供應的問題,於是考慮重啟甚至增建核建廠,包含法國、荷蘭、瑞典等國家。

他們要求歐盟執委會將核能列入可持續發展的分類表裡,將核能視為綠色能源,從而鼓勵對核能的投資。而這在歐盟內部爭議很大,因為德國、丹麥西班牙等國是反對的。

這一講,順著俄羅斯的脈絡,我們了解歐洲天然氣的脈絡與能源轉型的痛苦。下一講,我們回歸到綠色能源的投資組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