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天將奔烈》教官、救國團與孔知忠們

台大大學生黃偉哲當年究竟跟「孔知忠」們怎麼互動根本不是重點,揭露究竟是哪些教師、教官、職員與外圍團體分工協力在進行大規模有系統性的監控?相關經費來源如何編列?那些跟公文書平行存在、迄今罕見的校園內黨務公文如今究竟流落何方?這些真相的釐清與追究,才是應認真對待的。

羅承宗/南臺科大財法所教授兼所長

名為「黃偉哲線民風暴」事件的系列報導,本日經週刊披露後,引起各界議論。就時間點來說,那位「表面上服從,但實際上很狡滑」的學生黃偉哲跟教官周旋的過往,發生在1980年代末期解嚴前夕的台大校園。閱讀此系列報導,基本主軸表面上在於透露黃偉哲在大學時代的種種故事與轉折。惟就時機點而言,民進黨擬在農曆年過後展開2022年地方大選提名徵召作業。系列報導背後,又很難讓人不聯想充滿了濃厚的「在地政治機鋒」。

從1950年代開始迄1990年代長達30餘年間,中國國民黨知青黨部橫行校園,以求「班班有小組,小組有外圍,外圍有活動,活動有成效」。台灣大學雖長期備受國家豐厚支援,但在黨國威權體制下,理所當然也是校園監控的首要目標。根據1958年的黨內統計報告,14個黨部下轄「小組」600餘個。其中第一知青黨部位在台灣大學,化名「孔知忠」。根據學者研究,這些組織直接歸黨部管理,黨部之外又設有救國團,主要負責外圍(社團)活動。輔導原則採「組織歸黨、活動歸團」雙軌模式,但實際上救國團聽命於知青黨部。至於教官跟救國團間千絲萬縷的緊密關係,本稿限於篇幅難以深入。但讀者只要看看當下軍訓教官徽章正中心還是弔詭地鑲嵌著救國團團徽,而救國團團徽的真身,根據1952年10月4日聯合報標題為〈團徽綠色底 象徵青年無限活力 青天白日代表黨徽 三紅條即三民主義〉報導,事實上又是黨徽,便知分曉。

教官跟救國團之間,只要看看當下軍訓教官徽章正中心還是弔詭地鑲嵌著救國團團徽,而救國團團徽的真身又是黨徽,就知其關係緊密。(本報資料照)

1952年10月4日聯合報標題為〈團徽綠色底 象徵青年無限活力 青天白日代表黨徽 三紅條即三民主義〉報導。(本報翻攝)

將視野拉回到台灣大學、第一知青黨部與教官。基本上台灣大學是黨國威權時代被最高度監控的校園,因此包括大學生黃偉哲在內的學生,「被教官盯上」本來就是當年台大的日常,又其表現越優秀者,又越會被關照,周旋記錄也就越多。至於「表面上服從,但實際上很狡滑」的考評,更是令人莞爾。這就是許多台大生利用柔性與智慧跟「孔知忠」們周旋的招式之一。尤其對諸多有安排出國留學志向的台大生而言,「忍一時,開闊天空」,就跟高中時代要能忍耐熟讀兩冊由救國團所屬幼獅出版社印行的「三民主義」課本才能考上好大學與好科系一般,沒有必要在這個「你強我弱」的時間點,選擇跟黨國體制過於悲壯的正面對決。

促轉會過去曾公布「校園安定系統之布建運用情形」,試圖揭露情治體系當年在校園部署的監控網絡。但是在檔案公開與不公開間,許多事實流於片段殘缺,造成諸多無謂且多餘紛爭。一介狡猾的台大大學生黃偉哲當年究竟跟「孔知忠」們怎麼互動根本不是重點,揭露究竟是哪些教師、教官、職員與外圍團體分工協力在進行大規模有系統性的監控?相關經費來源如何編列?那些跟公文書平行存在、迄今罕見的校園內黨務公文如今究竟流落何方?這些真相的釐清與追究,才是忝為台大生七年的筆者認為應認真對待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