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in bay 好油》以競爭者為師:看韓國彩椒如何攻城掠地

自由貿易不是產業的萬靈丹,一旦保護拿掉時,就是真槍實彈的競爭。過去農產業需要保護正是因為體質太弱,必須在保護下進行產業轉型、提升。未來台灣的農產業是要繼續走這種補貼、社會福利第一的路線,將錢花在討好選票上?還是要進行產業提升,脫離保護面對世界市場的競爭?

Lin bay 好油

韓國自1997年金融風暴重創後,開始進行產業的調整。不只進口替代,還有出口擴張的部分,更積極的走向世界。

韓國產業走向世界是有目標、有規劃、有策略的執行,不是亂喊口號後瞎搞,惟有利用出口擴張將世界當作市場,才能積極達標。以彩椒業為例,韓國彩椒業如今不只攻下日本75%的市場,也順利攻下東南亞國家、台灣等市場,就是一個規劃、執行、整合的成功示範。

韓國彩椒在日本超市銷售。(圖:作者拍攝)

西螺果菜市場的韓國彩椒。(圖:作者提供)

以競爭者為師

1997年以前日本彩椒的進口市場以荷蘭彩椒為主,紐西蘭為輔,當時韓國出口到日本的彩椒數量非常少,那麼,既然荷蘭、紐西蘭能做到?那韓國為什麼做不到?韓國距離日本更近,運輸距離短,相較荷蘭、紐西蘭更具優勢,而且在同一個緯度區也沒有太多檢疫病蟲害的問題,按理韓國一定能做得比荷蘭、紐西蘭更好,於是韓國瞄準日本的進口彩椒市場,對本土彩椒產業進行現代化的改造。

改造的第一步是改善生產。荷蘭生產彩椒輸出日本的模式,就成為韓國模仿的對象。荷蘭彩椒的生產依賴高規格的現代化溫室,因此韓國也開始導入高規格的現代化溫室,並使用液耕栽培系統及相關機械設備,彩椒只要種植一個月就可以採收,之後連續採收八、九個月,再進入清園整理的動作,一年植株更新一次,由南到北結合不同的產區串起整年的生產供應。

荷蘭彩椒的生產依賴高規格的現代化溫室。(Bloomberg)

正因為是現代化溫室,植株可以一邊生長一邊採收,每公頃一年的採收量約在180~195公噸之間,遠大於一般彩椒的15公噸,病蟲害的問題則利用現代化的溫室能進行溫濕控制的優點,再配合黏蟲紙、害蟲天敵,將用藥最小化,以生產無殘留的產品。

然而光有生產是不夠的,銷售問題也必須一併解決,於是1999年韓國整合12家彩椒合作社共同成立Nong san Trading Co., Ltd.,由這個公司來控管彩椒採收後的分級、儲運、外銷等事務,之後其它彩椒合作社陸續加入,目前共整合19個彩椒合作社,韓國外銷彩椒就以這家公司為主,解決了價格上被分散擊破的困境。看到這裡有些人應該覺得有點印象。沒錯,這非常類似紐西蘭Zespri的奇異果模式,由農民當行銷公司的股東,委由專業的行銷公司規劃生產、銷售市場。這19家合作社及其底下的農民,栽培的品種、供應產量分配就由Nong san掌控,所有溫室生產出來的彩椒則由公司的冷藏車收集,再運送到公司的現代化大型集貨場進行統一分級、包裝、出貨。包裝場也以現代化的大型自動化產線為主,經過光視覺選別系統依照果型、色澤進行品質分級,再經過重量選別系統為彩椒的大小進行分級。特級品以出口為主,優級品以國內超市通路為主,便宜的良級品則供給國內傳統市場,Nong san的整合不只創造了將近1億美金的彩椒外銷,更改變了國內彩椒市場的供應,讓韓國人能吃到品質更好又更便宜的彩椒產品。

日本近24年進口彩椒產值。(資料來源:Trade map,作者自行整理)

韓國對日輸出前十名,第三名為彩椒。(圖:作者拍攝)

到了2004年韓國建立了農產品出口共同品牌 “WHIMORI”,甜椒是起始產品之一,目前有四個品項,掛上Whimori代表的是韓國最優質的農產品。

WHIMORI。(資料來源:https://www.trademag.org.tw/page/newsid1/?id=476764&iz=6)

WHIMORI彩椒標準。(資料來源:https://www.trademag.org.tw/page/newsid1/?id=476764&iz=6)

這個模式很類似台灣當年規劃美生菜出口,高規格高價的產品一開始台灣消費不起,因此初期以出口日本為主,待本土相關餐飲業者對於高規格的生菜產生需求時,便轉而供應給國內,帶動產業的整體提升。

之後,Nong san公司又投入番茄出口到日本,此舉碰觸日本的逆麟,使得日本開始發動次世代農業,投入現代化的溫室來進行進口替代。

不能脫離保護的產業,到底還想贏過誰?

過去台灣農產業也不乏規劃成功的外銷案例,不管是余如桐先生規劃下的豬肉外銷,或是近期的美生菜、冷凍毛豆等,都是成功的例子,然而近年來台灣主事者則缺乏這類中長遠期的規劃,最後更只能躲在關稅保護下,不斷擴大貿易逆差。

總統政見之一的農產國家隊口號依舊響亮,然而做不出成績就算了,還淪為笑柄。陳主委當年赴日本簽訂的5年100億日幣MOU成為空頭支票。蔡總統在2017年出訪中南美洲時,曾允諾友邦宏都拉斯將協助當地酪梨產業的規劃與生產,如今也是空頭支票,僅成立一家台農投之後就沒有然後了。

自由貿易不是產業的萬靈丹,一旦保護拿掉時,就是真槍實彈的競爭。過去農產業需要保護正是因為體質太弱,必須在保護下進行產業轉型、提升。未來台灣的農產業是要繼續走這種補貼、社會福利第一的路線,將錢花在討好選票上?還是要進行產業提升,脫離保護面對世界市場的競爭?

或者,還是繼續喊「真的!好想贏韓國」、待未來二十年後再喊「真的!好想贏越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