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博硯「說」法》一個艱難的開端

即使黃國書委員宣告三退,我們對於過往情治人員如何監控這些民主派人士、其間關係為何?更需要仔細爬梳清楚。最終,造成這一切的人,也該面對他的責任,否則,當最基層的線民甚至是情報機構人員背負著這樣的原罪時,真正的始作俑者與組織卻得以兔脫責任,這樣的轉型正義又怎麼是真正的正義。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因曾經擔任情報機構線民,立委黃國書宣布三退:退出黨團運作、退出民進黨以及不再連任退出政治的決定。黃國書委員從政二十多年,年輕時是民進黨,特別是新潮流所培養的青年才俊,從政過程也很順遂,順利補選在林佳龍市長就任後,所遺留的立委席次。在立法院期間也是專業的教育文化委員,表現可謂傑出,甚至有論者認為黃國書委員具挑戰台中市長的實力。不過,這一切可能都在線民爭議爆發後嘎然而止。雖事出突然,卻是意料之中之事,隨著促轉會整理完檔案並公布後,這天的到來只是早晚的問題。

因曾經擔任情報機構線民,立委黃國書宣布三退:退出黨團運作、退出民進黨以及不再連任退出政治的決定。(本報資料照)

檔案的公布有其兩難,了解真相是當事人的權利,也是後世探究歷史的必經之路。但當事人從自己的政治檔案得知對自己從事監控的人可能是當初的同學或親密戰友,這樣的真相卻極其殘酷。這個情況在德國就發生過:親密愛人是東德派來的間諜,往後面對這樣的真相又該如何自處?即使此前曾討論過的去識別化,仍能輕易從檔案內容中猜測出對象。而去識別化也可能造成去脈絡化的爭議。另外,政治檔案內容的真實性問題,當初也曾被提出討論,當事人的政治檔案到底是依據線民報告所呈現的,還是當初由情治人員加工出來的?

隨著黃國書委員的三退,另外一個浮現檯面的問題是大家喜歡提及卻從未認真面對的「除垢」。此前,社會大眾所設想除垢,對象多是威權時期的官員,但線民或許才是除垢重點所在。

大家或許聽說過,兩德統一時期大部分的東德檢察官、法官都遭到免職,然而這種作法並非真正的除垢。1989年東德約有1500名法官與數量差不多的檢察官,為了讓這群在威權時期的「鷹犬」進到新的法秩序中,其實在兩德統一前,東德已經開始民主化,兩德之所以能夠統一,係因東德人民新選出的人民議會決議讓原來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地區加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在這段短暫的東德民主時期中,已進行逐步淘汰這些執法人員,但效果不彰。也因此,兩德統一後,整個公部門體系能否效忠新政權都將成為大問題。此時各邦的人事法規都明文規定要求公務員必須服膺法治國、人性尊嚴等基本要求,而各邦也規範:凡過去曾任職東德國家安全部的人士均不得擔任公務人員,曾任原東德地區的各級政府或黨及附隨組織一定層級以上的人員也被推定為不認同法治國、人性尊嚴等基本原則。

不過,以上規定可以以舉證推翻。也就是說,經過審查之後的東德的人員不必然會被禁止在新政府任職。統一後的德國也將當初東德國安部的檔案保存下來,依據《東德秘密警察檔案法》(Stasi-Unterlagen-Gesetz)或稱「史塔西法」規定,這些檔案是用來審查所有將任職的重要公職人員如國會議員、邦總理等,以確保他們過去不具線民的身分,或許這才是真正的除垢。只是這樣的作法效果不彰,仍有為數甚多的德東地區公務人員過去曾經為東德國家安全部工作。

這個問題我們過往並沒有仔細思考,因為這些線民所監視的對象很可能是現今院長、部長,甚至這些政治人物過去也有擔任過線民的記錄。即使黃國書委員宣告三退,我們對於過往情治人員如何監控這些民主派人士、其間關係為何?更需要仔細爬梳清楚。最終,造成這一切的人,也該面對他的責任,否則,當最基層的線民甚至是情報機構人員背負著這樣的原罪時,真正的始作俑者與組織卻得以兔脫責任,這樣的轉型正義又怎麼是真正的正義。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