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菜市場政治學》中國共產黨過去一百年來有甚麼樣的變化呢?

從許多面向來看,現在的中共已不再是一百年前的中共,習近平7月1日的演講與其說是慶祝中共百年生日,其實更近似中共2.0的蛻變宣言。

◎陳宥樺/日本國際教養大學助理教授

(路透社)

成立於1921年的中國共產黨在2021年六月底開始慶祝建黨一百周年,一系列的活動包含了黨史遺跡開放參觀、新聞座談會、電視節目、頒獎典禮、大型文藝演出等在全國陸續展開,慶祝的最高潮莫過於習近平七月一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七萬人演講。一百歲的黨齡並不容易,這已比世界各國的許多政黨要長壽得多,連協助中共成立的蘇聯共產黨也只有七十多年的壽命,因此在這時間點上特別值得回顧一下,中共過去一百年來本質上的變化與成長。結論是,從許多面向來看,現在的中共已不再是一百年前的中共,習近平7月1日的演講與其說是慶祝中共百年生日,其實更近似中共2.0的蛻變宣言。

雖然毛澤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之父,但中共的黨章一直把馬克思放在毛澤東前面,因為馬克思是共產主義之父,沒有馬克思主義就沒有後來的毛澤東思想,後者對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主要的貢獻在於「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1。 在馬克思的世界觀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由經濟的生產關係來決定的,而後者區分了甚麼人屬於甚麼階級,階級跟階級之間會不斷地鬥爭,鬥爭則推進了人類社會的進步。對馬克思來說,人類歷史其實就是一個從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演變為一個共產主義社會的過程。十九世紀的歐洲社會充滿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衝突,是共產主義的實驗所,後來共產主義從德國傳到了俄國,蘇聯共產黨接著協助中共在上海成立。因為這段歷史,中共在成立之初便離不開馬克思主義所強調的追求共產主義社會、爭取無產階級(工人或農人)支持、與階級鬥爭等三大特徵。然而,一百年後的今天這三大特徵都消失了。

(維基共享)

一百年後的中國共產黨

一百年後的今天,中共已不再夢想將中國社會變成共產主義社會。1949至1976年間,毛澤東為了讓中國社會快速邁入共產主義,進行了土地改革、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的大規模暴力社會運動,大躍進是中國歷史上最接近共產主義的時刻。但,連年不間斷的社會運動導致數千萬的中國人無辜喪命,也讓中國的經濟完全停滯了三十年。為此,掌權後的鄧小平立下了規矩,中國現處於「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而這階段至少要經歷一百年。換言之,鄧在現實上凍結了意識形態對中國社會的驅策力。從鄧以後到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習近平的演講,中國領導人已不在夢想將中國推向共產主義的烏托邦。

現今的中共也不再宣稱自己代表無產階級的工人與農人了。雖中共的元老們如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等都是知識份子,但早期中共的組成還是以工農為主體,農人尤其佔絕大多數2,煽動工農階級暴動與革命是中共能在1949年前擊敗國民黨政權的主因。然而一百年後的今天,根據中國政府6月30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工農只佔中共九千五百萬黨員的33.9%3。中產階級與企業家變成了黨的主體,一半以上的黨員有大學學歷,這種黨員組成的結構性轉變大約自三十年前開始,是江提出「三個代表」的重要背景,現今中共黨員的中產階級化與知識分子化已成為不可逆的趨勢。對現在的中國年輕人來說,入黨多半不是為了任何意識形態之目的,而是單純為了增加向上層社會流動的可能性,因成為中共黨員是當今中國社會擁有財富、權力、與特權的最快途徑。

階級鬥爭也消失在現今的中國社會中。在毛澤東時代,毛將國內劃分成工、農、兵、學、商等各種「階級」(概念上其實比較近似於「群體」),透過合縱連橫不同階級,來鬥爭國內反毛的階級還有國外反中國的國家。但自毛以降,中國領導人便淡化階級鬥爭,改用意識型態較中立的「階層」(Stratification)來取代「階級」(Class)一詞,至此之後,階層變成一個中共領導人在描繪中國社會現象時較常出現的詞彙。然而,鬥爭的概念還是存在著,只是鬥爭的對象限縮在「敵對外國勢力」,以至於習在他的演講裡除了行禮如儀的提到馬克思主義這一詞之外,已沒有太多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卻充滿了鬥爭外國勢力的政治語言,這是九十五歲黨慶時所沒有的4,例如:「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華民族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我們絕不接受教師爺般的頤指氣使」、「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麼幹,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民族主義化的中國共產黨

(圖擷取自中國政府網站)

回頭來看,鬥爭對象的限縮也不完全是個歷史的意外。1921年的中共本來就是共產主義與民族主義的綜合體,清末民初造成中國內外交困的主因,並非國內資產階級壓迫無產階級(當時的中國還是個封建社會),而是外國壓迫中國。李大釗與早期的共產主義支持者們看到了壓迫的相關性,但刻意忽略了理論分析單位的不同,硬是把共產主義套用到中國,以致於在共產主義失去魅力的今天,中共便只剩下民族主義了5

脫掉了共產主義的外衣,中國共產黨其實在本質上已變成「中國民族黨」,中國內外政策的民族主義化趨勢變的日漸鮮明,特別是自習上任之後。在內政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宣傳口號被不斷地連結到各種內政議題,從社會主義建設、到經濟發展、到海內外華人團結、甚至到中國青年的未來等等都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有關。這些包山包海的連結其實反映了中共迫切地希望中國人民相信「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共產黨是個為全體中國人民謀福利的政黨,在中共的帶領下(也唯有在中共的帶領下),人民會享有更好的生活。

楊潔篪。(美聯社)

在外交上,迎合國內聽眾的「戰狼式」外交風格也逐漸變成了常態。今年3月,在中美高層戰略對話時,外交經驗豐富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大反外交常態,特地在媒體鏡頭前用中國民眾聽得懂的白話文痛批美方官員十六分鐘,說「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難道我們被外國圍堵的時間還短嗎?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雖然西方國家對楊的行為之解讀大多是無禮的,但這段楊訓斥美方官員的影片卻在中國國內瘋傳,部分原因是因為「洋人」一詞泛指了西方國家,楊似乎替經歷的百年屈辱的中國人民出了一口怨氣。香港也是一個好例子,香港多年的抗爭與動亂被中共歸因於一小部分香港港獨分子與外國勢力勾結,而並非是中共對於一國兩制承諾的食言。6月2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英國關切蘋果日報停刊的問題時痛批:「英方關心新聞和言論自由是假,破壞香港法治是真。我們奉勸英方個別人,無論如何粉飾他們的伎倆,妄圖打香港牌對中國施壓只有失敗這一個下場。」6

總結來說,上述三項馬克思主義特徵的消失代表著中共在過去一百年間發展得越來越中國而漸漸不共產,這變化對我們關於中共之認識有著重要的意義。以往推崇無產階級革命打破國家疆界的中共,現在搖身一變變成中國這個民族國家的強力守護者,民族主義也就成為一個更好的視角(如果不是唯一的視角)來理解中國未來的對內與對外行為。若從這角度來看,「臥薪嚐膽」可能才是鄧小平韜光養晦的真正意涵,習近平對外的擴張或許只是中國韜光養晦後的二部曲。我們可能會更常見到中國官員在外交場合訴諸自鴉片戰爭以來所遭受的百年屈辱,也會更常看到中國跟他國交往時顯露天朝上國看待朝貢諸國的視角。在此點上,前美國國防部部長馬提斯2018年在海軍戰爭學院的演講中將現今中國的外交模式與明代中國做類比實為真知灼見。7

注釋

1. 請見中國共產黨黨章

2. 特別是爭取農民支持,這是毛澤東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重要特色。

3. 請見:http://www.gov.cn/xinwen/2021-06/30/content_5621583.htm

4. 習近平在中共成立九十五年黨慶時的演講。

5. 有一些中國觀察家已經注意到中共一直都是民族主義者,請見:Saich, Tony. 2021. “The Present in the Past: 100 Yea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Diplomat, Issue 80.; Doshi, Rush. 2021.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Always Been Nationalist.” Foreign Policy, July 1.

6. 2021年6月24日外交部記者會 

7. 馬提斯的演講內容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菜市場政治學 中國共產黨過去一百年來有甚麼樣的變化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