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台南開始走向墮落!

蘇至誠

筆者長期觀察台南政治發展,台南的政治中心當然是市政府與市議會,兩者關係既合作也是制衡,當是人民之福。但是當這兩個政治權力中心發生質變,必也牽動地方利益生態。2018年黃偉哲成功入主市政府雖然延續綠色執政,但是市議會卻已產生質變,最高民意殿堂的質變不幸地往惡的方向移動,不只令人痛恨,更讓人懷念以前的清明。

以台南的兩個地方建設案為例。近年來政府大力發展綠能產業,而台南沿海地區因為日照能量、時數充足成為各大發展綠能上市公司的首選之地。綠能產業對於土地利用、商業機能不足的沿海地區當是好事一件,許多居民也笑稱「自從裝了綠能設施,原本已經沒在養殖的魚塭現在每天都在幫我賺錢。」這本是補充綠色能源與增加人民收入的雙贏發展,但是卻因為不肖地方民代的介入一切都變了調。

地方民代喬裝為廠商與居民的溝通橋樑,利用訊息落差,一手欺騙居民、一手威脅廠商,從中勒索獲利。南檢日前才將涉嫌向外包商勒索贊助地方公益活動經費的8名七股、將軍區的民代被列為被告偵辦。這不是台南的個案而已,是所有正派經營業者共同的傷害與無奈。在完備所有申請行政程序後,綠能設備要建置的前夕,常常就會有民代出面揚言圍廠抗議,業者向市政府反映,卻從未獲得正面支持,常常只丟下一句「我們不敢得罪黑面,你們自己處理。」就是這樣的無能市府,加上變質的議會,讓人有了上下其手的機會,而這樣的生態,最後就是劣幣驅逐良幣,讓台南沉淪。

另一個案例,就是位於四草遊樂區內,這也是30年以來的首件渡假村開發案,如今已順利通過環評,動土在即。原本應該是地方一大建設,也是經濟發展的一大利多,豈料地方議員卻突然搖身一變為保育團體,高舉保護黑面琵鷺的大旗抨擊反對。當然,也不是地方議員就不能當保育團體,但是反對是否有理值得探討。

四草遊樂區是30年以來的首件渡假村開發案,如今已順利通過環評,動土在即。但地方議員卻突然搖身一變為保育團體,高舉保護黑面琵鷺的大旗抨擊反對。(本報記者翻攝)

首先,先講取得開發權的廠商是富立建設,台南沒有人不知道富立建設的建案不用廣告、沒有樣品屋,推案就完售。不要聽到建商就是有負面的印象,好的良心建商也是大有人在,如果不是台南人就請打聽看看,這一點不用在此爭辯。而該開發案用地是位於四草遊樂區都市計畫中的「遊憩用地」,也就是可以做為旅館等遊樂設施開發。遊憩用地的地目也早已存在30年之久,不是為了誰要開發而突然變更,業者依法參與競標取得開發權利。

其次,該開發案是位於四草遊樂區內,並非台江國家公園、也不是黑面琵鷺的主要棲地七股溼地,反對理由明顯是拿張飛打岳飛。 再者,該開發案為何可以通過全世界最嚴格的台灣環評呢?因為業者不只獲得環保署環評委員的肯定,甚至自己提出更為嚴苛的開發限制,例如:此案原先規劃的66棟建物,主動減少為58間,把建蔽率從法定的30%降到26%,實際室內使用空間則僅20%。完全採低強度開發與環境和諧共存;營運期間進行遊客總量管制,限制行車與人行動線,並以水黃皮複層林搭配水生植栽形成屏障;100%保留周邊紅樹林以複層植栽營造森林化景觀,維持現況自然度,營造禽鳥友善棲地;用水回收率可從25%提高到27%。因為這些保育措施獲得環評的肯定,環評才能通過,難道地方民代會比環評委員更懂得保護生態?

過去台灣的國家公園劃設,總是以保護、保育為主,忽略了在地生活以及居民生計,無法有效鋪陳保育與民眾需求的多元鍵結,然該開發案與台江國家公園所在,平衡了保育與發展的兩端,並以維護自然景觀出發,帶頭發展地區觀光產業、提升地區生活品質、增加就業機會。

身為50年的台南人,建築系畢業的我,非常期待這個劃世代的建築可以成為台南開城四百年來的經典之作。以「台江味」特殊魚簍造型為外觀,更結合美術、博物館等文化設施,當建築不只是建築,而是完全融入地景。當建築本身就是地景而隱身其中,它絕對會是具國際性的台南地標。

自以上兩個案例可以看出,當環保成為牟利的手段、當生態變成惡鬥的理由;當行政權力懦弱,當民意機關惡質化,對一個城市的發展絕對是嚴重的負面影響。曾為台灣首府的台南,曾幾何時也開始走向墮落。

(作者為退休教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