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中美洲獨立200週年特輯】馬雅文化:精於數學與天文曆法

馬雅人堪稱數學家與天文學家,採用二十進位法,並有零的觀念,推算出一年有365.2402天,計算出火星、木星、土星運轉造成日蝕的日期。馬雅人也是偉大的建築師,在不識輪子為何物,也無大型哺乳類動物充當役獸,竟然可以興建出宏偉的金字塔與神殿,頗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陳小雀 

墨西哥中部以南、瓜地馬拉、貝里斯、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等地,在前哥倫布時期,陸續出現奧爾梅克(Olmeca)、馬雅(Maya)、托爾特克(Tolteca)、阿茲特克(Azteca)等重要文明,這些文明頗為類似,以玉米為主食,信奉太陽神、雨神、羽蛇神等多神教、興建階級式金字塔、有活人獻祭習俗、舉行球賽、使用二十進位法、發展出象形文字、兼用太陽曆和祭祀曆等;因此,人類學家保羅.柯喬夫(Paul Kirchhoff,1900-1972)以「美索亞美利加」(Mesoamérica)稱之。

奧爾梅克為「美索亞美利加」文明之母,影響馬雅文明深鉅。馬雅文明是「美索亞美利加」的精華,腹地約32萬平方公里,從墨西哥東南地區綿延至瓜地馬拉、貝里斯、宏都拉斯西部,以及部分的薩爾瓦多。

其實馬雅並非單一民族,是基切(Quiché)、卡奇給(Cakchiquel)、塔亞薩(Tayasal)、蘇都伊(Tzutuhil)、索西(Tzotzil)、依薩(Itzá)等許多族群的統稱。十六世紀初,猶加敦半島出現一個強大的「馬雅潘聯邦」(Liga de Mayapán),由馬雅潘(Mayapán)、奇阡依薩(Chichén Itzá)、烏斯瑪(Uxmal)三個城邦結盟組成。初來乍到的西班牙人將「馬雅潘」簡化為「馬雅」,藉以泛指這個地區的文明。

瓜地馬拉基切族小女孩與馬雅傳統服飾。(圖:中美洲經貿辦事處提供)

馬雅係城邦文化,各個城邦有時同時發展,甚至此消彼長,相互興替。以時間來分,馬雅文明可分為形成期、古典期、後古典期。 形成期(西元前2000-西元250)可說是模仿期,馬雅吸收了奧爾梅克文明的精華,建立農業聚落。起初,聚落間僅使用一種共種語言,即「馬雅史前語」,隨著文明進步日益演繹成暨今的28種馬雅語系、40種方言。西元250年,結束模仿他人文明,馬雅文明急遽成長,聚落如雨後春筍般建立,且頗具規模。

古典期(西元250-900)堪稱馬雅文明全盛時期,各項成就臻於高峰,創造象形文字,鑽研天文、數學、曆法,大量興建金字塔、神殿,城市結構完備,社會階層壁壘分明,致力於陶藝、雕刻等各類藝術創作。瓜地馬拉的蒂卡爾(Tikal)、宏都拉斯的科潘(Copán)等地,為古典期的重要遺址。

在邁入古典後期之際,約西元800至925年間,許多繁榮的城邦突然在一夕之間消失於叢林蓁莽中。據推測,可能是內鬨鬩牆、或遭受強敵入侵,也可能因為城邦人口急速增加、糧食匱乏而導致生態失衡。然而,真相為何,已無法究詰。這段時期又稱為「馬雅文明消失期」。

蒂卡爾金字塔。(圖:中美洲經貿辦事處提供)

在後古典期(西元900-1525),來自墨西哥中部的托爾特克入侵馬雅城邦,影響範圍從猶加敦到宏都拉斯北部,托爾特克文明入主馬雅地區後,並帶來羽蛇神信仰。馬雅文明雖處於衰退狀態,但其文明畢竟博大精深,反而吸收了托爾特克文化,將入侵者同化,兩者文明交融後,豐富了馬雅文化。因此,這段期間又可稱為「馬雅—托爾特克時期」。

馬雅城邦以農耕為生,兼顧採集、狩獵、捕魚。在古典期,商業是馬雅的重要經濟活動之一,貨品琳瑯滿目:香草、橡膠、菸草、蜂蜜、貝殼、魚乾、珍珠、羽毛、豹皮等。馬雅商賈屬貴族階級,他們以奴隸馱負貨品,循著固定路線,或陸路、或海路,到各地交易。雖然馬雅人以可可豆為貨幣,但也以物易物。貿易地點擴及今日的墨西哥中部、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宏都拉斯等地。

馬雅文字與數字皆承襲奧爾梅克。馬雅象形文字包含兩部分,一是意象,二為聲音,由近800個不同的符號所組成,用以紀要、編年、記載神話傳說、編寫國王世系表,搭配圖像,雕刻於碑碣、牆壁,書寫於古抄本,繪於壁畫、陶器。

馬雅採二十進位法,並有零的觀念。馬雅人的數學天賦也運用在天文研究上,他們是優異的天文學家,興建天文台以觀測天象和四季變化;然而,僅祭司可以掌握天文、曆法、氣象諸事。長期觀象的結果,領悟出周而復始的時間輪迴,推算出一年有365.2402天,計算出火星、木星、土星運轉造成日蝕的日期,因而,發展出精確的太陽曆和祭祀曆。太陽曆一年有18個月,每月為20天,再加上5天的禁忌日。祭祀曆又名「卓爾金曆」(tzolkin),乃「計算日子」之意,一年有12個月,每月為20天。太陽曆每52年與祭祀曆重合,即為一個周期。

1523年,佩德羅.德阿爾瓦拉多(Pedro de Alvarado,1485-1541)來到馬雅高地,以短短一年時間令馬雅基切族俯首帖耳,順利建立瓜地馬拉城。不久,卡奇給也屈服了,並留下一則悲淒故事:卡奇給酋長英勇抵抗西班牙人,但不幸胸前中箭,鮮血濺到聖鳥給查爾(quetzal),自此,給查爾的胸前染上紅印,且不再啼叫;據信,他日若卡奇給人重獲自由,給查爾才會再啼。

給查爾即鳳尾綠咬鵑,屬於咬鵑科,生長於海拔1000公尺高的中美洲山林裡,羽冠延伸至後頸,喙小色黃,羽色藍綠相間,尾部翎毛特長,可達一公尺,前胸綴有紅彩,被視為中美洲最美麗的飛禽,因此,給查爾的尾部翎毛係獻給部落酋長最珍貴的貢品之一。此外,羽蛇神身上即裝飾著給查爾羽毛,托爾特克、阿茲特克等文明所使用的納瓦語(Nahuatl)稱羽蛇神為「Quetzalcóatl」,即由給查爾「quetzal」和蛇「cóatl」所組成。給查爾的叫聲尖銳,由於藏匿於山林,不易聽見;因此,神話穿鑿附會,認為給查爾若失去自由便不再啼叫。的確,給查爾適合野生,一旦成為籠中鳥必定死去,因而象徵自由。昔日的馬雅聖鳥,今日則為保育類動物,也是瓜地馬拉的國鳥,成為瓜地馬拉國旗上的圖騰,而瓜地馬拉的貨幣也以給查爾為單位。

給查爾是昔日的馬雅聖鳥,今日則為保育類動物,也是瓜地馬拉的國鳥。(圖:中美洲經貿辦事處提供)

更多【中美洲獨立200週年】相關活動,請參考中美洲經貿辦事處網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