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胡,怎麼說》抗疫傳奇-蒼蠅嗡嗡嗡與奮力拉車的馬,你就是蒼蠅頭!

胡文輝

17世紀法國作家拉封丹(Jean de La Fontaine)的寓言「旅行馬車與蒼蠅」,像極了台灣近1年來的「抗疫紀實」,有人像蒼蠅嗡嗡嗡亂防疫卻自封抗疫我最強、有人則扮演奮力拉防疫之車的馬夫及馬兒!

以下參考拉封丹的「旅行馬車與蒼蠅」,並就台灣的防疫歷程,改編為「台灣防疫傳奇」:

COVID-19(武漢肺炎)來襲,台灣人民必須起而抗疫,抗疫本就是一條坎坷難行、逆風上坡的漫漫長路,比拉封丹寓言的那條馬路更難走。而且抗疫之路的「兩岸」更是險崖,一失足閃失,則可能滑落跌入成千古恨。

陳時中及全國醫事防疫等人員,就像備極辛苦奮力拉著防疫超載重車、歷經疫難艱險、過了一關又一關、勇敢前進的馬車夫及馬兒;也有一些人像極了「嗡嗡嗡」的蒼蠅,藍頭蒼蠅、紅頭蒼蠅、白頭蒼蠅,只顧在馬車及馬頭上嗡嗡叫,飛來飛去、亂叮亂咬、瞎指揮、擾防疫。

陳時中(右)及全國防疫醫事等人員,就像備極辛苦奮力拉著防疫超載重車、歷經疫難艱險、過了一關又一關、勇敢前進的馬車夫及馬兒!(報社合成/路透社資料照)

當馬車陷在泥淖中(疫情急爆),飛呀飛的蒼蠅頭就甩鍋卸責,說都是馬夫(中央防疫指揮中心)無能、馬兒無力,都不聽它嗡嗡嗡;當馬車在馬夫及馬兒們一起流淚、流汗、長期力拚到幾乎喘不過氣、天天冒病毒之險,總算過了一關,辛苦爬上一段坡,蒼蠅頭又說話了,那全都是我戰略超前部署成功、採新戰術的功勞。蒼蠅頭總認為,是自己才使這輛旅行馬車不斷前進,把功勞都歸自己。

在過去的抗疫歷程中,我們常看到的一幕就是,當馬車遇到障礙、前進困難時,幾隻蒼蠅頭就飛來飛去、秀東秀西,,盤旋在馬頭上,好像十分積極,其實大都不是在幫拉車,而是秀自己。

有一種白頭大蒼蠅,自以為天下無敵棒,自認自己的嗡嗡聲就可使馬兒振奮精神,它還時常叮咬指揮馬兒一同奮力前進的馬車夫耳鼻,企圖取而代之。

還有一種藍頭大蒼蠅,總是在秀自認的最魄力超前部署,這裡喊封城、那兒喊普篩、常常大動作準備提升到四級警戒、又要建方艙、又要全面封鎖邊境...。但是,藍、白蒼蠅頭們自己該做的事卻都做的零零落落、甚至根本就掛零擺爛,就像確診輕症的分流、隔離檢疫處所的安排、疫調的基本功、疫苗分配造冊安排等等,都沒做確實,破口處處,讓病毒趁虛而入,以致兩地的確診人數一直遙遙領先,還禍延其他各地染疫。

講「全國陪雙北坐牢」不洽當也不公平,因雙北的近700萬人很無辜,防疫人員也都很努力,但雙北市長的失能,責任最大,豈能脫逃?

圖為雙北首長:台北市長柯文哲(右)、新北市長侯友宜(左)。(資料照)

其實,還有一種更可惡的超大的「紅藍雙色蒼蠅頭」,去年大疫起於武漢之初,台灣要封鎖邊境、要限制人從中國回台,它都嗡嗡叫反對;台灣禁止當時很缺乏的口罩等防疫物資出口,它更全力反對...。

近來則是,台灣缺什麼、它就硬要什麼,台灣有什麼、它就黑什麼。像上月這波疫爆之前,它曾發動拒打AZ疫苗,5月中疫爆到本月初,台灣最缺疫苗,它就藉馬上要疫苗以亂防疫;日本在本月4日援台124萬劑AZ疫苗,美國接著又送來250萬劑莫德納,紅藍雙色大蒼蠅就汙衊台灣是「疫苗乞丐」、把美日人道善意援台的疫苗汙名為「乞丐疫苗」。

還有,過去黑AZ疫苗的大蒼蠅們、現在偷偷特權搶打AZ疫苗;現在它們又在黑莫德納了,紛紛傳佈打莫德納會成生化人的不實謊言,但是,另一邊卻搶打莫德納,還怕配的太少...。類似以上事例很多,總括的說就是見不得台灣好,不願見台灣抗疫馬車成功渡過難關,惡劣醜行根本罄竹難書,無恥無極限!

還有,過去黑AZ疫苗的大蒼蠅們、現在偷偷特權搶打AZ疫苗;現在它們又在黑莫德納了,紛紛傳佈打莫德納會成生化人的不實謊言,但是,另一邊卻搶打莫德納,還怕配的太少...。(翻攝自台灣基進臉書)

卡謬的名言「對抗瘟疫的唯一方法是正直」,在台灣抗疫這條漫漫長路上,我們已很難要求藍白紅三色蒼蠅頭,都能正直面對共同的敵人-病毒,因為它們心態早已歪邪成痞、不成人形。但是,即使不願當拉防疫馬車的馬、不願「同島一命」,也要為了自己、為了爹娘子女的生命,不應該再嗡嗡亂叫製造假消息亂防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