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解盲、台灣首位染病逝世醫師事件、好心肝

王英明

這三件獨立事件,看似毫無關係,其實是可以一起討論的。

國產第一個Covid-19 疫苗,實驗解盲成功,是令人振奮的消息。然是否一定要第三期實驗、可否緊急授權到能夠上市,這兩個月仍會有很多政治上而不是科學上的爭論。

蔡總統因疫苗購買困難、疫情緊張,為安定人心,所做的國產疫苗宣告,讓反對黨有機會見縫插針,看似有瑕疵,但因目前世界上各國疫苗製造困難、進度緩慢,不是我們所想的那麼簡單、有錢就可以買,許多染疫更慘重國家都在搶奪疫苗,有如世界第三次大戰。在此狀況下,若我們不能自己走出一條自製疫苗的道路,將來會慘到求助無門、或被他國予取予求。所以即使在野黨,數月前也曾極力支持國產疫苗的研製。那知後來為了急於購買中國疫苗,一切都變質了。

若是此一國家政策,大家都了解其重要性,並已做了決定,則全國朝野上下共同努力,應集合有關專家盡量促成。依照常理,一個希望繼續執政的政府,一定會盡最大的力量完成這樣工作,並且小心絕不能出錯,以免危害人民安全(其實也包括執政者自己)。在野黨更需要密切合作嚴格監督,而不是隨時扯後腿,希望計畫失敗。這樣的事情如果不相信政府(甚至牽扯炒股),則在民主制度下所產生的政府,到底是做什麼用?還不如回到茹毛飲血時代,各部落自求生存。

若我們不能自己走出一條自製疫苗的道路,將來會慘到求助無門、或被他國予取予求。所以即使在野黨,數月前也曾極力支持國產疫苗的研製。(REUTERS)

數天前中央研究院陳院士突然大肆批評即將有解盲結果的高端疫苗,並攻擊蔡總統,真的令人匪夷所思。他若不贊成此種製作過程,一開始早就不該加入審查小組。不然就是繼續堅守其位,在解盲或將有結果時,如發現真有弊端問題,再勇敢揭發,提出反對意見,真的就會讓人敬佩萬分;反之他選擇還沒看到結果就先未審先判,然後以「吹哨者」自居說已辭去審議小組,(其實連院士職也應一併辭去,以表示「風骨」,因為此一職位是總統任命)。

結果後遺症就是陷其他學者於不義(暗示停留在小組的人都是乖乖聽命上級,做違背良心並且危害國民的事),而且大大影響很多人對解盲成功的可信度,讓社會產生對立分裂。其個人也被獵巫挖瘡疤,說他是造成翁啟惠院長「冤案」元兇,也是支持管爺任院長的大咖。更令人聯想起當年的宇昌案,影響了台灣生技發展的停滯,和何大一的遠離台灣,否則現在疫苗的代工廠,應該是在台灣,而不是在韓國。這樣使得整個台灣在疫情下更動蕩不安,令人懷疑他的動機是什麼?

四天前台北三重出現第一位台灣醫師(ㄧ說66歲,ㄧ說70)在染疫下「隱性缺氧」死亡,且在五天前才接種過AZ疫苗,據稱他早有ㄧ些慢性病史。或有人認為是否與疫苗有關,但其實應該是早已染疫,是他疫苗「接種的太慢」,來不及產生抗體以應付這波病毒感染潮,才導致這悲劇。

早在三月底國內開始就有第一批AZ疫苗接種,但太多不利此台灣唯一疫苗的傳言(尤其藍營的大力宣傳),例如保護力較差、又有血栓的可能性,造成很多人對接種的遲疑。事實證明東方人的凝血機制與西方人不同,造成血栓比你在大雨中被雷電擊中機會還少。而美國專家一再強調,用各種疫苗的保護力%來評比,是一種錯誤。幾種國際性疫苗,對防止重症、住院、死亡的效果,尤其老人,效果都是接近100%。「等待品牌更佳的疫苗再接種」,這種觀念是非常錯誤的。

有什麼就打什麼,輪到了就趕快去打一針,尤其是65歲以上長者。即使不幸感染、起碼也可以防止讓你不致於重症甚至死亡,這恐怕是下週開始,台灣將要擴大接種,大家所最需要的觀念。包括三重的醫師事件,以及台灣很多死亡的老人家,所帶給我們的教訓是,大家疫苗接受的都太慢了。相信國產疫苗,當然很好,但是若你還沒有機會等到,而當場有別的疫苗,能打就趕快打吧。某台灣有名藥廠董事長告訴我:假設疫苗效果真的沒有你「想像中」的好,還是要趕快去注射。他說「寧可中鏢、也不要重症」個人覺得這句話蠻有意思。

由此也令人想到最近的「好心肝」事件,會使人生氣,是因為台北市政府亂無章法的管理方式,在疫苗已經開始有充分供應狀況下,還是使很多需要的人,可能因此被剝奪早日得到抗體、保護不會得重症的機會。

台北市的AZ疫苗政策,在四月初固然有聯醫開始為前三類人員做網站預約注射,但名額非常有限,很難預約得到,到五月上旬至中旬,因為疫情爆發,所有的疫苗接種門診,不但取消預約而且在網頁全部消失不見,市立醫院的電話完全打不通,許多身為第一類的醫護急得求助無門。一直到五月最後兩天才聽到醫師公會與市衛生局,「爭吵三次」,方取得注射時間表。然而到今天還是「據說」仍有五千名醫護人員尚未接種。為何寧可注射里長不打醫護?很多人想不通,是因為我們不是樁腳嗎?

目前全台灣各縣市(不論藍綠),幾乎都已經安排好下週二起,開始為75歲老人注射疫苗,像高雄市早在三禮拜前都已經做好志願調查,並且將會安排行動不便者、以愛心計程車接送,而住外地的長者也將以縣市聯訊方式,讓他在地接種,不需要回到高雄在籍地。連聽起來不怎麼樣的彰化縣,與常常被人家取笑的宜蘭「妙妙」縣長,也因用人得當,都做了非常完善的安排。

但在台北市,我們只聽到愛心診所特權事件,仍然吵哄哄一片,而今晨我聽到里幹事仍然在廣播:「台北市的接種安排計劃,尚未得到通知,請大家靜候」。身為首善之區的台北市民,不知道是應該憂慮,還是要笑?

(作者為家庭醫學會創會理事)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