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in bay 好油》國際間的水果品種競爭:想像與現實,蛋頭與務實

鮮果的競爭始於品種的培育,品種不只單純只有迎合消費者喜愛,還須考慮儲運性、種植單位產量、種植難易度、抗病性、抗蟲性、適合種植氣候等多種因素。在如此多重的因素考量下,就能理解一個兼顧消費者喜愛且符合以上多重因素的品種選育工作有多麼困難,國際的品種競爭早就不是小打小鬧的格局。

Lin bay 好油

身為農業工作者,我對於那些台灣農業世界領先的自我催眠非常反感,或許四五十年前台灣農業可能處在一個很輝煌且居於領先的年代,例如三元豬LYD就是過去台糖育種成功的,但隨著進步緩慢,台灣已經漸漸落後於其他國家,只是很多人還沉浸在過去的榮光中,沒有辦法面對現實,看到日本高喊進攻型農業,回頭看,台灣就是被進攻型農業。

而產官學界有些人還停留在落後與脫離現實的氛圍中,只要談到案例一定先把Zespri拿出來說嘴,甚至還有異想天開的認為只要先輸出品種進行登記,就會有人願意花大錢授權登記,幫你營銷市場的古怪想法。如果這麼模式真的可行,會只有台灣這樣操作嗎?

台灣許多產業都處於被進攻的窘境,不只農業,先前筆者曾介紹過蘋果與奇異果,這次就來談談台灣進口產值排第三的水果,在趨勢上未來可能會超越奇異果的葡萄。

葡萄的激烈競爭

過去葡萄無法全年供應,但在南半球國家開始廣泛種植葡萄後,現在葡萄已成為全年供應的品項,目前葡萄大概可以區分為五大類: 1. 綠無籽葡萄 2. 紅無籽葡萄 3. 黑無籽葡萄 4. 有籽葡萄 5. 其他品種葡萄。

雖然有這五大類的區分,但葡萄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不只是種類間的競爭,也有老品種與新品種之間的競爭,淘汰得非常快速。

以綠無籽葡萄為例,過去老品種Thompson可說是綠無籽的代名詞,但這品種在台灣早就不行了,根本毫無競爭力可言,誰進了誰虧錢,連供應都做不了。

說到綠無籽,在台灣一般最先聯想到的是日本麝香葡萄Shine Muscat,但麝香葡萄的價格太高,並不是台灣綠無籽葡萄消費的主流,國內消費市場目前以Sugar crisp、Sweet globe、Autumn crisp等,幾個美系品種為主,一般消費者在外觀上其實很難分辨這些品種的差異,但通路零售目前都開始打產品品牌來強調產品特性,Sweet globe就是甜地球,Autumn crisp就是秋翠。

Sugar crisp(圖:作者拍攝)

Sweet globe 甜地球。(圖:作者拍攝)

Autumn Crisp 秋翠。(圖:作者拍攝)

一般的消費者不但可能單看照片來分辨品種,但消費者對於綠無籽的愛好以口感脆、甜度高、果皮不易變黃為主,所以甜地球(Sweet globe)與秋翠(Autumn Crisp)就是目前消費者最熱愛的綠無籽系列,尤其是秋翠葡萄又號稱低階版的麝香葡萄,深受台灣消費者喜愛。

紅無籽的葡萄最經典的則是Crimson這個經典品系,是目前紅無籽葡萄的核心品種,但這種老品種在競爭激烈的台灣也沒有存活下來的空間,在目前台灣市場已被Jack's Salute、Sweet celebration等新品種取代。

Jack\'s Salute(圖:作者拍攝)

sweet celebration(圖:作者拍攝)

黑無籽葡萄在台灣受歡迎的程度就沒那麼高,雖然像Sweet favors、Sable等幾支葡萄都很好吃,Sweet favors皮薄、口感脆,但不夠大顆所以不受消費者青睞,Sable甜度極高又帶有玫瑰香味,口感也脆,也有部分的消費,雖然有皮黃化看不出來的優勢,但在台灣並不是葡萄的主流。

Sable甜度極高又帶有玫瑰香味,口感也脆。(圖:作者拍攝)

有籽葡萄等同於有籽紅葡萄,最常見的是經典品種Red globe(紅地球),也是目前產量極大的品種之一,可以讓有籽紅葡萄等同有籽葡萄,就知道紅地球酨過去多受到消費者青睞,但隨著消費者對於無籽葡萄的偏愛有增無減,紅地球的消費量也越來越少。

其他品種的葡萄以老品種或是特殊品種為主,例如這幾年受到市場歡迎,帶有棉花糖風味的Cotton Candy(棉花糖葡萄),以及甜度超高、果型特別的Sweet Sapphire(月亮葡萄)等。

國際主流的葡萄品種高達20種以上,不同市場自然有不同的需求,例如紅無籽葡萄Crimson在台灣雖然被淘汰了,但在其他國家仍保有一定的消費需求,品種的多元化及南北半球種植地的增加,讓葡萄可以一年四季有不同的產品供應不同的市場,葡萄也因此得以維持四大鮮果之一的地位。

而除了品種的競爭以外,還有產區的競爭。美國、智利、中國、祕魯、荷蘭是目前全世界前五大的葡萄輸出國,合計輸出產值每年超過48億美金,佔全世界葡萄輸出產值約5成左右。台灣目前還是以有籽需吐皮的巨峰葡萄為主,其他種植有蜜紅、台中一號、金香等,都是老品種不符合無籽、不吐皮的消費趨勢,也使得進口葡萄不斷的本土替代。

支持品種的育種商

既然有那麼多的葡萄品種在消費市場競爭,就代表背後有很強大的育種公司在支撐。談到葡萄品種,其實主要的品種還是控制在美國公司手上,最有名的葡萄育種公司是Sun world 跟 IFG(International Fruit Genetics)。公司位於加州的Sun world不單是目前最強的葡萄育種商,同時也是葡萄種植商,也有自己旗下的包裝場和營銷團隊。前述提到的Autumn crisp、Sable都是Sun world的品種。

而IFG就是由Sun world的前研發副總裁David Cain出走之後所成立的育種公司,David Cain屬於傳奇等級的育種學家,前面所提到的Sugar crisp、Sweet globe、Jack's Salute、sweet celebration、Cotton Candy、Sweet Sapphire等,都是由IFG育出來的品種,這些品種也都是品牌的名稱,例如Sweet globe甜地球品種登記名稱其實是IFG 10,而以Sweet globe甜地球做為產品跟品牌銷售。除了這兩大品種商以外,還有許多知名品種商,這裡就不繼續深入討論了。

David Cain博士是美國農業部USDA知名的研究科學家,也是Clemson University的教授,更是IFG的共同創辦人,除了育種的研究外更對於商業模式有完整的理解,讓他能帶領團隊研發出許多受歡迎的商業品種,證明育種者如果沒有對於消費、商業模式的了解,如何選育出受到消費者喜愛的品種?

品種選育不是憨人想得那麼簡單

鮮果的競爭始於品種的培育,品種不只單純只有迎合消費者喜愛,還須考慮儲運性、種植單位產量、種植難易度、抗病性、抗蟲性、適合種植氣候等多種因素。例如前述提到受台灣人歡迎的綠無籽品種Autumn crisp(秋脆)需要種植在氣候乾燥的區域才能發揮品種的特性,澳洲的氣候就不適合種植秋脆這個品種,反而要種植Sugar crisp這個綠無籽的品種。在如此多重的因素考量下,就能理解一個兼顧消費者喜愛且符合以上多重因素的品種選育工作有多麼困難,國際的品種競爭早就不是小打小鬧的格局。

看到台灣學者提議先輸出品種到國外進行登記,登記完開始種植後就會有公司在看到成果後願意花大錢買品種,還順帶幫忙建立營銷的古怪想法,實在讓人感嘆他們的天真與對商業概念的貧乏,如果這個模式可行,又怎麼會只有台灣這樣操作?更何況澳洲的體系本來就已經完善,如果品種真這麼好,有商業頭腦的當地種植公司更應該花錢來談品種,談好之後再進行品種操作,怎麼會是我們自己整套弄好之後等人家來宰割?

甚至還有學者說出台灣農業沒有全球經銷商,也不曉得怎麼賣國外這種平行時空的傻話,台灣某知名陳姓出口商早已有大量操作三角貿易的能力,能銷售其他國家的鮮果產品進入北美、日本等國際市場,這叫不曉得怎麼賣國外的話,那我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賣國外了。

台灣營業額一年超過10億台幣的進出口業者大有人在,有些業者都已經在國外買果園經營產品了,這位學者對於本土產業應該很陌生,才不知道台灣的業者早就走很遠了,如果要推廣跟他們合作不是更實際、更可以少走點冤枉路嗎?

真有心為台灣農業發展著想,有些蛋頭學者脫離現實的建議,聽聽就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