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與其封院,不如封嘴

王英明

部立桃園醫院發生院內群聚感染,使得疫情升高,人心浮動。去年三月就有藍營的人一直主張封院、封城、普篩,沒想到經過了一年,現在講的還是一樣。

回憶18年前,國民黨主政的台北市政府,因為對SARS感染控制,無計可施,為防止擴大,在沒有任何準備下,倉促就把和平醫院封院,所有的人員,即使人在外面,也全部必須奉命回到醫院,不准再出去,甚至還包括當場送貨的、送報紙的,估計有1200人一律關在院內。這種模仿中世紀抑制黑死病的措施(把城圍起來,放一把火讓裡面的人都死,以為疾病就會消失),最後造成154名的院內感染,包括有11名醫護職員在內、共35人死亡,存活者據說現仍處於肺功能受損狀態。

之所以傷亡慘重,最主要原因,很可能是一開始並沒有樓層管控,潛在感染者不明,病毒到處流竄,互相傳染而不自知,浴廁宿食場地數十人混居共用,而上級並沒有給醫護人員全力的足夠防疫資源,很多處理病人的護理人員,只是一個口罩和手套而已。封院最後並沒有把病毒「關」在和平醫院,反而越「養」越多,鄰近的萬華仁濟醫院、國宅社區相繼都出現了病例。

18年前,國民黨主政的台北市政府,因為對SARS感染控制,無計可施,為防止擴大,在沒有任何準備下,倉促就把和平醫院封院,最後造成154名的院內感染,包括有11名醫護職員在內、共35人死亡。(本報資料照)

18年過去了,面對世紀大疫,撇開各種醫療檢測、疫調、防護設備的進步不說,光是指揮中心在部桃所實施的分艙、分流、對醫護人員及相關者的擴大採檢及一人一室集中隔離,尤其病患逐一的清空、分散病人到支援醫院、各層樓分次消毒,真的令我們這些老醫師眼睛一亮,欽佩不已。

反之,當年穿全套防護設備像太空人一樣,進入醫院(聽說只是去開會、不是進入病房)、使很多護理人員在樓上窗口一看就哭了的前衛生局主管,事隔多年,到現在還在電視頻道、臉書,大罵民進黨政府,「為什麼部桃發生院內感染,還不趕快封院,以致把病毒帶給家人及社區」。難道一點都不明白,就是當年的台北市封院,害死了那麼多人?近日國民黨軍方背景的不分區立委,也突然變成防疫專家,要政府趕快擬定封城計劃。前天幾個縣市首長下令,公務人員不能去桃園,同樣是一種封城的心態。他們認為只要封起來,一切就於我無關、一切就沒有事。

2003年的和平封院,很多真相沒有被揭露,而由於政治因素,社會過去多視為禁忌、避而不談。所幸近年有一些年輕醫師開始回顧這段歷史,檢討的話題慢慢已浮上檯面了。

但國民黨似乎18年來都沒有進步,更沒有得到教訓,也毫無反省愧疚,上上下下,念念在茲,唯一的招數仍然是封院、封城。兩千人(醫護、檢驗、藥局、行政、廚房、清潔、洗衣房、電機、庫房、工友、病患、家屬)被封在醫院,只進不出,要多少單人房加單獨浴廁設備,要多少防護衣、要多少人員輪班,想起來真是不寒而慄。

封院或封城,是影響很大、犧牲也可能很大的措施,有一定的、不得已條件才能做。專家已指出,當疫情變得不可收拾、每天百病例以上的增加、疫調已經不可能、半數感染源完全查不到,這才是開始考慮封院、封城的時候。現在病例尚少、來源清楚、感控掌握胸有成竹,哪有封院、封城的必要?徒然製造恐慌而已。一旦桃園封城,桃園完了、新竹也完了、竹科也完了、台積電也完了。台灣也可以說是等於完了。

普篩也是一樣,當確認病例每天有成千上百的增加,已經很難做感控時候,才有必要做社區普篩。而且要知道,病毒非常狡猾,篩檢不是只做一次就大勢底定,有時候可能要連續做三篩、四篩,民眾等於是必須放下日常生活,兩三天就被叫去排隊檢查一次,而且還要面對可能偽陰性、偽陽性各種判斷及憂慮,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個人覺得,中央指揮中心有很多令我們放心的專家,一定會依序對全國民眾的防疫,做出最好的選擇,就像過去一年一樣。大家最好少講話,全力支持配合。

與其一直講封院,不如封嘴。

(作者為前和平醫院資深退休醫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