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罷免黃捷就是韓粉力量的反撲

張柏倫

日前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成為首度被罷免的六都市議員,緊接而來的是2月6號的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韓粉似乎是在將韓市長被罷免的怨氣出在所有質疑過韓市長的民意代表身上。

先估且不論韓國民黨這樣繼續隨韓粉起舞、應和韓粉的對於國民黨長遠發展而言是不是好事。這種報復性罷免的行為自始就是毫無道理,且不符合民主制度。因為相對於專制國家的獨裁與專斷而言,民主制度的特性核心說白了就是機關間的監督與權力制衡,而韓粉這種報復性罷免,正是一種反民主的做法。

高雄市議員黃捷成為藍營報復性罷免的下個目標之一。(資料照)

回顧2018到2020年間國民黨在高雄市根本就是處於完全執政的狀況,韓市長不但以極高的聲勢入主市府,甚至帶領國民黨睽違四年拿下議會的多數,重新在高雄完全執政。

國民黨取代原本在高雄長期執政的民進黨,就是所謂的政黨輪替。而政黨的輪替正是民主政治的真實樣貌,民眾透過選票選出信任的政治人物或政黨,讓這些政治人物代表自己在議會、國會或行政機關中發聲推行政策、捍衛法案。

相對於讓政治人物執政,罷免制度的設計正是人民可以針對政治人物投下不信任票,把取得權利失職政治人物,趕下權力的寶座,讓他們知道取得權力並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權力的正當性來自於人民的給予,人民才是政府的主人。

而套用到黃捷罷免案上,弔詭的是韓粉「報復性罷免」黃捷的理由並不是因為她做為一個高雄市議員在職權的行使沒有善盡監督市府的職責,而是因為她「執行議員職務」所導致。而這正是本案最大的爭議。

因為觀察提案人所提出的罷免理由,扣掉機近情緒性的發言,值得討論的部分是指稱黃捷「問政未盡議員之職責」及「扭曲事實,罔顧民意」。針對這兩點提案人的論述是說黃捷「問政方式只想問倒市長、羞辱市府團隊」,「利用最經典的作秀方式就是翻白眼」,「只關心個人關注的議題」,想要在議會成立性平監督小組。

問題是身為一個議員針對市府的施政內容質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韓市長無法回答議員的質詢,只會跳針當總機轉接題問,難道要怪議員問的太難?而黃捷議員對投票給他的選民負責,推行其所關心的性平政策又有何錯之有?退萬步言之,難道擁有讓高雄市議員推有針對性別平等的監督機關不是高雄市的進步嗎?

講白一點罷捷團體講出的這些「根本不是理由的理由」只是為了幫他們無理取鬧的報復行為提供一個說法罷了,因此重點不在於罷免黃捷的理由,而是罷免黃捷本身就代表「韓粉」力量的反撲。

韓市長擔任高雄市長一年多的時間,不只對於市政一問三不知還每天「苦民所苦,睡到中午」,對高雄這座城市的市政更是「城市不築,敗事有瑜」,最後竟然還落跑去選總統,敗選後才想要「裝乖」假裝自己在乎高雄市政,最終才淪落到被罷免的命運,創下高雄自治史上一筆難堪的記錄。

如果國民黨仍然只著重眼前的小利,傾全黨之力來挹注罷捷行動,那就是繼續將靈魂出賣給魔鬼,等於是和韓粉繼續合作,讓韓粉有理由、有力量可以繼續綁架國民黨,使國民黨愈走愈偏激,長遠來看是不利於國民黨發展。也因此國民黨應該慎重考慮,這樣助長韓粉氣焰的交易是否明智。

而筆者相信鳳山市民一定會憑藉著自己的智慧,在2月6號的罷免投票中做出明智而理性的選擇!絕對不能讓這種反民主的報復罷免行動成為一種政治常態!

(台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班)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