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馬道立最後的審判

張明天

香港第二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1月8日正式退休,但在他離任前對《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再度收押的審判,讓眾多港人對他有「晚節不保」的評價,對他們來說這又是再一次證明「香港法治已死」的證據。香港到底還有無法治?從前陣子「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普遍情況,讓司法界成為了中聯辦想剷除的三座大山之一,容易讓人覺得「香港還有僅存的法治」,但也可能即將消失。

到底能否保住這「夕陽般的法治」?此時香港司法官的角色則非常關鍵。在一國兩制體制之下,要平衡兩種不同的司法系統,還要頂得住來自中共的壓力與面對不斷被壓縮的香港司法空間,這是一個艱難的任務。加上港版國安法的「立法」之後,強迫原本只顧著掏金的港人也不得不面臨選邊站的情勢,所以在敏感案件上不管如何判案,永遠都會讓其中一派的人不滿意。因此「保守路線」成了普遍港人對馬道立法官的定位。

香港第二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REUTERS)

而所謂的「保守路線」,我們可以從馬道立從2000年11月擔任高等法院特委法官至2021年1月8日卸任終審法官的二十年較有爭議的人大釋法案例看出一斑:

一、2011年的「剛果案」

有一間企業為了追討剛果民主共和國大約1億美元的欠款未果而最後告到香港法院,案子到了終審法院後竟為了「是否要執行外交豁免權」而主動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這意謂著法官親手把權力交給了北京,形同對中共打開了山海關。僅管香港主權轉移以來人大有五次釋法的案例,只有這一次是符合程序正義,但此行為還是打擊了普遍港人對香港司法的信心。

二、2016年人大第五次釋法的「梁游立法會宣誓風波案」

2016年10月12日梁頌恆及游蕙禎在香港立法會宣誓就任時更改誓詞內容及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國)」的毛巾標語,被立會主席視為宣誓無效。此爭議曾在高等法院展開多天的聆訊,但人大常委會突然主動釋法,高院也裁定梁游宣誓無效,並連同其它4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也被褫奪資格。而當兩人再上訴至終審法院,卻被馬道立駁回,理由是根據人大釋法後已認定兩人的行為是拒絕宣誓,因此認為案件無執拗之處,而兩人被終極確定失去立法會議員資格。

事實上,人大主動釋法的行為,按照基本法的規定來說已違反程序,而馬道立竟又以人大釋法的內容來進行判決,如此背離法治的舉動讓港人心中再增添更多的不安全感。 值得一提的是,在更早之前,當馬道立擔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期間,有兩次判決跟法輪功有關的案例,也充分展現港人口中的「保守路線」:

一、2002年法輪功因到中聯辦門外靜坐,與採取清場行動的警員發生衝突,最後馬道立雖然裁定撤銷了「阻街罪」,但還是以「阻差辦公」以及「襲擊警員」判法輪功敗訴。此案最後上訴到終審法院,當時的法官李國能則是撤銷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多項控罪,以至於讓所有團體包括法輪功學員都還是可以到中聯辦的門口進行示威請願。

二、2003年與2007年的「遺返案」,分別是港府對80名與800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強制遣返。歷經六年的時間司法訴訟,2009年馬道立於高等法院裁定法輪功敗訴,判詞長達了60頁,其中固有50多頁的篇幅嚴厲指責政府,包括港府不坦白,不公正等,但最後卻以一個具有爭議技術理由駁回了學員的上訴,當中判詞和最後裁定的結果前後矛盾,引起部份法界人士的困惑。

到這裡是否慢慢明白了港人所謂「保守」的意思?這所謂的「判中間」原來是「模稜兩可、是非不明」的判決。其實回首馬官尚未進入司法機關前擔任律師期間,就曾多次代表港府打官司,但馬官行事風格屬低調,表達方式溫和不走強硬路線,因此雖然是保守、保皇、親政府的形象, 但在一國兩制艱難的體制之下,有不少港人對於這樣的角色選擇不給太多苛責。

再回頭來看黎智英的案子,高等法院的法官李運騰認為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嫌「有可爭議空間」,因此准予以1千萬港幣交保,且保釋條件嚴苛。但上訴到馬官手上後,又把保釋不到9天的黎智英還押,同時又指出李運騰在處理相關保釋申請時,可能錯誤應用有關條文,認為案件具有可爭議之處,並涉及公眾利益。並且把審判裁決留給了下一任法官,這似乎又是一次「保守主義型」的判案決定。

因此有的港人再也不能忍了,在網路上流傳不少梗圖,把馬道立P成鹿道立,有「指鹿為馬」顛倒是非黑白之意。僅管如此也還是有人體諒馬官的難為,因黎智英被保釋時中共官媒就不斷施壓,《人民日報》還以「香港法院,你們是不是管轄確有困難?」的標題來勒索威脅。所以體諒馬官人的看法是,至少在強硬的中共面前「可以幫助黎智英不至於被直接送中,讓香港司法還可保有自己的主控權」。雖然這種說法不是太多人可以接受。

有人選擇理解馬官的難為,但這恐怕無法成為最後大審判可以無罪開脫的藉口。「末日大審判」在各種宗教信仰裡面都出現過,在梵蒂岡的西斯汀小堂也有一幅米開朗基羅的創作「最後的審判」,他取材自新約聖經的啟示錄,畫的就是世界末日到來的那一天,每一個人都會按照他一生的行為來決定他的靈魂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馬官的一生對許多人進行了裁決,但他同樣也要交出自己的心臟與瑪亞特(Ma’at)神的羽毛比輕重。神的判決沒有模糊地帶,只有在生活行事上選擇良心、保持善良者得以獲得眾神的庇佑;選擇罪惡之人,誰也幫不了,最後只能被惡魔無情的吞噬……。

(作者為中央廣播電台「這樣看香港」特約主持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