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床蟲危機

隨機問一位紐約客,在紐約生活什麼事情會讓他們聞之色變,床蟲(Bed Bug,也稱臭蟲)如果排第二位,大概沒有其他事情敢搶佔第一了。那麼,真的遇到了該怎麼辦呢?

NYDECO

對所有人來說,2020年無疑是一個讓人不想留在記憶裡太久的一年。尤其是紐約客,早已習慣站在世界舞台上頂著世界之都的光環,聽著世人頌讚紐約的種種美好。但一場世紀瘟疫直接把紐約客從神壇上打落,從三月起到現在都還飽受武漢肺炎疫情之苦。八百多萬人口的城市在醫療衛生方面,硬體與軟體的準備工作上都暴露出嚴重不足的不堪。我這個算是資歷深的紐約客也陪著她經歷過不少風風雨雨,今年疫情的確讓我看到生活在這裡近30年所未見到的變化。但我必須說今年讓我最頭痛、精神壓力最大的並不是這個武漢肺炎,而是來紐約快三十年頭一次遇到的「床蟲危機」!

屬於第一期或第二期的bed bug若蟲(nymph),大概只有0.2公分長度,很難察覺。(圖:作者提供)

隨機問一位紐約客,在紐約生活什麼事情會讓他們聞之色變,床蟲(Bed Bug,也稱臭蟲)如果排第二位,大概沒有其他事情敢搶佔第一了。每次看到紐約網路媒體Gothamist報導關於bed bug新聞一定會用的一張照片,內容是多隻地鐵車廂裡的床蟲從觸角射出不同顏色的雷射光束,完全可以反映出一般紐約客對這一隻大小不超過零點五公分的小蟲的驚恐,躲不掉與甩不掉的畏懼。

紐約網路媒體Gothamist在報導床蟲相關新聞一定會使用的照片,其實很寫實。(圖:Gothamist)

今年六月中旬,太太開始抱怨身上好像有被蟲咬,出現幾個小腫包,想說也許是蚊子或是皮膚過敏,不以為意。過沒幾天我也發現身上開始有一些像是蚊子叮過的腫包,而且非常癢。再過幾天不同地方也出現一排連續的腫包,心想難道是因為疫情關係,時常狂噴酒精什麼的,皮膚開始出現過敏反應?這些腫包擦藥後大概過四五天也會慢慢消失,但始終又出現新的腫包,而且都會在半夜三四點被癢醒。其實這時候心裡已經開始有些不祥卻又不願意去面對的預感,不會是bed bug吧!

終於一個晚上被癢醒之後拿手電筒開始照床上各個角落,赫然發現一個小小圓圓的紅點快速地爬向床緣,伸手把它壓制住之後,放在放大鏡下一看,像是被宣告死刑一樣,真的是一隻剛吸完血的床蟲。這下子,我和我太太兩個人完全清醒並且開始瘋狂檢查床墊床單棉被與床架。隨後又發現三四隻還沒完全成熟的床蟲,心想完蛋了,顯然已經經過至少一代的繁殖才會看到那些若蟲。

剛吸完血的bed bug第三期若蟲。(圖:作者提供)

就算沒有親身遇上床蟲問題的人大概也都聽說過,一旦有床蟲,除蟲過程將是一場艱難的長期抗戰。的確,除了開始要去買專門殺床蟲的殺蟲劑之外,遇到床蟲必須要有斷捨離的決心。所有舊的床具(尤其是木製的),包括棉被,枕頭,床單,床墊和床架,一律丟掉換新!因為你永遠都無法找到這些小蟲躲在哪裡,而且床蟲成蟲可以在完全不吸血的情況下存活六個月以上。

在紐約市要丟掉這類傢俱,是不可以直接放在路邊等清潔隊員來收的,必須將床墊和床架都用密封的袋子包住後,才能放在外面。這樣子躲在床架床墊的床蟲才不會隨風飄揚到其他地方而入侵到其他人身上或住家。再來是所有家裡的衣物,不論乾淨或是穿過的,一律要用高溫(攝氏50度以上)烘乾至少90分鐘以上,以確保殺死可能附著在衣物上的床蟲和蟲卵。一有發現再被蟲咬的跡象,不要猶豫,馬上再去「高溫殺蟲」。

如有在家裡發現床蟲跡象,所有床單衣物最好都要經過攝氏50度高溫烘烤90分鐘才能殺死成蟲與蟲卵。(圖:作者提供)

接下來就是要與床蟲直球對決,準備殺蟲劑。但如果床蟲問題很嚴重,還是請專業的除蟲公司來處理比較有保障,只是花費不貲,美金五百一千的跑不掉。有些房東可能會因為不想花太多錢而不願意找可靠的公司來處理,因此床蟲問題無法根絕。幾天的觀察下來,我認為我住處的床蟲問題可能還在初期階段,於是決定自己來處理。去了大賣場發現處理床蟲的殺蟲劑琳瑯滿目,非常多種,可見紐約的床蟲問題頗為常見。

網路上不少人建議用那種水霧式殺蟲劑放在房間讓煙霧瀰漫整個房間,然後出門幾小時後再回來室內。不過這種方法我個人並不推薦。一來是這些床蟲因為身形是扁的,只要有極小縫隙便能躲在裡面,久久不用活動,因此這些煙霧對床蟲來說是有死角可以躲的。二來是這些煙霧不一定可以殺死全部的床蟲,但卻一定會污染到室內各種家具衣物,如果沒有清洗乾淨,對身體反而是一種危險。

美國床蟲問題不小,坊間有多種專門對付床蟲的殺蟲劑。(圖:作者提供)

個人建議是買兩種殺蟲劑。一種就像一般殺蚊子蟑螂的噴霧式殺蟲劑,可以噴地毯或是房屋角落等表面 ,直接殺死蟲和蟲卵;另一種則是泡沫式的長效性殺蟲劑,可以專門來噴牆角、沙發、地毯縫隙或暖氣管線等地方,以阻絕躲在死角裡面的床蟲移動。而且一次處理絕對不夠,我大概在兩個月的時間內用了五瓶殺蟲劑分三次噴灑處理,然後心驚膽跳的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再發生晚上睡覺被蟲咬,或是再看到任何床蟲的足跡。

許多人在紐約遇到bed bug問題都羞於啟齒,因為一說出口可能會讓身邊的人立即彈開,深怕有什麼蟲卵或小蟲爬到他們身上,另外也會讓人有你的家裡一定很髒的印象。其實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一般住家會不會出現床蟲和家裡乾不乾淨並不相關,床蟲不像蒼蠅或蟑螂那樣會出現在垃圾充斥或有異味的地方。床蟲的一生就只會吸血,不吸血就不會進入下一個成長期(從卵到成蟲有七個階段),母蟲也無法產卵。只要有布料或木材隙縫可以藏身,晚上感應到週圍溫度上升便會出來活動吸血,這樣就可以一直繁衍下去。即使是最高級的公寓、奢華的床架、高檔床墊、布料細緻的沙發,也都可以成為床蟲生存的溫床。

床蟲本身並不會長距離遷徙,而是靠附著在旅行者的行李箱、行人的衣物等四處傳播。因為體積非常小,也會隨風飄散到某個倒霉的人身上而跟他回家。我曾經在紐約地鐵上看到站在我前方的一位男士西裝肩膀背後有一隻床蟲沾在上面,趕緊提醒那位先生這個情況,可能因此幫他避免掉一場災難。但也慶幸那隻床蟲不是停在自己身上或背包上,不然倒霉的人可能就是我了。如果是在歐美出門旅行,儘量不要將行李箱直接放在房間地毯上,畢竟人來人往,永遠都不知道上一個住客會帶來什麼東西。

紐約地鐵是床蟲遷徙傳播的一個主要途徑之一。(圖:作者提供)

而bed bug本身幾乎沒有聽說過會傳染什麼疾病,並不是流行疾病的傳播者。但因為牠總是在凌晨兩點到五點左右活動,叮咬時會釋出一種有麻醉性的化學物質而不會被察覺,然後一次出來吸血總會連續吸三四次以上才算吃完一餐。因此當半夜被癢醒時,他們早已飽食一頓回到蟲窩休息,非常難抓到現行犯。造成受害者的困擾主要是容易抓癢抓到破皮而造成感染,還有就是會因為無法好好睡眠,且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被咬而讓人產生嚴重的精神耗弱。

床蟲吸血的模式是會在短距離間連續吸好幾次,是判斷是否有床蟲的一個重要依據。(圖:作者提供)

至今我還是不知道當初這萬惡的床蟲是如何跑進我家裡的。七月時有好幾週的時間晚上因為無法好好入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起床拿手電筒四處找有沒有跑出來的床蟲。終於在幾次的處理下算是度過這個床蟲危機,但如前面所提到,有些床蟲可以不用吸血而存活六個月或更久的時間。即使現在可以安穩的睡覺,心中總有一點陰影不知道會不會什麼時候當初沒被殺死的蟲又跑出來肆虐。

諷刺的是,今年六月底《紐約時報》還特別刊登一篇文章提到今年之前美國床蟲問題一年比一年嚴重,首都華盛頓特區是全美最嚴重的城市,巴爾的摩排名第二、芝加哥第三,紐約則是排名第六。但2020年或許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讓出外旅行活動的人顯著減少,應該會間接緩和床蟲傳播的問題,然而我卻在這個時候遇到來紐約最不想遇到的事。是不是該說,如果哪一天真的離開紐約,什麼事都經歷過,應該也沒什麼好遺憾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