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限時批》武肺病毒是世人永遠的痛!

李全無

今年的感恩節,是最令歐美人民悲傷,因為他們的親人,許多被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奪走生命,並使生活和財產損失慘重,而此病毒同樣禍害全球,也成了世人永遠的痛!

這筆帳自不會因中共的「裝蒜、甩鍋、示軟、欺騙」或大外宣影響淡忘,此由歐美民調平均7成的討厭和反中國共產黨CCP,及聲討的聲浪,不絕如縷!不難可見,恨難消!

截至今天,疫情依然嚴峻,全球至少有142萬2951人病故,6042萬7590例確診。而美國則是疫情最嚴重國家,確診和死亡,均居全球第一!累計高達26萬2283人病故、1277萬8254例確診,痛苦指數不斷升高,猶使美國5千萬人面臨飢餓邊緣,反CCP聲浪也最高!

綜合外媒報導,非營利組織「賑濟美國」(Feeding America)預估,截至今年底美國將有5千萬人陷入糧食不安全的危機,約等於1/6的美國民眾缺乏獲得健康食品的機會,其中包括大約1700萬兒童。而成千上百萬的美國人今年必須仰賴慈善機構才能享用感恩節大餐。

據美國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統計,過去一週就有560萬戶家庭「難以將足夠的食物擺上桌」。其中更以有色人種家庭影響最大,在有孩子的家庭中,27%的非裔和23%的拉丁裔受訪者過去一週內「有時」或是「經常沒有足夠的食物」,白人受訪者則有12%。

美國農業部亦指,糧食安全性較低的情況下,罹患心臟病、肝炎、癌症、哮喘、糖尿病、關節炎和腎臟疾病的可能性較高。

「賑濟美國」在感恩節前的記者會中表示,和去年同期相比,美國食物銀行的需求增長60%,並且需要更多糧食和資源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全美各地的食品慈善機構,在感恩節前都出現了創紀錄的需求。再再令人關注和提供協助。(按:Taiwan Can Help亦應適時)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全球疫情仍在高峰。(法新社資料照)

由於美國今年受到疫情影響,確診、死亡人數連日攀升,經濟也受重大衝擊,且中共的隱匿延宕,更造成世界的災難!

對此,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就直言,美國一定會追查病毒大流行來源,並追究中共當局責任,「這筆帳總有一天要算清楚!」並指疫情衝擊美國經濟,相當於美國4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約20兆美元(約584兆新台幣)。

據《美國之音》報導,納瓦羅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時稱,2020年1月15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貿易代表團簽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是,「我們現在才知道,當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及中共其他高級官員都清楚知道,一個致命的病毒正席捲中國,並且具有明顯的潛力通過人傳人導致全球大流行。」

他提到,當時簽署美中貿易協議時,中共代表團「對著我們微笑,吃了我們的飯,握了我們的手,並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至今中共未履踐,僅達43%),卻未透露一絲一毫疫情將對美國和全世界帶來的危險衝擊,連任何能挽救生命的資訊,都沒傳遞給川普或白宮的任何人。

納瓦洛痛批,習近平和中共的沉默,導致川普及許多白宮高層、行政官員面臨嚴重危險;納瓦洛強調,美國人民必須知道「病毒」來源,中共必須停止向自由世界隱藏這一資訊;其次,美國人民要讓中共對這起導致美國重大經濟和人命損失承擔全部責任。

然而北京竟不知悔改歉疚,却拼命甩鍋病毒起源!意圖透過大外宣,將武漢肺炎的起源引導至中國境外。

據《路透》指出,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人民日報》近日接連刊出聲稱武漢肺炎的起源「不是武漢市,可能來自進口冷凍食品與包裹」的報導,引發爭議。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基因研究所教授巴盧克斯(Francois Balloux)就認為,武漢肺炎病毒起源於歐洲的主張,是不符科學論斷。

巴盧克斯表示,就算武漢肺炎病毒最早在去年9月出現於義大利,也不代表義大利一定是病毒的起源地。而最有力的證據是,目前已知與武漢肺炎病毒最接近的病毒,存在於中國的蝙蝠身上,就算推移時間軸,武漢肺炎病毒的起源仍會在東亞,而且高機率是中國境內。

對此,也引起世界衛生組織(WHO)專家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的關注。近日在WHO簡報會上重申,望能重返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採訪最初病例。

《路透》報導,恩巴雷克為WHO食品安全與人畜共通病毒專家,曾分析指出,華南海鮮市場可能是病毒的源頭,也可能是增強環境,病毒可能源起於蝙蝠或由蝙蝠傳播,把病毒帶進市場的究竟是活體動物、被感染的攤商還是消費者尚未知,但「很明顯,市場在事件中發揮作用,但不知道究竟是源頭,或是增強環境,又或是某些病例到那裡被感染的巧合」。

其實,流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家閻麗夢博士,不久前就發表第二份關於武漢病毒的報告,並指中共軍方在短短6個月內就能利用模板病毒製造出病毒,而這場瘟疫大流行正是中共「超限生物戰」的結果。

閻麗夢的團隊分析,該病毒是由中共病毒實驗室透過複雜的基因改造而成的產物,符合中共軍隊規定的「生物武器標準」,但其造成的破壞性影響,遠遠超過典型的生物武器,且該病毒的釋放應該是有意而非偶然的。

閻麗夢在報告中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對涉嫌製造病毒的政府和個人進行調查,要求中共交出病毒原始數據,並交代所有隱藏的病毒真相。此外,國際社會應調查捏造假像、實施科學欺詐的腐敗行為,追究對人類進行這種野蠻生物攻擊的罪責,同時,更應調查世界衛生組織(WHO)、相關期刊、資助機構等問責。

之前,閻麗夢就發表了第一份武漢病毒的研究報告,並揭露該病毒的生物特徵,與自然出現的人畜共通病不一致,而可能來自湖北武漢病毒實驗室,還呼籲追查武漢P4實驗室與美國衛生研究院(NIH)之間的金流。益發受到歐美諸國的重視。

中共儘管不惜耗巨資,作大外宣掩蓋真相,用類新聞報導的內容作宣傳(業配文),藉以美化其形象,然却是功敗垂成。

自美國陸續將《新華社》、《中國日報》等15家中國媒體定為「外國代理人」,除了必須依照《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每半年向美國國務院提交在美工作人員個資,甚至在美國租賃或購買的房產前還需事先得到批准,並照實登記。

根據《中國日報》11月按照FARA所提交的內容顯示,在今年5月到10月之間,在該報在美國的印刷和廣告投入僅剩160萬美元,不僅投入金額大幅減少,清單上也開始不見美國主流媒體的蹤影。例如《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在過去四年內,便接受了《中國日報》合計約470萬美元的廣告費用,今年卻未出現於名單中,形成鮮明對比。

《美國之音》更引述《改變中國》網站主編曹雅學說法,認為川普的政策使美國主流媒體陸續退出與這些媒體的合作,無疑是中國在美國大外宣所踢到最大鐵板。

最近,英國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刊登中國科興公司研製的武漢肺炎滅活疫苗的數據,據稱能產生抗體,有效且安全,但是外界卻存疑,且有專家直言不會打中國的滅活疫苗。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刺胳針》刊登了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的滅活疫苗第一、二期的臨床試驗結果,聲稱安全有效。不過,《華爾街日報》、《路透》等報導稱,北京科興的試驗目的是為了測試疫苗,能否引發適當的免疫反應,而不是衡量疫苗是否有效。

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榮譽退休教授李敦厚就表示,候選疫苗能夠引發免疫效應,但不代表能對染疫者發揮保護作用。李敦厚說,科興採用的滅活疫苗與輝瑞等公司開發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方法不同,滅活疫苗理論上可以保留刺突蛋白,從而可能呈現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中沒有的其它保護功能,然而通過這一方式製造的疫苗可能帶有瑕疵。

由於中共掩蓋疫情造成病毒蔓延全球,早已有多名美國政界人士和專家呼籲全世界行動起來,追究中共的責任。

像前美國白宮國安顧問波頓,就譴責中共對瘟疫爆發的處理方式。他在推特上說:「中共噤聲武漢肺炎病毒吹哨者,驅逐記者,銷毀標本,拒絕美國疾控中心的幫助,掩蓋死亡和感染數字。實際上有大規模的掩蓋。中共要為這些負責。全世界必須行動起來,追究他們的責任。」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副主席李彼(Lewis Libby)更在《國家評論》撰文說,在任何一個公正法治的環境下,任何人草率從事有害活動,對他人造成傷害,都應該被追究責任。不管犯錯者是有意還是無意,只要他們明知故犯地堅持錯誤行為。掩蓋錯誤、阻礙搶救行動,導致傷害加重,只會增加他們的罪責。

他說,依國際外交法則、法律和訴訟應該試圖確保中共當局受到相應懲罰。

目前包括美國在內已有多國官方或民間團體向中國求償、總額超過新臺幣1600兆元。對中國提出賠償請求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義大利、德國、埃及、印度、奈及利亞等,其中美國密蘇里州(Missouri)檢察總長施米特(Eric Schmitt)就提出訴訟,推定賠償金額為數十億美元(約新台幣1600至2700億)。英國「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則認為中國應該要賠償他們6.5兆美元(約新台幣196兆元)。而奈及利亞律師團體代表阿辛傑(Epiphany Azinge)也向法院提起集體訴訟,對中國求償2000億美元(約新台幣6兆元)。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國際法教授卡拉克(James Kraska)對《美國之音》指出,各國現在向中國問責、求償,不是因為武漢肺炎疫情是從中國爆發,主要是因為中國政府違反自身在2005年世界衛生大會(WHA)參與制定的《國際衛生條例》。

根據《國際衛生條例》,參與締約的國家有責任對「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迅速作出反應、嚴密監控疫情,並向其他國家共享包括病例、死亡人數、實驗室研究結果、病症臨床反應、疫病可能來源和風險,以及疾病傳播條件和可能防疫措施等各項必須公開共享的重要資訊。

他指出,多項中國政府隱匿疫情、造成疫情嚴重擴散的證據,包括中國在疫情爆發後,沒有阻止武漢的中國人前往世界各地;中國首席傳染病學家鍾南山1月20日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證實武漢肺炎會「人傳人」之後,當美國政府在2月2日宣布跟中國斷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還指責美國「太不厚道」;中國拒絕國際衛生專家在第一時間內前往疫情爆發地進行調查。他並強調,各國現在要究責的對象是中共,不是中國人民。

綜合各方專家說法,即使證明病毒源頭是中國,或中共掩蓋疫情導致蔓延全球,但有「外國主權豁免」等條款保障下,法院很難受理對中國政府提訟。然則,若用民間訴訟律師團,便比各國政府難纏,可在美國、歐洲和香港等法院提控,要求傳訊中共駐外官員、國企負責人等,製造輿論、動用假扣押資產等手段,讓北京不堪其擾。

而歐美主要國家如聯手合作,從外交、宣傳、經貿多方施壓北京,則將形成大風暴。勢將引發習政權內鬥不已,甚至崩解!

復次,國際索賠訴訟過程和周邊效應,參與國家會很多,易使中共陷入國際孤立,變成「紅色孤狼」。且各國政府的手段很多,例如要求分年攤還賠償,否則扣押和拍賣中資海外投資和資產,中共高官家屬在海外秘密存款和財產可能成人質,又如進行貿易戰,提高中國貨關稅,採制裁、禁運高科技產品等,多管齊下,將是中共的夢魘。

如今中共正在下險棋,而歐美也在聯手下制中棋,加上受害的世人怒火,勢使習政權遭內外夾擊,搖搖欲墜。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