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林濁水觀點》李登輝的歷史定位之二 :親中,國民黨的魔咒

2000年之前李的本土化政策明明壓抑了民進黨,而2000年之敗又明明是因為宋楚瑜領導深藍造反所致,不料,國民黨卻理解到完全和事實悖離的方向。國民黨的認識如此離譜,又再無李登輝這樣有超強能力的領袖,而基礎群眾又親中到那樣的不像話,要改頭換面真是談何容易。

林濁水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8月以來,政府連續有三項政策:開放美豬進口、「目前不尋求和美國建交」,以及中天台撤照都沒有完成成功說服民眾的工作,結果是,三項政策民眾不支持的都居於多數。和這樣的民調相對應的就是比起8月,蔡總統、蘇揆和民進黨聲望都分別有9.2%、6.6%、7.7%的滑落,幅度都蠻大的。

只是從民調上看起來,這三樣爭議性政策,國民黨在民意的支持上面都站在上風,蔡、蘇做為總統或閣揆的滿意度卻仍然都有56%,可以算還在蜜月行情中,而黨的認同上,民進黨獲得的支持仍舊是國民黨的1倍。不只是這樣,在民進黨、蔡蘇支持度都下跌的狀況下,國民黨卻撿不到什麼便宜,民眾對國民黨的認同還莫名其妙地跟下跌,只是幅度比較小而己,很慘。

兩件蠢事令國民黨升不了,民進黨跌不下

武漢肺炎爆發後,中國在一開始和WHO聯手隱匿疫情,令全世界都受災慘重,於是討厭中國成為普世現象,台灣自然並不例外,但是另一方面台灣政府卻創造了全球最佳的防疫記錄,使台灣人驕傲感油然而升。這時,國民黨洋溢的是對台灣的防疫成就難掩酸溜溜的氣息,甚至還有的揚欺負台灣的WHO,貶台灣的態度。

中美貿易大戰後,中美對台灣經濟政策大相逕庭,對於美商大舉投資台灣,美國政府並大力支持,國民黨刻意視而不見;相對的,中國對一再推出被民眾認為將引發台灣企業出走潮的「惠台政策」卻加以肯定。

國民黨這些反應都其蠢無比,都令社會蔑視。

武漢肺炎爆發後,討厭中國成為普世現象,台灣自然並不例外,但是另一方面台灣政府卻創造了全球最佳的防疫記錄,使台灣人驕傲感油然而升。這時,國民黨洋溢的是對台灣的防疫成就難掩酸溜溜的氣息,甚至還有的揚欺負台灣的WHO,貶台灣的態度。(本報資料照)

國民黨親中有其社會基礎

然而,國民黨這些反應雖然蠢,但麻煩的是,國民黨這樣做卻有他強硬的群眾基礎。

依據《風傳媒》的民調,在這一番中美全面對立局勢中,台灣人61.1%對美國有好感,對中國反感的高達67%;但是國民黨民眾很奇怪,他們的態度是對美國反感的和對中國有好感的都超過5成。

另外,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發現,如果中國武嚇使台海爆發戰爭,總體民眾認為責任在中共的高達56%,比民進黨的22.4%高了一倍還多;但是國民黨民眾卻認為責任在中共的只有18%,責任在民進黨政府的有64%。國民黨以親中立場這樣強烈的群眾當做自己最主要的權力基石,絕大多數台灣民眾看在眼裡不怕怕實在困難。

兩蔣借去台灣化壟斷政權,國民黨據為遺虛產自斷前途

兩蔣統治時期,型塑台灣民眾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而不是台灣人的意識形態,然後採取漢賊不兩立立場,再堂而皇之地以大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身份統治台灣。直到兩蔣結束對台灣的統治以前,這個建構統治合法性的策略非常成功,依政大選研中心調查,到了1992年,蔣經國去世都已經5年了,民眾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居然只有17.6%。成績既然斐然,兩蔣去世直到今天,國民黨就一直把兩蔣建構的去台灣中國化的意識形態當成由自己理所當然獨家繼承的遺產。只是國民黨的不幸是兩蔣這遺產經不起民主化的衝擊,台灣人認同和中國人認同迅速消長,今年6月認同台灣人的已經高達67%,很明顯,國民黨昔之資產今成債務。

國民黨以親中立場這樣強烈的群眾當做自己最主要的權力基石,絕大多數台灣民眾看在眼裡不怕怕實在困難。(本報資料照)

國民黨邊緣化還沒有走到盡頭

瞻望未來,一方面,台灣民眾對台灣的認同早形成長期走高的大趨勢,另一方面,中美對峙也將持續非常久的時間,在這時間中,美國將持續改善對台關係,而中國對台政策的方向免不了是繼續打壓台灣,於是認同自已是中國人和親中的民眾只能持續萎縮。這表示國民黨固守親中立場在當下固然不利,就長期趨勢看更加危險。

為了突破困境,兩年來先是有江啟臣努力求揚棄九二共識,最後功虧一簣,以「回歸憲法增修條文的九二共識」當下台階;現在由林為洲轉移策略接手自救,頻頻出手,其中改黨名、嗆對岸若不承認中華民國兩岸斷絕往來固然都令北京火大,但是都只是在嗆聲的層次;至於立法院提要美國保護台灣安全及和美國復交兩提案就付諸行動而且都在立法院通過,這是令北京最忌諱的「勾結外國勢力」加上又「搞台獨」,真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林為洲既然搞得北京火大,自然也把「親中」,或至少「和中」當最重要政治本錢的老深藍又怕又恨更擔心。當江、林推動改革時,他們死硬地站在兩人的對立面,但是死硬民眾並不是沒有轉換認同的可能性。依過去的軌跡來看,今之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絕大多數是由昔之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覺悟換軌而來。

長期以來,國民黨大老,包括正宗藍或本土藍如許水德,都一口咬定民進黨是李登輝刻意緃容甚至培養而成長一直到奪得政權的,而本土化正是其最重要的策略之一。這種看法很愚蠢,並不符合事實。事實上,正是國民黨的本土化,使民進黨在1990年代的基本盤嚴重被壓縮的。1992年民進黨立委選舉得票率31.0%,1995年33.2%,1998年剩下29.7%,直到李登輝被逼退黨後,民進黨才反而一舉突破到36%以上得票率,並在此後一路上升到取得國會壓倒性的席位。至於2000年總統選舉或稍早1997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雖然勝選卻都不是基本盤的擴張,而是因為國民黨提名擺不平。

由此可見,2000年之前李的本土化政策明明壓抑了民進黨,而2000年之敗又明明是因為宋楚瑜領導深藍造反所致,不料,國民黨卻理解到完全和事實悖離的方向。國民黨的認識如此離譜,又再無李登輝這樣有超強能力的領袖,而基礎群眾又親中到那樣的不像話,要改頭換面真是談何容易。儘管有江啟臣、林為洲的努力,但是台灣的政局最後會不會長期民進黨一黨獨大的局面?從健康民主運作的角色看,這很令人擔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