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到底誰送出了國民黨的「降書」?

吳崑玉

本不想在閉關期間,對那位軟腳馬關於「國家不安全」的荒謬邏輯多說什麼。但近日又有媒體偽托南方朔大師之名發表同調言論,便令人有點生氣了。

南方朔大師近年甚少為文。但從黨外雜誌時代開始,他便清楚的以保衛台灣主權獨立與國家安全為第一優先,不認為政府應該為了兩岸統一或台海和平向對岸低頭。直至2011年底,仍為文大力抨擊馬政府的ECFA,「有太強的依賴性,太缺乏主體性。」讓台灣被排除在美歐重建的「戰略經濟」體系之外,並提醒「ECFA不是沒有代價的,台灣現在已到了付代價的時候!」

但近日有媒體以大師之名刊出一篇《中國國民黨的「降書」》,大力吹捧「九二共識」,鼓吹兩岸「同姓『中』,血濃於水」,嚴厲抨擊國民黨江啟臣主席及其改革委員會提出的新兩岸主張,是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翻版,是向蔡英文遞出「降書」,與大師過往立場有180度的差別。且以往南方朔頂多稱國父為「孫中山先生」,此文卻一貫尊稱為「總理孫中山」,完全不是大師風格,令人不得不懷疑此文為統派小編偽托之作。凡此種種,顯示對岸與統派對自身寫手無力影響言論市場的焦慮,與逆轉親美風向的急切,已達不擇手段的地步。

前總統馬英九近日針對台美關係升溫、美中對抗格局形成,大力鼓吹台灣「國家不安全」說法,引發爭議。(資料照)

從馬英九到統派,會陷入此種「絕地求生」的境遇,其實是自己的思維錯誤造成的,不需他人抨擊而自陷於絕境。就像一個賣菜歐巴桑與本區惡霸的押寨夫人吵架,押寨夫人叫來一堆凶神惡煞拎著棍子在門口耀武揚威,逼菜攤收攤。歐巴桑的老公只會堆著笑臉拜託押寨夫人息怒,回頭大罵家裡歐巴桑跟小孩子不懂事,「你們怎麼可以惹大人生氣呢?」這樣的男人以後在家中會被怎麼看待?「我(他)家的男人根本不是個男人」,大概會是鄰里鄉議的評語。我就想問問,到底是誰送出了國民黨的降書?收受降書的又是誰?

更具體一點,不論國家或個人,「安全」與「安全感」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安全」是有標準與界線的,「安全感」卻是沒有上限的。以保鑣為例,「人身安全」的定義是「人的身體不受到外來人、事、物的傷害。」所以保鑣頂多防到有人下毒,提醒吃藥,卻管不到老闆血糖高不高?保鑣也無法排除員工想騙老闆的錢,但是他有責任與能力防止老闆被人搶劫,其任務邊界相當清楚。

「安全感」卻是一種無法明確定義的感覺。理論上,「沒有人想破壞」,或「沒有人威脅到我」,或「沒有失敗風險」,就叫「有安全感」。但什麼叫「破壞」與「威脅」呢?小三算不算破壞?商業競爭對手算不算「威脅」?心肌梗塞或中風是不是一種「風險」?一個人能完全消滅競爭對手,殲滅所有吸引老公的女人,又保證自己永遠健康,青春永駐,長生不老嗎?如果沒有破壞、敵對、威脅、風險才叫「有安全感」,只要有所「恐懼」就叫作「不安全」,那這個人恐怕得包得比鐵桶還嚴密,過得比僧侶還嚴謹,只能靠人供養餵食,完全無法在商場中競逐,如此還有什麼人生?

換句話說,「國家安全」是可以定義與做到的,沒有戰爭便可算「安全」;但「人民安全感」是無法定義與達成的,因為那可以無限延伸。於是,販賣恐懼與「不安全感」,便成了賣藥老王和在野黨最簡單的行銷工具。

更深一點談,經過70年冷戰時代的發展,所謂的「戰爭」或「衝突」,已有遠比一戰或二戰時代更複雜的定義,但國人在有限的軍事概念下,常把這些概念搞混,以至於政客們更好販賣恐懼。

國際政治中所謂「衝突」,有很多種類,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宣傳等方面的衝突。即使衝突發展到了「武場」,在美軍的戰爭定義中,武力衝突還分為三級:「全面戰爭」(高強度衝突),一戰、二戰那種全國動員的戰爭;「有限戰爭」(中強度衝突),波灣戰爭那種美軍須動員到地面部隊進駐的正式戰爭;與「低度衝突」(Low Intensity Conflict, LIC),例如黑鷹計劃之索馬利亞維和任務、狙殺賓拉登⋯⋯等,主要是以一種短促的武力行動來達成政治目標,屬於一種「政治性武力使用」。軍事演習連「低度衝突」都算不上,只是一種心理戰等級的武力威嚇,實在沒有必要過度放大。

軍事演習連「低度衝突」都算不上,只是一種心理戰等級的武力威嚇,實在沒有必要過度放大。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路透)

以台海狀況,老共的確沒有使用低度衝突或有限戰爭的空間,因為只要奪取外島,台灣大可以馬上公投宣佈獨立,立即發展為全面戰爭。「首戰即決戰」也不算空言,但實際上,渡海登陸作戰是所有戰爭型態中最麻煩的一種,絕非坐郵輪來那麼簡單。所有戰爭必有傷亡,那是必然的成本,但當一個國家的人民決定面對戰爭,便已把這種成本計算過了,早已準備承擔。那個精明算計的「小店主的國家」英格蘭,在面對拿破崙和希特勒的時候,拋棄了張伯倫,選擇了邱吉爾,他們都沒算過成本嗎?

藍營論者總愛將戰爭定義為十惡不赦之罪行,但實際上,戰爭多半是理性計算過後痛苦的選擇,為滿足狂人野心的慾望之戰,才是十惡不赦,和平主義者其實沒有任何能在現實世界立足的道德高度。面對武統威脅,經營國家安全遠比販賣恐懼來得務實,「安全感」更是一個無法填滿的無底洞,面對對岸不惜武統的表態,想以妥協來換取撤除威脅,更是完全不切實際的投降主義。

著名影集《諾曼地大空降》有一集,描述101空降師在荷蘭面對優勢德軍的處境,結語是:「恐懼永遠存在每個人心中,但當你衝出去,便發現那根本不存在。」勇敢面對恐懼與威脅,才是化解不安全感的最佳良方,而不是讓自己在恐懼中發抖。

(淡江國際及戰略所碩士,曾任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發言人)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