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小葉日本台》《長假》重播、《古畑任三郎》復出&阿輝伯一路好走!

《長假》對台灣第一波的日劇風潮很關鍵,當然這也和1990年代的大環境脫不了關係,因為台灣不但變自由變民主,更重要的是日本節目的引進再也不是禁忌,而這些努力都和阿輝伯有關。另外,前陣子傳出《古畑任三郎》可能要重拍消息。《古畑任三郎》到底會不會重出江湖?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復出?

小葉日本台

最近八大戲劇台重播超經典的《長假》,好懷念,當年這可是小葉第一部買整套錄影帶的日劇,因為太好看,一試成主顧,從此進入花銀兩敗日劇的生活。阿輝伯,一路好走,個人長年來從偶像劇一路看到大河劇,其實和阿輝伯有關喔,就是因為那本《台灣紀行》才知道大作家司馬遼太郎,也才開始了解幕末維新這段歷史,坂本龍馬這位接地氣的志士;還有這位建立幕府的「德川家康」也是,當年同樣是因為看到有人把阿輝伯比喻成德川家康,才對日本戰國時代的那些大名產生興趣。另,前陣子傳出《古畑任三郎》重拍的消息,網傳點名的人選包括阿部寬、小田切讓和山田涼介,只是古畑任三郎=田村正和的印象太根深蒂固,似乎怎麼拍都是高風險。以上,本次文章就是小葉看日劇的雜談。

《長假》在台灣,催生1990年代第一波日劇風潮

八大戲劇台最近開始重播日劇《長假》,網路迴響滿熱烈,所謂的經典就是即便20多年前的作品,不褪色依舊好看,相較現階段的新日劇更顯耐看。這部戲演什麼?收視多厲害?以及在日本引爆的流行趨勢和社會現象,劇粉想必很熟,這裡就不重覆了,其實非僅日本,《長假》的出現對催生1990年代台灣第一波的日劇風潮,臨門一腳。

有人會說,像《東京愛情故事》、《101次求婚》、《愛情白皮書》……,早在《長假》前不就有這些名作了嗎?雖沒錯,但那只是製播的時間順序,在這個階段,出租店加減租得到,第四台加減會拿來播,不過這群人口都還只是小眾,直到1996年《長假》誕生。因為這個時間點,包括像玫瑰唱片、舊光華商場、甚至百貨公司都開始賣起整套日劇錄影帶了,雖然品項有限,但銷量頗佳,其中一枝獨秀,賣最好的就屬《長假》,坊間所謂的菜販見商機無限,於是愈出愈多,並開始回頭將《長假》之前的那些名作一一翻拷商品化,主要是有中文字幕啦,因為有市場,買得到,租也容易,然後大家紛紛補進度,這一批1990年代的日劇迷正式形成,直接的影響是日劇和偶像的相關訊息開始在報紙雜誌有著較固定的版面露出。

《長假》的誕生對催生1990年代台灣日劇風潮,臨門一腳。(圖:網路)

《長假》這麼紅,1990年代的日劇迷誰沒看過聽過?但這部戲卻是直到2001年2月才首度授權在緯來日本台播出喔,換言之,在此之前日劇迷看的,不管是稱《長假》還是《悠長假期》,大家都算在替地下經濟的繁榮貢獻心力吧,個人當年認識的一位菜販老闆就真的賣日劇賺到一棟房子。

隨著《長假》的發燒就是唱片行的架上多了好幾款相關音樂,有原聲帶、鋼琴曲、CAGNET專輯,其中買過最奧妙的是正版EMI出的「木村拓哉之戀愛世代渡長假」原聲帶精選全記錄,反正都會賣就是了,日劇帶動的古典樂風潮,《長假》的影響是比後來的《交響情人夢》來的更加全面。

前面提到《長假》對台灣第一波的日劇風潮很關鍵,當然這也和1990年代的大環境脫不了關係,因為台灣不但變自由變民主,更重要的是日本節目的引進再也不是禁忌,而這些努力都和接下來要談的這位阿輝伯有關。

阿輝伯、司馬遼太郎&德川家康

來聊一下阿輝伯對我日劇人生的一些影響。1995年台灣東販出版的《台灣紀行》很重要,就是有附錄作者與李登輝對談《場所の悲哀》這本書,個人對司馬遼太郎的認識從此開始,對幕末維新這段歷史產生興趣從他開始,代表性人物非「坂本龍馬」莫屬。

《台灣紀行》是司馬遼太郎「街道漫步」系列之一。現在的氛圍是台日友好,日本作家書寫台灣經驗的作品不少,不過25年前此書一出,閱讀時是既感動又頓悟,原來老母曾說的小時候躲空襲,躲的是美軍;原來就如書中蔡昭昭女士(立委陳瑩的的奶奶)對司馬講的「日本為什麼丟棄了台灣?」這句話,台日之間多的是之前說不出口的羈絆。這本書在媒體上聚焦的是《場所の悲哀》這個訪談,這本書的作者司馬遼太郎在近距離採訪李登輝後深為折服進而成為阿輝伯的粉絲,而我則是因為這本書牢牢記住「司馬遼太郎」這個名字。

從偶像日劇一路看到大河劇,司馬遼太郎的作品是我的參考指標之一。電影《梟之城》是我第一部看司馬遼太郎的影視作品,中井貴一主演,好久的片子了,只記得和忍者有關;第一部看「坂本龍馬」的日劇是《龍馬來了》,一樣是司馬遼太郎的原著,松本幸四郎主演,帥到爆;《宛如飛翔》描寫的幕未維新,主要是以西郷隆盛和大久保利通為主軸,這部劇是好不容易才到手的逸品,就看西田敏行與鹿賀丈史這兩位大叔的憂國憂民。《坂上風雲》三部曲應該是劇迷最熟的作品,以明治時代的日俄戰爭為背景,描寫四國松山出身的秋山真之、秋山好古兩兄弟的熱血和勇氣。本木雅弘、阿部寬主演,一個海軍,一個陸軍,英姿煥發。

關於幕末的題材,其實今年仍有兩部司馬遼太郎作品改編的日影:《燃燒吧~劍》和《峠 最後的武士》,前者是以新選組土方歲三、近藤勇、沖田總司為故事核心,後者是以幕末越後長岡藩首席家老河井繼之助為主角,兩部戲都是大卡司,也都是司馬遼太郎擅長的題材,至於所謂的司馬史觀,另外一個題目。

2020年司馬遼太郎的兩部電影依舊是擅長的幕末題材。(圖:網路)

再來這位成立幕府的「德川家康」,當年同樣也是因為看到不少評論都把阿輝伯比喻成德川家康,才進而對日本戰國時代的那些大名產生興趣。把李登輝比喻成德川家康,最簡單的形容就是《杜鵑不啼》的故事。一隻杜鵑不啼時,織田信長:「殺了它!」豐臣秀吉:「想辦法讓它啼!」德川家康:「就等它啼吧!」總之,德川家康的隱忍與等待,後人評為境界最高,指的是李登輝剛繼任總統和國民黨主席經歷的那段政爭一直到全面掌權的心境吧。

去認識德川家康,就等於認識織田信長和豐臣秀吉,就等於把日本戰國時代的那些大名掃了一遍,大河劇都會演到,看著看著就看出興趣,雖然以劇的題材而言,信長和秀吉都比家康來得有戲精彩,但一統天下的德川家康創建的幕藩體制其後統治日本則是長達264年。 阿輝伯,一路好走,這一段內容謹以哈日族的一枚向李前總統表達最深的感念和致敬。

《古畑任三郎》要重拍?但古畑任三郎=田村正和啊!

最後來聊一下前陣子傳出《古畑任三郎》可能要重拍消息。個人的看法是:古畑任三郎=田村正和,就好比杉下右京=水谷豐,根深地固,難以取代,更何況古畑最後的探案距今也才10多年,印象鮮明,不算太久,而田村大人雖已息影但還健在,至少對當年陪古畑任三郎一路走來的劇迷來說,換人演的接受度並不高。

重拍《古畑任三郎》免不了的是被比較,這不只是古畑之於田村,還有今泉慎太郎之於西村雅彥,如果角色性格不變,會變成模仿秀,那看過最像的非木村拓哉學田村正和扮古畑三郎莫屬,然後香取慎吾演今泉慎太郎。如果變成性格裝扮截然不同的古畑會如何?那就不是古畑了啊,幹嘛還拍?

《古畑任三郎》要重拍?但古畑任三郎=田村正和啊!(圖:網路)

網傳點名演古畑的人選有阿部寬、小田切讓和山田涼成。如果是阿部寬,我應該會捧場,只是演刑事,他都化身加賀恭一郎了,有必要多一個刑事身份嗎?小田切讓,演技不是問題,但未必會讓觀眾一新耳目。演古畑,其實最有資格講話大聲的就屬山田涼介,因為他早已演過了,時間是在2006年的《中學生古畑~古畑任三郎,生涯最初的事件》,只是就算轉大人,也還未滿30歲,太年輕了。

《古畑任三郎》到底會不會重出江湖?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復出?或許得等三谷幸喜公開說法才會更具體清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