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Lin bay 好油》從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回顧台灣農產運銷史

台北第一果菜市場的硬體正式投入改善了,但台北第一果菜市場的管理有投入改善嗎?

Lin bay 好油

爭議了將近20年的台北第一市場改建案終於正式動工,預計在8年後完成改建。過去關於第一市場改建的討論,有許多方向,最後選擇了難度高、經費也高的原地改建案。原地改建的模式將陷入腹地過小的窘境,難以面對未來消費的需求。農產運銷的發展是為了促進農產品交易並提升農產品運輸的效率、降低農產品損耗等,但第一果菜市場的改建,並不以農產運銷的角度來思考,而是政治與環評折衷下的結果,是好是壞,只能由時間證明。但這個改建案仍為台灣停滯20多年的農產運銷的發展,走出了第一步。那麼,過去台灣的農產運銷到底是如何發展成今天的現狀呢?

為了政治穩定而發展的近代農產運銷

戰後台灣的農業改革以生產端的改革為主,最知名的政策就是「375減租」與「耕者有其田」,在當時生產規模小,運輸不便,農產品交易以都市外圍的小型批發市場為主,而批發市場是由民間形成,自行管理。

能管理龍蛇雜處的批發市場的人,背景與手腕自然不簡單。批發市場多是由鄉紳或擁有龐大勢力的地方權力份子(地方黑道勢力)所掌控,加上資訊不公開、不對稱,就容易形成菜霸、肉霸的結構,造成民怨。

而這個改變的契機卻是從台灣退出聯合國開始。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正式退出聯合國,蔣經國在1972年6月1日擔任行政院長。退出聯合國之後,國內人心惶惶,為了穩定台灣的政治情勢,蔣經國在上任後三個月推出《加速農村建設重要措施》,這個政策共計有九大措施(造成農民痛苦的肥料換穀制度也是在這個政策廢除),其中第四項就是「改革農產運銷制度」(著重於蔬果及毛豬運銷改進工作,解決菜霸、肉霸等現象)。

蔣經國希望透過農村基礎建設的設置來改善農民的收入,進而提高農民對於政府的支持,因此在過去農產品由地方勢力掌控的批發市場就成了改革的首要目標。

爭議了將近20年的台北第一市場改建案終於正式動工,預計在8年後完成改建。(圖:本報資料照)

農產運銷現代化的改革-公有批發市場的設立

走過了戰後的糧食生產的年代,70年代起本土農業已經開始種植蔬菜、水果等高經濟作物,但在當時的運銷制度下,剝削與哄抬物價的情況隨處可見,造成農民及消費者的痛苦。為了解決這種民生痛苦,行政院在1972年2月14日提出《籌設全臺性農產運銷公司方案》,打算整頓台灣各主要消費地的批發市場,並將地方批發市場的主導權由過去地方鄉紳及地方勢力的手中,轉移到地方農會及地方鄉鎮市,因此在1972年起開始興建二崙、潮州鎮果菜批發市場、擴建鳳山果菜市場、宜蘭市、花蓮市果菜市場。

但這個政策一執行沒多久就發現失敗,失敗原因有下列幾個因素:

1. 流於口號政策,中央高喊但地方卻不知道怎麼執行,再加上缺乏經費,導致依法成立的公有市場設備簡陋,而空間狹小行口數少也缺乏競爭力並容易造成壟斷。

2. 農產品包裝規格不一,進場運銷耗損過大,降低進場意願。

3. 市場價格資訊不透明,農產品價格是隨行寄市,農民只知道之前的價格,而農民實際拿到的是扣除販售後所有價格的金額,高買低報的狀況時有所聞,造成農民對於制度的不信任。

第一果菜市場的設立與「共同運銷」制度

檢討完失敗的原因之後,當時的行政院打算全面性解決這些問題,就需要一個標準示範的場地,於是在1974年10月成立了「臺灣區果菜運銷股份有限公司」,打算建置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以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作為全台各地批發市場的範本,進而改善農產運銷制度。就這樣,台北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成為台灣果菜市場的模範。

而除了硬體以外,在交易制度上也必須解決之前欺壓農民的狀況,因此建立了供銷人、承銷人的交易系統,批發市場管理者做為中間的價格搓合者,並收取部分的管理費,而這個制度就稱為「共同運銷」,這個交易制度的建立逐漸打破了過去隨行寄市的模式。5年後,1979年各農業合作社場合組「台灣省農業合作社聯合社」(俗稱農聯社),成為台灣最大的供銷團體,在其他批發市場以「供銷一體」的方式運作與「共同運銷」競爭。期間因不斷的需求而立法,包含《農產品市場交易法》等法令都是這些改革中的產物。

從1972年推出的《加速農村建設重要措施》,到1995年遷建台中果菜市場、西螺果菜市場,經歷了23年的時間,台灣近代的農產運銷的改革與新制度的設立完成。運銷端的問題改善了,之後農林廳就把重點放在產地的集貨場現代化,積極推動產銷班及合作社制度。

農產運銷系統。(作者製圖)

管理者兼買家,畸形當正常

農產運銷制度不可能憑空而來,而是有其發展的脈絡,批發市場公有化的原因是為了40多年前與當時對農民剝削的結構對抗,但如今公有化卻又不如企業化,公有化的政治任命導致公司經營者與管理者隨著政局數年一任,使公司管理缺乏長遠的規劃及專業的考量,甚至連媒體報導魚肉鄉民的惡霸都可以變成公司常董,在這種上樑不正下樑歪的情況下,北農更超越了市場管理者的角色,成為台灣唯一會直接介入交易的市場管理者。北農營業部在拍賣之前優先取菜這件事一直令人詬病,這種管理者兼買家的模式,舉世罕見,但管理者卻把畸形當正常,不肯改善。

台北第一果菜市場的硬體正式投入改善了,但台北第一果菜市場的管理有投入改善嗎?未來的市場的運作有辦法像其他先進市場一樣進行板式運輸,而不是箱式運輸呢?

這些問題都沒解決,就妄想著未來要像築地市場成為國際觀光景點,搞不好未來是悲劇一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