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兩岸與國際》習近平複製「延安整風」透露其對權位不保的焦慮

對習近平而言,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或「資本主義化」,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化」。它的改革與政策實踐方向是「由上而下」與民主國家「由上而下」與「由下而上」相互批判、折衝、妥協,最後找到雙贏的均衡點的方法學,完全不在同一條道上。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7月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召開「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工作動員會」,要效法「延安整風」,貫徹「習近平關於加強政法隊伍建設的重要指示精神」、開展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全面「從嚴管黨、治警」。

在充滿教條訓令的中國官場,這是普遍現象,原不足為奇,但關鍵是,「效法延安整風」的字眼卻是令人震驚的。在毛鄧時期,每逢黨內思想混亂、亟需統一思想或塑造領導人權威,或者進行政治動員、整頓幹部隊伍,都可能發動整風運動。而此次整頓的突出任務是,引導政法隊伍堅定做到「兩個維護」:

(1)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

(2)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這場運動也將「清除害群之馬」定位為四大任務之首:也就是要清查對中共不忠誠、不老實的「兩面人」,且整頓由點及面,是囊括著公安、檢察、法院、司法行政機關、監獄和安全機關等政法整個系統的整風行動,而不止是公安系統。這是一次針對政法全系統的整頓,是對「刀把子」自身動刀的舉措,所以才會有「刮骨療毒式的自我革命」的說法。

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召開「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工作動員會」,要效法「延安整風」,貫徹「習近平關於加強政法隊伍建設的重要指示精神」、開展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全面「從嚴管黨、治警」。(圖:網路)

今(2020)年4月19日,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在黨委會議被批判:「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5月8日被免去公安部副部長職務。孫畢業於澳大利亞拿到公衛和城市管理的碩士學位,這種具有西方院校背景者,在中國安全官員中較為罕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孫曾前往武漢督導疫情防治工作。落馬前,他還兼任公安部下屬的港澳台事務辦公室主任。官方公布他遭調查後,有傳言指可能涉及泄露疫情相關數據給美國;被懷疑是洩密者,同時政治上也站錯隊。

不過,另一條線索卻顯示:這應該也是習近平擔心政權不保,而欲剷除舊勢力的跡象。

孫力軍曾擔任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祕書。今年兩會前中南海搏殺激烈,很多過去被江澤民、曾慶紅安插在政法系統的「大老虎」紛紛出事。孫力軍落馬後,5月3日孟建柱與前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兩人傳出被抓、被軟禁的消息。6月15日曾為孟建柱的大管家、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鄧恢林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而落馬。中南海突然拿下手握重權的孫力軍,傅政華也火速下臺,暗示孟建柱危險在即。孫力軍落馬後,鄧恢林也跟進,標誌著習當局將採取與抓捕周永康一樣的做法,即先從抓捕與孟建柱關係密切的手下,掌握證據後再抓孟建柱。新一輪政法系統的清洗,意味著江派在政法系統的殘餘大老虎孟建柱、郭聲琨、周強等人已步入險境。

今年4月19日,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在黨委會議被批判:「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圖:網路)

回頭看,2018年中共決定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維護穩定」、以及「防範及處理邪教問題」的職責劃歸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公安部。順藤摸瓜,倒過來循線索,顯示當前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這夥人,已看到社會治安惡化、社會不穩定以及可能藉宗教理由起來正面挑戰習政權的洶湧暗潮,而習近平統一與集中的領導權威正因內憂外患劇升而遭到挑戰,其「系統論」的治國方法論,也經不起考驗。

習近平口中常提的「頂層設計」概念,是來自王滬寧的構想。這是一個工程學術語,被引用到社會科學便是「系統論」,強調由上至下,從全局的角度看現象,對某項任務或項目的各方面、各層次、各要素統籌規劃,以集中有效資源,高效快捷地推動政策。頂層設計是自高端向低端展開,核心理念與目標都源自頂層:頂層決定底層;高端決定低端。這一套具有「科學」味道的概念特別受到獨裁者的青睞。所謂中共第五個政治代化,習團隊強調的是「治理」,而非民主;也就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而非西方式民主、三權分立制衡。但對習近平而言,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或「資本主義化」,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化」。它的改革與政策實踐方向是「由上而下」與民主國家「由上而下」與「由下而上」相互批判、折衝、妥協,最後找到雙贏的均衡點的方法學,完全不在同一條道上。

對習近平而言,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或「資本主義化」,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化」。(圖:新華社)

在中國,習近平集黨國大權於一身,既要符於黨決定,又要依法治國,命令一旦下達,下級單位唯命是從,軍令如山,不僅有政法的嚴密監督,連監督單位都被要求自身要「從嚴管黨、治警」。在這種體制下,只要習近平拍板定案者,沒有專家或輿論,更沒有反對勢力敢於糾錯,至於下情上達不僅管道或有限、或被壟斷、被懷疑,甚至異議者會遭監視或懲罰。這種體制常鼓勵消極與自保。今年1月27日電視台受訪中,武漢市長周先旺暗示,「最初疫情的不及時披露與未獲得上級授權有關。」便是最經典的案例,至於豬瘟、鼠疫、洪汛,乃至於隱匿肺炎疫情、強推港版國安法而遭到眾多先進國的撻伐,其邏輯如出一轍。

然如今習近平已顧不得那麼多了,自保應是首要的關切。當務之急在於身上那支「刀把子」如何不落入敵人的手中。然而內部湍急澎湃的汛災已讓長江沿線有滅頂之虞;境外因中國對疫情隱匿而死傷、受損者討伐聲甚囂塵上;港版國安法也已令多國有啟動聯合軍事行動的跡象。

此際,習近平欲藉複製「延安整風」求自保,但管用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