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級嘴砲》丸紅的陸上型養殖鮭魚版圖

陸上養殖與海上養殖的差異,除了生產密度、設置地點和環境負荷之外,陸上養殖最大的優勢是能在消費地的周邊生產,大幅節省運輸和冰儲的成本,但是,陸上養殖的進入門檻非常高,就是一個「錢」字。

一級嘴砲技術士

日本丸紅在今年四月買下丹麥的Danish Salmon A/S(以下簡稱DS公司),該公司主要業務是閉鎖式的陸上養殖鮭魚,丸紅的水展部長表示,養殖鮭魚一直是丸紅想要跨入的領域,這一次也終於讓他們等到了機會。

原本的產能是每年1000公噸的大西洋鮭魚,現在加上丸紅的資金和新式設備,預計在三年內將產能提升至2700公噸,長遠目標則是要提升至每年5500公噸。丸紅也打算將陸上養殖鮭魚的技術帶入亞洲和中東。

DS公司的強項是陸上型的閉鎖式循環養殖系統,若和一般使用海水或是地下水的半循環系統相比,DS的閉鎖式系統用的是人工海水,幾乎不需要換水,水溫容易控制,大幅節省加溫的電費支出。也因為不使用海水的關係,降低了高密度養殖下魚群容易生病的風險。另外,水質管理也相對容易,尤其近年的海上箱網養殖鮭魚被環保蟑螂盯上,老是在飼料和魚群排泄物等議題上找麻煩。

海上箱網是常見的鮭魚養殖方式。(圖:作者提供)

被環保蟑螂盯上的養殖鮭魚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和日本農林水產省的資料,2017年全世界的鮭魚養殖數量約為348萬公噸,十年之內成長了1.5倍,而全世界的食用鮭魚有八成是養殖鮭魚,養殖鮭魚的年產值約為225億美元,近年隨著中國市場的需求量漸增,市場規模也隨之成長。

陸上型的養殖鮭魚是近十年才逐漸成熟的技術,和海上飼養相比,陸上飼養的占比還很少,但水產業和創投資金都很看好陸上型養殖鮭魚的發展,預估在未來十年內,陸上養殖的鮭魚將會成長到每年50萬公噸的規模。近年歐洲海上養殖的水汙染排放問題被環保蟑螂盯上,不管是挪威、瑞典還是南美的智利,鮭魚的主要出口國都開始管制漁場和飼養量,在這些背景因素下,業者開始往陸上型的養殖系統去發展。

以永續發展來提升附加價值

聯合國在2015年訂下了SDGs,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又稱「永續發展型目標」,而陸上養殖又符合了這些目標的精神。說白一點,丸紅知道陸上養殖的投入成本會高於海上養殖,但在聯合國的永續發展型目標這個架構下,這些養殖鮭魚能被賦予各種高、大、上的光環,能以較高的售價在市場上競爭。此外,日後若是時機成熟,丸紅也能用SDGs、環保的行銷話術來打擊競爭對手,一舉拉高陸上養殖鮭魚的進入門檻,這才是丸紅心中的盤算。

另外,陸上型養殖也容易獲得融資,例如在今年1月份,伊藤忠商事就藉由新加坡創投資金成立的Pure Salmon Group,這家公司的在最近宣布要以年產量26萬公噸為目標,這可是佔全世界養殖鮭魚的7%,願景相當宏偉。

逐漸成熟的鮭魚陸上養殖系統。(圖片來源:SalmonBusiness)

陸上養殖與海上養殖的差異,除了生產密度、設置地點和環境負荷之外,陸上養殖最大的優勢是能在消費地的周邊生產,大幅節省運輸和冰儲的成本,但是,陸上養殖的進入門檻非常高,就是一個「錢」字。日本的業者精算過後發現,陸上型的鮭魚養殖系統至少要年產1萬公噸才能達到最小的經濟規模。

1萬公噸到底要多少錢?我們這些外行人很難估算得出,但可以拿另一案件來類比看看。三井物產在2017年曾有一個陸上型養殖鮭魚的併購案,目標設定在年產1500公噸,這個就花掉了三井物產840萬美金,將近新台幣2億5千萬的費用。1萬公噸規模的陸上養殖鮭魚,若不計入購地成本,新台幣十來億也是跑不掉。

此外,新式飼料的研發也是這一行的生死門,鮭魚的換肉率(每公斤飼料轉換成魚肉的比例)是出了名的差,目前飼料多以紅鰭東方魨(河豚)和牙鮃(比目魚)為主,研究人員也積極尋找成本更低的替代魚種。

日本的財團在全世界養殖鮭魚上佔有相當重要的角色,三菱商事握有挪威的Cermaq,年產21萬公噸居世界第三;三井物產則握有年產10萬公噸的智利公司。丸紅原本的強項是蝦類養殖,現在也挾帶著養殖技術、資金和通路的優勢進場,爭搶老大位置的意圖十分濃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