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限時批》三峽大壩成中共崩解前兆!

李全無

前蘇聯1991年垮台前的各種徵兆,今中共幾多應驗。其中以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造成史無前例的生態自然災難為最!就和目前三峽大壩引發的長江、黃河洪災不斷情景若合符節,慘不忍睹!而中共又多了疫情、經濟、香港國安法等的災難,已是大禍臨頭,而在公然和美及民主陣營為「敵」後,軍演軍備競賽花費極巨,反使洪災將成壓垮中共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三峽大壩屢傳潰堤,不是新聞,而下游6億人口恐遭殃,才是人命關天!目前中國大型水壩超過2萬5千座,占全球總數的一半,而不安全的水庫危壩比例,却占40%到50%左右,至少1萬座。

而據中國水利專家董哲仁論文《河流生態恢復的目標》中,便述及前蘇聯自20世紀30年代開始大規模興建水利工程。亦是肇致蘇聯解體主因之一。其前後相繼完成的有:費爾干納大灌渠(1939)、北克里木運河(1971)、卡霍夫主幹渠(1979)和列寧卡拉庫姆運河(1980)等近百項規模不等的水庫。直至前蘇聯解體,大規模水利工程計劃才被束之高閣。

中共比起當年的蘇聯水利工程建設,實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共建政後,除了黃河的三門峽水利工程,危害最大的就是長江三峽工程。三峽大壩1995年開工,2006年5月竣工,蓄水後引發的地質災害、污染、水系失衡等問題衍生不斷,已被稱為「世界最大爛尾工程」。

廣東省惠州市永漢鎮六月初遭暴雨襲擊,許多房屋、田地遭洪水淹沒。(路透)

而類似三峽工程的大壩、建水庫、蓄水發電的治水思路,早已有失敗的先例,像黃河中上游的三門峽水庫就是前車之鑑。1960年號稱中國第一座大型水利工程的三門峽水庫,2004年,為徹底解決渭河水患,三門峽水庫不得不停止蓄水發電。

另如1975年河南板橋的潰壩,就造成23萬人死亡。《探索》頻道還將此事故列為「全球人為技術災難」之首,這起世界上最慘烈的潰壩事件甚至超過了前蘇聯的車諾比核災。

又如2008年5月13日汶川大地震以及隨後系列的地震,無不與三峽工程有關;雲南的西南省份連年大旱,三峽工程也脫不了關係。目前耗資5000億人民幣的南水北調工程,仍還在進行。

自2020年汛期以來,長江流域多地便爆發洪災。而號稱蓄水量可達175米的三峽大壩,145米就洩洪,可見防洪功能不彰,研判三峽大壩將步三門峽水庫後塵,不是炸掉,就是要廢掉!所謂的廢掉,即是把所有的閘門都打開,讓水流自然的穿堂而過。

據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估算,汛期三峽大壩的壩前水位達到175米,重慶水位可達到217米。重慶市火車站的鐵軌標高為海拔196米,屆時,重慶市的所有鐵路線都要被淹沒,市區的一部分,也會被淹沒。簡言之,三峽大壩的壩前水位達到175米時,對下游或有防洪作用,但庫區的部分居民早被沖走了,重慶市也就被洪水淹沒了。好不悽慘!

自中共官方自6月開始發布暴雨預警,已有26省逾千萬人受災,長江三峽大壩先前不斷傳出潰堤風險,甚至在網路上流傳三峽大壩壩體變形的照片。水利專家王維洛更指出,比起變形的問題,三峽大壩「滲漏」的危機更為嚴重。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相當不樂觀,是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他並指出,三峽大壩從工程論證、設計、到最後的施工品質檢查,均為相同人馬進行,無疑是「球員兼裁判」。

然則,台灣水利專家李鴻源也一些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三峽大壩真正的問題有二,是「超限利用」和「水污染」。「超限利用」係指人住在不應該住的地方。「沒有一個水庫的集水區可以住一億人。」他表示,四百億噸的水蓄在三峽大壩,且不論有沒有可能引發地震,微氣候一定會改變。至於一億人口產生的水污染流向四百億噸的水,這麼龐大的規模是不可能被管理的。

氣候變遷己讓人類不能再迷信大系統,「我們要談的是中系統跟小系統。防洪、供水的觀念都要改變。」

截至本月3日,中國今年的洪澇災害造成貴州、四川、湖南、廣西、廣東、湖北等26省(區、市)1938萬人次受災,經濟損失達人民幣416.4億元。而入汛以來,全中國有75個縣(市)日降水量突破當月極值,32個縣(市)日降水量突破當季極值,部分縣(市)日降水量甚至打破當地歷史紀錄。

網路上曾熱烈討論三峽大壩是否存在潰堤問題,一名中國網友表示,重慶市公安機構發布通知,若有人在網路或公開場合發布汛情的「敏感消息」,立即逮捕法辦,絕不姑息。中國公益人士董廣平則說,這是為了「維穩」的需要,對管制維穩是否有利,亦是以此為標準,「此不是洪災大小的問題,亦不會考慮民眾的安穩死活,這個不是它關心的。」

一旦三峽大壩潰堤,據估計占中國GDP40%的地區都會被水淹過,若潰堤洪峰的最大流量達到100到237萬立方公尺,將會先從旁邊開始侵襲,以100公里時速前進的洪水會直接到達葛洲壩,摧毀葛洲壩後再進入宜昌市區,30分鐘內宜昌市區會被淹在20公尺的洪水底下,根本來不及逃。屆時10小時內經過武漢,一天之內到南京,接下來衝向上海,如果潰堤潰壩會一路往東南的方向走,中間則是中國最精華GDP最高的地方,將一夕摧毀。

有媒體報導指出,若中國當局隱瞞潰壩消息,大壩在無預警的情況崩潰,長江中下游地區恐葬送數億人的生命財產,將是中共政權淪亡前兆!

由於各界矚目的三峽大壩面臨潰壩的風險,網路上還流傳三峽大壩壩體變形的照片。並提到中國民間三大預言的作者之一的劉伯溫,在其《金陵塔碑文》就有「一線鐵難當」說法,被外界引申為三峽大壩的潰堤危機,若潰堤後會是怎樣的慘況,劉伯溫用了34字生動描述,其中的「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泥崗」,令人驚奇不已。

《金陵塔碑文》相傳民國七年(西元1918年)為國民革命軍入南京時發現,有段文字:「一氣殺人千千萬,大羊殘暴過豺狼。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人逢猛虎難迴避,有福之人住山莊。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父母死,難埋葬。爹娘死,兒孫扛。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對照中國現況,讓人不寒而慄。

據「希望之聲」報導,當中那句「一氣殺人千千萬,大羊殘暴過豺狼」這兩句被預言家解讀爲,中共病毒這種通過空氣散播的瘟疫,奪取千千萬萬人的生命,而「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便是指三峽大壩,在地震等災害面前,脆弱至極,無力與自然的力量抗衡。

若再對照蘇聯垮台前的九大徵兆,中共幾全應驗。包括1. 舉辦莫斯科奧運會,獲得金牌總數第一(中共亦辦過奧運);2. 發射和平號太空站(中共亦不惜工本和美俄作太空競爭);3. 流血事件每年近20萬起(城市鄉鎮皆有大小不同事件);4. 增加維穩經費和國防經費;5. 年輕人熱衷於公務員行業(中國學生亦然);6. 爆發重大的國內事故(蘇聯車諾比核災,中共亦有天然重災人禍);7. 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造成史無前例的生態自然災難(三峽大壩);8. 貪污腐敗盛行(黨政軍屢見不鮮,貪污總金額高達千兆美元);9. 高通貨膨脹(民生經濟一落千丈)。

此外,和美國翻臉進行經貿、科技、金融、軍事戰,節節敗退,加以武漢病毒成全球公敵,還有香港國安法,喪心病狂,復成國際民主社會公敵;比前蘇聯崩潰又多了更大莫測的變數,不垮亦難矣。

顯而易見的,不論是天災人禍或天怒人怨,中共既逆天意,違反人性、人權、人道而行,又引民怨及國際「衆怒」,更不得人心,其政權崩裂,恐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