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法律白話文》股東會奧步大賞

股東會的結果不僅攸關公司未來的走向,更是有心角逐經營權者,不可忽視的戰場,能夠大量掌握支持己見的股東,就有機會進軍領航者的寶座,甚至可以說是:得股東會者,得天下。

◎黃建智、楊貴智

近日華映、鴻海等知名上市櫃公司陸續召開股東會,有些公司釋出利多消息,有些公司股東會則衝突不斷,總而言之,到了這個季節,上市櫃公司召開股東會的新聞總能搶盡各種媒體版面。

近日華映股東會在楊梅廠舉行。部分股民不滿華映公司坑殺散戶、財報不透明,在楊梅廠外抗爭。(資料照)

股東會理論上就是由全體股東一起開會,針對公司的經營方針及重要決策做成決議,除其中包括公司法第 185 條規定的併購或營業讓與等重大決策事項外,董監事及獨立董事也必須由股東會選出。因此股東會的結果不僅攸關公司未來的走向,更是有心角逐經營權者,不可忽視的戰場,能夠大量掌握支持己見的股東,就有機會進軍領航者的寶座,甚至可以說是:得股東會者,得天下。

而依照公司法規定,這些議案多半需要公司持有已經發行股份總數(以下簡稱「持股」)過半數的股東出席,甚至在攸關變更章程案,更要2/3等高門檻人數出席才能開始決議的程序,這些重要議案對於公司經營權有著關鍵影響,有些更是市場派劍指公司派直取經營權而來。而當各路人馬對決股東會時,各自手上有那些法律兵器可用?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委託書大戰

對於上市櫃公司來說,股東不僅分佈全台各地(更可能是世界各地),人數也十分眾多,以台積電(2330)為例,依據台灣集中保管結算所統計資料,該公司於 2020 年 5 月 29 日股東人數為 498,724 人,相當於 20 場五月天的「人生無限公司」演唱會,由此可知,根本不可能召喚全體股東出席股東會。

此外,公司法第 174 條規定,股東會決議的通過門檻,原則上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因此對於上市櫃公司來說,這件事本質上不可能做到,因此就因此衍生出委託書徵求制度。

委託書徵求制度不僅是要解決股東會因為股東沒有出席,而無法達到門檻的情況,另一種功能,也有著公司內部對於特定議案決定,想要推動此議案的人馬,就會利用委託書來取得多數股權,以順利通過自己的議案,可以說是ㄧ種常見的企業內部競爭手段。而為了保障股民們的權益,我國法律針對委託書徵求程序設有嚴格規定,任何可能導致投票不公平或是不正當的情形都被禁止。

為了能確實穩固支持自己陣營的股東,有心人士就會將這場經營權爭奪戰野火蔓延委託書上,實務上便因此曾發生利用技術性事項延宕委託書徵求程序,利用鑽取法律並沒有明文規範的部分,達到排除異己的目的,舉凡:彰化銀行(2801)就曾遭質疑,為了阻止台新金有競爭機會,就延遲委託書贈品發放數量,想讓台新金來不及徵求委託書,雖然事後立刻在網路上澄清明白,但確實在股東會前夕製造不少話題。

彰化銀行。(資料照)

過去也曾有公司派利用股務收回自辦,掌握停止過戶後的股東名單以及委託書統計等資料,藉此利用「資訊優勢」與市場派打一場不對稱戰爭。著名的例子即是:三陽工業(2206),不僅因為股東會紀念品為公平的發,也將部分股務收回自辦,最終分別遭金管會祭上罰鍰與糾正,因為股務自辦多次引發爭議,逼得金管會修正相關辦法規定股務自辦須股東會決議且向金管會指定機構申請核准;此外,持有股份3%以上股東,可以基於股務自辦有損及股東權益之虞,向金管會申請改由指定機構代辦。

也曾發生過,黑松(1234)股東會改選董監事在即,監察人向黑松公司之股務機構請求股東名冊,但被公司以個資法拒絕,此消息一出現,雖隔日股務機關馬上送上資料,但此風波,引起不少目光,可以合理假設:倘若因公司派故意消極不協助股務事宜,且告知股務代理機構不得協助召開股東會事宜,將導致市場派股東在處理委託書製作上,不僅需要面對原本就較嚴的程序外,更因無法取得股東名冊等重要資訊,現實上難以辦理委託書徵求等事務。

過去也經常發生公司派故意嚴格審視市場派提交的委託書,讓頗多市場派委託書被判定不合格,且在股東會開會前一天才將通知對方,導致市場派在會議上獲得支持的聲量大幅減少,更無法透過事前預測掌握股東會結果。

(圖:黑松公司提供,資料照)

擅自變更股東會程序

即使在委託書大戰中告捷,戰線拉到股東會召當天,仍然還有許多變數。其中最有名的案例,就是在 2012 年利用程序干擾小股東行使權益的中石化(1314)了。當時的中石化公司派因希望能西進大陸,因此提出 340 億元的投資計畫要在江蘇成立石化專區,預計以海外籌資的方式在第一期投入 115 億元,而海外籌資會有稀釋股權的問題,且當時中石化的資本額約 200 億元,前五年盈餘約 172 億元,從事如此高額的投資計畫風險頗高,因此為市場派及公司派之間的戰火埋下了引信。

2012年的這場戰役,公司派以董事長沈慶京為首,宣稱有一成股權;市場派則由力麗集團與好樂迪前董事長盧燕賢領銜宣稱持有 23% 股權,直取經營權而來。面對市場派的進逼,公司派早已埋下各種障礙,例如當時中石化總公司登記在台北,卻故意選在遠在苗栗頭份的工廠召開董事會,明顯製造股東與會門檻。

而在股東會召開的前半小時,中石化公司突然宣布董事長沈慶京「身體不適」將請假缺席會議,而由沈慶京掌握的董事法人「財團法人沈春池文教基金會」代表突然變成白旭屏並成為當次會議主席;更荒謬的是,於股東會結束後,白旭屏火速辭任中石化董事職務,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位就任未滿一天就成為股東會主席的董事。

由於股東會主席在會議中必須接受股東提問,中石化公司讓接任董事未滿 1 小時的白旭屏擔任主席,不僅完全不尊重股東,更暴露當時公司治理制度存有嚴重缺失,導致大股東可隨意操弄上市櫃公司,引發輿論嚴重批評。此次事件導致證交所修改股東會議事規則,明定股東會主席如由常務董事或董事代理,以任職六個月以上,並瞭解公司財務業務狀況之常務董事或董事為限。

而在股東會當天,許多股民到了頭份廠區準備進入會場時才發現:現場萬頭攢動但是大家卻都進不去會場,原來是因為中石化以「據報有黑道將介入會議」為由,將廠區鐵門關到僅剩下一人側身勉強可以通過的寬度,並藉此逐一清查股東身分,導致股民須在艷陽下排隊等候且人潮塞車。而在大家還在排隊進場的時候,公司派的股東早已就坐完畢,且把本來列為第八案的董監事改選改為第一案表決,在仍有眾多股東無法進場的情況火速表決完畢,最終公司派在九董三監中拿下八董三監,可謂大獲全勝。

中石化公司前董事長沈慶京。(資料照)

不讓你參選

如果說利用會議程序上下其手是不公平競爭,那麼直接利用技術性干擾排除市場派提名人選參選機會則是根本不讓你參加比賽!

公司法第192條之1規定,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1%以上股份之股東,得以書面向公司提出董事候選人名單,但舊公司法同時規定提名股東應檢附「被提名人姓名、學歷、經歷、當選後願任董事之承諾書、無第30條規定情事之聲明書及其他相關證明文件」,過去便有案例發生公司派利用審查檢附文件之機會剔除敵對陣營之情況。

前文提到的中石化公司,便曾以市場派提名的獨立董事候選人應備文件不齊為由予以剔除;在 2017 年,大同公司也曾以「缺漏公司法第192-1條第4項與公開發行公司獨立董事設置及應遵循事項辦法相關規定文件,依法不得納入本屆董事候選人名單」為由,剔除了市場派提名人選,引發球員兼裁判疑慮。後來公司也做出修法,將「檢附文件」改為「敘明被提名人姓名、學歷及經歷」,減少公司掌權者上下其手的空間

利用訴訟以拖待變

針對大同公司剔除候選人的行為,市場派立即提起訴訟請求法院確認股東會決議無效,而台北地院及高等法院均判決該次董監事選舉違法無效,然直到 2020 年大同董監事即將再度改選之際,該案仍繫屬最高法院而未定讞,令股民大嘆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而在 2020 年大同公司即將再度召開股東會改選董事會之際,大同公司針對若干法人股東提起訴訟主張「疑似」遭中資滲透,請求法院禁止該些法人股東行使投票權,亦遭到輿論批評利用訴訟以拖待變。

大同公司。(資料照)

至此,我們可以發現,在公平的股東會上,公司派與市場派角逐其聲量,最終得勝者晉升公司的領航者,這是立法者所允許的,在制度面上,並非全然支持或是打壓一方,但這些基礎都是立基於程序公平的情況,所以以上案例,最終都會被設法管制的理由,都是考量避免有任何一方濫用自身優勢,導致他方連競爭的機會都喪失,另方面,將會連相關股東的權益都被侵害,導致保障投資人的精神淪為空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