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 疫病當前毒梟治國?

疫病當前,紓困與緊急救助本是政府責任,然而政府動作慢半拍,墨西哥數個販毒集團以肩負社會責任為由,發送物資給老百姓,並拍照或錄製影片,利用網路社群媒體大肆宣傳「義舉」,儼然慈善家的模樣。難道毒梟有意藉此漂白?還是別有用心?

陳小雀

之前曾談過拉美毒梟問題,提到販毒集團為了永續經營而組成了一個縝密的產業鏈,其共犯結構上至政府官員、下至平民百姓。在政府官員方面,毒梟不外乎採賄賂、分贓、滲透等方式,利誘政府官員,若有不願配合者,則以暗殺、綁架等暴力解決,即所謂的「銀彈或子彈法則」(ley de plata o plomo);有些毒梟甚至透過選舉,躋身政治人物之列,主導法案,掩飾犯罪事實。至於平民百姓,毒梟則提供工作機會,包括為販毒集團耕種大麻、古柯、罌粟花,以及運毒等工作,毒梟也在窮鄉僻壤投入公共建設,與其說「造福」鄉里,不如說是「收買」鄉里。

哥倫比亞毒梟艾斯可巴(Pablo Escobar,1949-1993)就是最佳例子,他不僅當選國會議員,投入公益活動,也出資蓋教堂、學校、住宅區等。艾斯可巴本身是足球迷,於是在各地興建了五十餘座足球場,美其名讓出身貧寒的青少年能在正式球場上一展身手,或許有朝一日成為足球明星。為了營造親民形象,艾斯可巴還親自出席足球場的啟用典禮。

毒梟在窮鄉僻壤投入公共建設,與其說「造福」鄉里,不如說是「收買」鄉里。哥倫比亞毒梟艾斯可巴就是最佳例子,他不僅當選國會議員,投入公益活動,也出資蓋教堂、學校、住宅區等。(圖:網路)

艾斯可巴遭擊斃後,他的販毒事業由墨西哥販毒集團所接收,短短數年間,墨西哥的販毒集團林立,成為全球最大的毒品中心。此次因Covid-19疫情之故,美國毒品市場萎縮,美墨邊境關閉,墨西哥販毒集團只能將「事業」重心放在國內。然而,墨西哥也淪為嚴重疫區,一度全國各級學校停課、旅遊活動暫停、休閒娛樂場所關閉,那麼,販毒集團是否也受到疫情衝擊而瓦解呢?很不幸,販毒集團趁國家陷入經濟危機、小老百姓生活無以為濟之際,以雄厚資金控制社會,更掀起前所未有的社會暴力。

紓困與緊急救助本是政府責任,然而政府動作慢半拍,今年四月間,數個販毒集團以肩負社會責任為由,發送物資給老百姓,並拍照或錄製影片,利用網路社群媒體大肆宣傳「義舉」,儼然慈善家的模樣。

「海灣集團」盤踞在塔茅利帕斯(Tamaulipas)州,集團成員一如往常蒙面、身穿戰鬥裝、手持AK-47,出現在首府維多利亞城(Ciudad Victoria)與馬塔莫羅斯(Heroica Matamoros)兩地的貧窮社區,但不是與其他集團拼殺,而是將一箱箱裝有白米、黑豆、食用油、罐頭食品等物資分送給居民。紙箱外印有「海灣集團援助維多利亞城」或「海灣集團援助馬塔莫羅斯」,並毫不避諱署名「46號先生牛仔」(El Señor 46 Vaquero),即海灣集團的首腦艾瓦利斯托.克魯斯(Evaristo Cruz),有「46號先生」、「牛仔」等綽號,是墨西哥政府懸賞兩百萬墨幣要緝捕的毒梟。

「海灣集團」成員蒙面、身穿戰鬥裝、手持AK-47,出現在維多利亞城與馬塔莫羅斯兩地的貧窮社區,將一箱箱物資分送給居民。紙箱外印有「海灣集團援助維多利亞城」或「海灣集團援助馬塔莫羅斯」,署名「46號先生牛仔」即海灣集團的首腦艾瓦利斯托.克魯斯。(https://www.elnorte.com/)

「哈利斯科新世代集團」(Cartel Jalisco Nueva Generación)同樣以善盡社會責任為由,在集團大本營哈利斯科州首府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發放物資,紙箱上印著:「你的朋友哈利斯科新世代集團Covid-19防疫物資」,以「緬丘與人民同在」(El Mencho con el pueblo)為標語,藉此獲得社會認同。

「緬丘」係該集團首腦的綽號,本名內梅西歐.魯本.歐塞格拉(Nemesio Ruben Oseguera,1966),由於熱愛鬥雞,而另又「鬥雞之王」(Señor de los Gallos)。為了緝捕他,美國提供一千萬美元的懸賞金。

「西那羅亞集團」的前首腦矮子古茲曼雖然目前人仍在美國的監獄裡,但他的女兒阿萊漢德莉娜(Alejandrina Guzman,1981-)率領一群娘子軍,除了在西那羅亞之外,也深入瓜達拉哈拉,發放口罩、消毒酒精、白米、糖、食用油、衛生紙等物資。阿萊漢德莉娜的娘子軍均戴上印有古茲曼畫像的口罩,紙箱包裝上也印有古茲曼畫像,而這個畫像正是阿萊漢德莉娜所經營的時裝品牌「El Chapo 701」商標。數字701是古茲曼登上2009年《富比士》全球富翁排榜的名次,即第701名。

阿萊漢德莉娜的娘子軍均戴上印有古茲曼畫像的口罩,紙箱包裝上也印有古茲曼畫像,而這個畫像正是阿萊漢德莉娜所經營的時裝品牌「El Chapo 701」商標。(EPA)

販毒集團真有意漂白嗎?其實,販毒集團另有盤算,藉發放物資拓展勢力版圖,增加作案機會,並趁機放款給極需資金周轉的小企業。剛開始,販毒集團提供低利率貸款給小企業,漸漸提高利率,看準這些小企業無力償還而強奪其不動產,如有反抗者則遭非人道的虐殺。此外,美國市場萎縮,集團之間為了利益而不惜廝殺。根據今年一月至五月的統計,遭販毒集團殺害人數高達14,811人,同時間死於Covid-19的病例為21,825人。對此,墨西哥人稱販毒集團是另類新型冠狀肺炎。

雖然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奧布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1953-)呼籲人民別陷入毒梟圈套,但國家政策緩不濟急,墨西哥幾乎由毒梟治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