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連地名也為之改變的昭和殉情「坂田山心中」(後篇)

對媒體而言,無論是國內外愈加動盪的形勢,或者本國的正規軍人發動政變暗殺首相的新聞,都受到嚴格、高壓的管制與審核,稍有不慎,頭綁布條的「憂國志士」隔天可能就會破門而入,或者遭遇其他大小麻煩;相形之下,炒作一場殉情社會新聞,所要冒的風險顯然就小得多了,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神楽坂雯麗

續前文

1932年5月13日,五郎與八重子殉情身亡後的第四天。

松竹電影公司浦田製片廠的企劃野口鶴吉,在當天的《東京日日新聞》早報上讀到了「純潔芬芳 結於天國之戀」這則報導。野口當下就覺得這故事非常有潛力,「光是就這樣拍攝成電影,就會是一部感人的劇情片大作;報導標題『結於天國之戀』六個字,對一部純愛電影來說實在太過精湛了。」於是,野口自作主張挑好了導演、男女主角,向製片廠的廠長提案開拍。

松竹電影《結於天國之戀》報紙廣告,右上角寫著「受大磯事件之啟發」。(網路)

隔天,《東京日日新聞》的晚報上就報導了由這則殉情新聞真人真事改編的愛情電影,即將由松竹開拍有聲電影的消息,報導還不忘提及「電影名稱直接沿用本報13日早報標題⋯⋯」,頗有沾光之意。前往大磯現場考察的松竹劇組立刻以超高效率開拍,不到一個月,《結於天國之戀》就殺青了。以當時最新銳的有聲版本(僅有音樂及音效)攝製的《結於天國之戀》,於當年6月10日於東京淺草的帝國館戲院首映,票房反應熱烈,竟連續上映長達三星期。

除此之外,日本流行樂界也沒缺席。短短幾個月內,各家大小唱片公司都競相推出以「坂田山心中」為主題的淒美情歌(當然賣得最好的還是《結於天國之戀》電影主題曲)。在整個社會充滿了各種「純愛與死亡」影音刺激的情況下,覺得自己的戀情無法開花結果的鬱悶情侶們,不約而同地效法五郎與八重子,把坂田山也視為他們短暫人生的理想歸宿。

《結於天國之戀》上映後,事件相關歌曲傳唱一時,尤以電影主題曲為最。(網路)

當年,神奈川縣警察刑事課統計了一份名為「殉情調查」(情死調)的資料顯示:光是1932年一整年,縣內就發生了59起自殺案,分門別類為戀愛相關40件、生活困苦6件、久病厭世6件、家庭不和4件及原因不明3件。神奈川縣刑警在「殉情調查」的結論中表示:

「⋯⋯換句話說,雖然當事人互有戀愛關係,但因對無法成婚結合感到悲觀而殉情的案例,達到全部自殺案例的68%。」

「⋯⋯不斷出現陶醉於浪漫的歌詞,彷彿追隨故事主角一般殉情自殺的情侶。」

神奈川縣警方統計在案的數字,顯然只是自殺成功的案例。三年後,曾經在大磯殉情現場協助五郎與八重子驗屍工作的醫師廣田芳男,在一次訪問中無奈表示「從(坂田山心中)事件發生至今,我已經在坂田山這個『戀愛聖地』搶救了將近六百個有意在此服毒自殺的人」。

甚至還有情侶一邊在電影院觀賞《結於天國之戀》,一邊在座位上仿效電影主角喝顯影液自殺,這也導致某些縣市以地方條例或違反善良風俗為由,直接禁映《結於天國之戀》以絕後患。

《結於天國之戀》電影劇照。(網路)

原本只是一個寧靜高級別墅區的大磯,在這陣社會熱潮中也名聲大噪,轉眼間就變成了「戀愛聖地」與「殉情的大磯」,當地人開始賣起(新出現的)名產「夫妻饅頭」與紀念明信片給純為滿足好奇,想要一窺知名殉情地點的觀光客;當然,買了伴手禮的觀光客與充滿浪漫純情想像的情侶們,也紛紛湧向坂田山「朝聖」,令地主、當地居民及主管機關頭疼不已。

光是媒體報導與娛樂業界的炒作,似乎還不能解釋這場「殉情祭典」的完整原因。有論者認為,這也跟當時籠罩日本的低迷時代氣氛有關。1932年正值世界經濟大恐慌餘波盪漾,日本也無法倖免。加上國內外也發生了各種令人感到前途茫茫的重大事件——一月的上海事變、政經要人遭右翼團體「血盟團」暗殺、「滿洲國」在國際爭議中建國,以及幾乎與「坂田山心中」同時發生的未遂政變「五一五事件」。

對媒體而言,無論是國內外愈加動盪的形勢,或者本國的正規軍人發動政變暗殺首相的新聞,都受到嚴格、高壓的管制與審核,稍有不慎,頭綁布條的「憂國志士」隔天可能就會破門而入,或者遭遇其他大小麻煩;相形之下,炒作一場殉情社會新聞,所要冒的風險顯然就小得多了,那麼何樂而不為呢?更何況,顯然全日本的報紙讀者與電影觀眾也非常吃這一套。

《結於天國之戀》電影劇照。(網路)

在漫長的不景氣籠罩、戰爭陰影浮現,就連日本首相的性命都朝不保夕的情況下,一般人會覺得烏雲密佈、前途悲觀也是可以理解的;在這種情況下,一對年輕男女「潔白無瑕」,以身相殉的淒美愛情,簡直就成了終極的心靈救贖——「《結於天國之戀》彷彿一束投向軍國主義與破滅戰爭濁流的潔白鮮花」(《はやり唄の女たち》評論語)。

到了最後,五郎與八重子的戀情,是否真如市井傳說與電影劇情一般潔白無瑕?客觀事實如何,早已無足輕重。人們所追求的,只是那個「貫徹純情與戀愛,欣然選擇死亡」的浪漫故事。即使經過二十五年,還有一場毀滅性的大戰洗禮,同樣的「王子與公主」殉情構圖模式,又再度在1957年的「天城山心中」事件重演,也同樣在剛走出混亂戰後的日本社會上複製了相同的媒體、娛樂(與殉情自殺)熱潮。

八十八年轉眼即過,只有五郎與八重子的合葬夫妻墓,今日依然聳立在東京多磨的墓園中。

五郎與八重子夫妻墓,位於東京多磨靈園。(網路)

(全文完)

● 《自由電子報》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