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全面真軍》堅決拒絕提名有案在身的人當監察院副院長

在修憲尚未落實的此刻,相信國人都願意接受蔡總統認為應行使監察委員提名權,落實我國憲政制度的態度。然而,在看到了中央社報導蔡總統將提名前台東縣長黃健庭作為監察院副院長後,開始讓人質疑,難道監察院沒有轉型,而是被有心人士作為政治利益交換的角色?!

全面真軍

昨日中央社及各媒體報導總統府將於今天提名前台東縣長黃健庭擔任監察院副院長。依據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重上更(一)字第40號刑事判決,黃健庭依據商業會計法判刑,目前黃健庭正在上訴中。總統府是依據怎樣的道德標準、用怎樣的法理基礎,認為進行中刑案的被告夠格擔任監察院副院長?真軍無法接受這種提名,若一意孤行,街頭相見。

稍早中央社及各媒體報導總統府將於明天提名前台東縣長黃健庭(中)擔任監察院副院長。前總統馬英九(左)、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右)。(資料照)

蔡英文遺忘的監院主張

蔡英文總統曾在2015年競選總統時提出「廢除監察院,落實單一國會」的政見。五年過去了,這個政見仍未見落實,大家都知道修憲門檻不易達成,但我們仍期望裁撤監察院成為本屆連任任期修憲工程中的目標之一。在520的就職演說中,蔡英文更是宣示要在監察院設立人權委員,落實人權立國的理念,並作為監察院轉型的起點。

在修憲尚未落實的此刻,我們願意接受蔡總統認為應行使監察委員提名權,落實我國憲政制度的態度。然而,在看到了中央社報導蔡總統將提名前台東縣長黃健庭作為監察院副院長後,筆者才恍然大悟:監察院沒有轉型,而是被有心人士作為政治利益交換的角色。這已經不是酬庸,2020選舉支持韓國瑜的黃健庭有何傭可,這是愚蠢至極的人自認可以離間拉攏的惡劣行為。

2020的選舉難道是因為國民黨裂解而贏得嗎?顯然不可能,2020是因為大眾希望民主自由價值繼續存在這個國家,而願意支持蔡英文,如果蔡英文無法堅持價值,就會失去群眾。

黃健庭沒有當監察院副院長的資格

在黃健庭的政治生涯中到底做過哪一件事情符合監察院組織法第3-1條的要件?黃健庭與人權保障更是毫無關係,甚至在擔任台東縣長任內以不顧正當法律程序的方式強推美麗灣,破壞杉原海岸、破壞原住民文化。此事於法院一再敗訴,認定違法,台東縣政府更因此於2017年遭監察院糾正。一個毫無進步價值、毫不在乎人權,更曾被監察院糾正的人擔任監察院副院長,荒謬至極。

一個二審被判刑正在上訴最高法院的人成為了監察院副院長,最高法院未來是否可以公正裁判?台灣難道沒有人才了嗎?非得選一個違反商業會計法二審判決有罪的人擔任監察院副院長嗎?黃健庭沒有任何符合監察院副院長的正面優點又有案在身,若提名這樣的人,將會失去民心。

蔡英文總統即將提名國民黨前台東縣長黃健庭為監察院副院長,卻因黃曾涉回扣案引發議論。圖為2014年蔡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左)曾公開點名黃健庭為貪污犯。(資料照)

政治算計終將被人民所棄

雖然監察委員審薦委員會依慣例不會對正副院長進行審薦,但我們很好奇審薦小組會怎樣看待這位可能的副院長?既然這個副院長是總統府決定的,總統府必須一肩扛起。

難道總統府忘了黃健庭有案在身?或者沒查到這件事情嗎?怎麼可能。2014年民進黨於縣市長選舉中就曾經大力攻擊黃健庭的這個案子,莫非過了幾年後會集體失憶嗎?

這樣的決定可以大膽推測是總統府的某個人基於其政治利益的算計所為。總統府應該一併懲處此人,若總統府護短,那麼總統必須扛起所有責任。2018年執政黨總崩盤殷鑑不遠。可以在一年的時間起死回生,自然也能再度土崩瓦解。端看在位者的決定。

拒絕提名黃健庭

2016年蔡英文提名謝文定擔任司法院院長、林錦芳擔任副院長。後來謝文定曾經經手許多爭議民主案件,林錦芳有論文抄襲爭議,因而兩人辭任,總統府退回咨文。

破壞環境、侵害原住民文化、不遵照正當法律程序、身上揹有因職務而生的刑案,這樣的人比謝文定、林錦芳的問題嚴重千百倍,總統府難道不知道嗎?仍要一意孤行堅持提名嗎?

難道總統府忘了黃健庭有案在身?或者沒查到這件事情嗎?怎麼可能。圖為前台東縣長黃健庭。(資料照)

全面真軍反對到底

如果黃健庭可以當監察院副院長,那麼同為五星縣長的劉政鴻應該也可以當個監察委員,蔡衍明可以擔任NCC主委,這件事情就是如此荒謬。

這個消息一出,舉國譁然,不少人強烈表達反對之意,甚至包括數位執政黨立委,均建議總統府停止提名此人。如果總統府還是要提名,那麼全面真軍會參與反對連署、會打給選區立委表明反對、會重操舊業走上街頭!這件事情顯然有對錯,我們不會鄉愿,我們不能妥協,我們必須表明立場。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面真軍】堅決拒絕提名有案在身的人當監察院副院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