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hinac》《聲之形》-讓大垣的流水,帶走青春的掙扎與痛

普通人無法感受瘖啞人士的生活是多麽受阻,但《聲之形》利用觸覺與視覺等方式,表達了他們可能遭受的不便以及因應之道,然而,《聲之形》裡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檻」要突破,雖然是虛構作品,但人物立體得不虛幻且真實,這或許也是作品之所以迷人的地方吧。

很難在一部娛樂性的動畫電影看到如此多的社會問題存在,而《聲之形》也不愧是部獲得多項肯定的作品。它呈現了不只瘖啞人士處境與青少年霸凌,還帶著包括單親家庭、異國婚姻、逃學等等的社會現象。

京都動畫公司(京阿尼)在有限的篇幅中將原作濃縮在兩小時內收尾,一氣呵成的緊湊雖然原作黨可能會讓嚷著意猶未盡,但大多數從電影接觸作品的觀眾,或許已如我般在心中留下反思與漣漪。

大垣市區的商店街,掛上了《聲之形》的宣傳旗幟。(圖:作者提供) 

《聲之形》故事背景的岐阜縣大垣市是座鄰近名古屋的衛星小城,我曾因為數部作品與此結下緣分。為了尋找舊友,男主角將也高中第一個交到的朋友永束即在JR大垣車站車票販賣機前大方出借票錢,站北的shopping mall,則是他在故事中打工的場所。

大垣站的售票處,永束慷慨解囊。(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價目表可以對出要去的地方是岐阜市,動畫也真實還原此部分。(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想必是聖地巡禮商機小小發酵,出了JR大垣車站,當地的旅遊服務中心在我第二次前往時開始提供《聲之形》的旅遊地圖,而一旁的地方鐵道「養老鐵道」,即是電影中男女主角出遊的交通工具。順道一提,出遊地的大地標即是曾來台灣展店的日本料理連鎖店名由來—「養老乃滝」。

旅遊服務中心提供場景朝聖地圖。(圖:作者提供)

沿著另部作品《青春豬頭少年》中也曾出現過的商店街散步,大垣市區不是太大,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便能從車站來到故事中多次出現的行人穿越道。

無論是植野等人小時候與將也穿越的場景,或是上了高中後兩人重逢,劇組巧妙的將數場戲安排在同一場域,除了取材可以更專一以外,在敘事上利用同一場域帶出角色們的心境與身體狀況都有了轉變,那滄海桑田之感,或許更是團隊刻意讓觀眾省思自我人生歷程的一種安排吧。

植野、將也、硝子在故事中都曾跨越這個行人穿越道。(圖:(上)作者提供、(中、下)截自網路)

同樣安排的還有離此不遠的大垣公園,這裡不僅有大垣城的天守閣,也有一個兒童遊樂區,故事前段結弦逃課的戲,以及接近尾聲時,硝子不再是「破壞和諧」的麻煩人物時都選擇在此。僅可能在那只有身材嬌小的孩子能鑽入的遊具中取景,對成年人來說,那管道之小,讓人對那結弦的身形,有了可以參考的比例。

開心玩耍的瑪利亞是日本巴西混血,現實中大垣也是巴西裔(籍)居民常駐的城市之一。(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再將主軸拉回商店街上,方才經過的斑馬線路口邊花店便是硝子買給將也「定情物」的地方,在休憩平台上,將也沒聽懂硝子的告白,情竇初開少女回到家的害羞表現,在劇組巧妙的運鏡下,可愛極了。

硝子鼓起勇氣行動,很是令人憐愛。(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大垣是遍佈水路的城市,垂柳潺溪,就算只是散步都愜意。從公園往西前進,在還未到小學前的路邊,劇組安排了兩場戲。一場,是失落的結弦淋著雨回家時,將也為她打了傘;另一場,則是接近尾聲時,由硝子的母親西宮八重子為過意不去的植野撐起了傘。同一個地點卻由不同的角色講起雷同的核心價值觀,關關難過關關過,劇組又再玩了一次。

結弦、植也淋雨的場景,相隔不過10公尺,可從背景的鐵門測出。(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結弦、植也淋雨的場景,相隔不過10公尺,可從背景的鐵門測出。(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打傘的地點再往前行便是主人翁們就讀的小學,水路的南側則可見大垣市公所。結弦在橋上被母親拎回家,將也在此被賞了一巴掌,證明了結弦回家的路線有據實安排,但也證明了一件令人發噱的事情,那就是將也在她快回到家才打傘,這好像有點太慢啦!

結弦在此告知驚人事實。(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美登鯉橋就在不遠處了。無論是小時候還是上了高中,這裡都是以電影海報為首的重要景點。從預告片公開沒多久便曾前往朝聖,可惜的是幾次下來都沒能在櫻花季時造訪。但這也無妨,從硝子家的方向信步至此,綠蔭環繞,平凡但閒適,這種生活感讓我這個外人也不禁對這樣的環境心動,也沖淡了點故事的苦澀味。溪水似乎並未如動畫般淺,大概是為了劇情效果而改作了些。

美登鯉橋邊綠意盎然,這裡是故事的主要場景之一。(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類似的場景曾不斷出現,但上映時橋後的民宅已改建。(圖:(上)作者提供、(中、下)截自網路)

重要場景手語教室的所在地,便是一旁的大垣福祉會館,現實中這裡每週亦定期開設手語課。

手語課於頂樓的大教室開設,與故事中不同。(圖:作者提供) 

或許因為題材,《聲之形》並未像同期的《你的名字》一般掀起巨大的巡禮熱,會館內亦不見人潮,我前往管理事務所拜訪取得了館內攝影許可,便在不打擾事務員們工作的情況下入館拍攝。

搭了電梯前往四樓,走廊、手語教室與故事中出現的不盡相同,我推開往陽台的玻璃門,視角倒是與永束與結弦在故事中朝橋面偷窺的角度相符。走下樓果不其然,京阿尼常利用同一場地的不同物件創造出動畫內的事件,這次也不意外,三樓的教室與走廊配置跟電影中一模一樣,但走入陽台,那角度就又不對了。現實與幻境就差了那麼一點,次元的障壁要突破,果然還得要看製作組賞不賞臉才行。

要能看到外頭的鐘塔,必須在特定的樓層。(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福祉會館二樓,是兩人再次對上眼的地方。(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大樓的白天有些採光,走廊沒有開燈、靜悄悄的,讓人想起那個有點膽怯,又期待再與硝子見面的將也不安的心情,往樓下走,硝子在梯間裡狂奔躲藏的複雜情感,我一個人在無人的走廊靜靜回味。

聖地巡禮雖然未掀熱潮,但附近還是有店家嗅到商機。說來有緣,在滋賀朝聖京阿尼另一部動畫《輕音部》也曾購入過用當地檜木製成的杯墊,大垣這裡則是有店家製作酒枡,店內還放置了巡禮的簽到本,看來還是有不少死忠的戲迷前來朝聖。

酒枡是喝日本酒的器具,大垣則有店家做了聯名版。(圖:作者提供) 

隔了數月再度前往大垣,除了前往鄰近的縣治岐阜市尋找將也與植野重逢的銀行路口,以及在車站與佐原相遇的一幕外,租了一台小車,為的是造訪那些市郊的場景。片頭裡幾個小鬼跳水的溪邊,不費吹灰之力就到得了,劇中出現的醫院也不是難事,最困難的,是那個位在縣內某處,至今仍未公開、僅有少數玩家挑戰過的重點場景,一間位於住宅區中的理髮廳。

植也在岐阜路上發面紙,參考的店家其實在東京秋葉原。(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這裡是將也家,從網路得知,除了技術以外,老闆的健談與友善也廣受顧客好評,在這一點上與動畫裡將也的母親如出一轍。

將也的老家在縣內某處。(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對於戲迷來說,應該算是破關了吧?離開後在車上放起了片尾曲,又刻意的繞回了市區再看一眼動畫中的一草一木,我無法感受瘖啞人士的生活是多麽受阻,但《聲之形》利用觸覺與視覺等方式,表達了他們可能遭受的不便以及因應之道,然而,《聲之形》裡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檻」要突破,雖然是虛構作品,但人物立體得不虛幻且真實,這或許也是作品之所以迷人的地方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