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法律白話文》罷免韓國瑜,早就發生過?

在1994年時,當時立法院通過核四的預算,總共一千多億,因此環保團體鎖定那些「擁核立委」,準備進行罷免那些立委。但當時的法律規定,「罷免」是不能宣傳的,所以環保團體採取「多人」罷免策略,來引起社會上的討論。

◎劉珞亦

6月6號,其實是韓國瑜人生當中第二次被罷免。而這個故事,要回到26年前發生的事。

6月6號,其實是韓國瑜人生當中第二次被罷免。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中央社)

那個怕被罷免的「韓姓立法委員」?

在1994年時,當時立法院通過核四的預算,總共一千多億,因此環保團體鎖定那些「擁核立委」,準備進行罷免那些立委。

但當時的法律規定,「罷免」是不能宣傳的,所以環保團體採取「多人」罷免策略,來引起社會上的討論。因此針對國民黨籍台北縣的四位立委罷免,分別為洪秀柱、林志嘉、詹裕仁、以及韓國瑜。

外縣市的話,還包括台北市南區魏鏞立委、台北市北區丁守中立委,雲林廖福本立委及台東饒穎奇立委(但最後只有魏鏞成案,剩下三個連署皆沒過)。

一開始,罷免方氣勢如虹,連署的非常順利,認為罷免是真的會有可能成功的。

為什麼呢?

 門檻是有可能成功的?

因為當時的門檻大致上是這樣:

在當時的選罷法規定,再連署成功過後,只要投票率有1/3,同意票大於不同意票,就可以成功,基本上門檻並沒有太高。而在1994年時,台北縣只有一個選區,且立委人數為16位,數據提案大概只要幾千人,而連署大概兩萬多人。所以基本上不太難。

且當時台北縣的選民有兩百多萬,按照規定,只要有60幾萬人站出來,並且支持罷免,就會成功。

當時的台北縣長,是民進黨籍的尤清,兩次當選都有超過60萬票,所以只要支持尤清的選民,全部站出來就會有機會成功。所以罷免方,從6月開始連署到9月,連署門檻也都過了。並且時間訂在「12月3日」,跟當時的「省長選舉」一起舉辦。罷免方是信心滿滿,認為投票率可以被省長選舉衝帶動,一切看似順利。

誰知道發生一個令人跌破眼鏡的重大意外。

「阿我就怕被罷免啊!」

就在罷免日子前兩個月,國民黨突然在立法院院會通過一個法案,修了《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讓事情起了很大的變化。

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罷免的氣勢衝起來,所以國民黨的立委感到害怕,因此旋即修法,將罷免的的失敗率徹底提高。(時任韓國瑜立委也有參與連署)

而主要改了兩個項目。

第一個項目,草案認為罷免和選舉是不同類型的「投票」,所以不能在同一天選,一定要「分開」。

第二個就是:「提高罷免門檻」。原先只要投票率有1/3,且同意票大於不同意票就會成功罷免。但現在變成「雙二一門檻」,也就是投票率要有1/2,並且同意票一定要比不同意票多2倍。

白話一點來說。

在舊法的情況,假設可以投票的人有100人,原先只要34人出來投票,並且這34人中只要有過半數,也就是18人支持罷免,就會成功。

但修法之後,就會變成最少一定要51人出來投票,並且51人中,一定要有34人支持罷免。

所以從這樣數據中可以看到,其實罷免的難度徹底被提高。

日期被改,門檻變高,罷免韓國瑜失敗

原先和省長選舉一起在12月3日投票的日子,就這樣被改成11月27日。

所以在缺少全國性選舉的帶動下,可以預計的罷免投票率會大幅下降。

但這時曝出一個爭議,就是這場罷免案早就連署完成,且時間也確定,現在突然修法,到底要用「舊法」還是「新法」?

如果使用舊法的話,一切就照舊,但如果使用新法,就會對於支持罷免方極為不利。

然而當時我們並沒有「中央選舉委員會」這樣的「獨立機關」(中選會是在2009年才法制化),原則上是由內政部長兼任,所以在獨立性上極為容易被質疑。

且當時的台北縣選舉委員會是由台北縣長擔任,所以也人質疑當時民進黨籍的台北縣長尤清沒有勇氣來阻擋,讓罷免方使用比較有利的舊法部分。

前台北縣長尤清。(資料照)

當時政府的立場,就是採取使用「新法」,因此在日期被改,且門檻大幅提高的情況下,整個情況對於罷免方極為不利。

最後事情的結果,果然也是失敗告終。

在變動日期下,無法和全國性選舉一起來投票,投票率低到只有21.36%,門檻沒有跨過,四位立委都罷免宣告失敗。

然而韓國瑜的罷免,卻是這場罷免中,得到支持最高支持罷免票的立委,一共得到37萬票,至今仍是台灣罷免歷史上的最高票。

這個門檻,會不會太高?

而這樣的門檻,就跟背後靈一樣,一路從1994年糾纏到2016年。一直不斷有人在反對,認為罷免的門檻實在過高。

因為在這樣的門檻下,根本無法有罷免成功的機會。仔細想一下,在「雙二一」的門檻下,基本上反對罷免方只要做一件事就會贏:「叫大家不要出來投票」。

用數字來說,就是假設該區可以投票的人有100人,那罷免方要贏,基本上一定要有51位人支持罷免,並且出來投票,因為反對罷免方根本不會出來幫你衝高「投票率」,所以基本上是非常難的。

並且根據經驗,選舉的投票率有7成就算很高了,所以罷免要超過5成基本上是非常困難的。

而這樣的門檻,也在318運動後,激起許多人的討論,當時民間團體鎖定一些國民黨的立委,發起「割闌尾計畫」,但最後通通也都是失敗告終。

因此下修「罷免門檻」成為2016年當時選舉的一個話題。

那後來,有修下修了嗎?

這,又要回到2016年時,看看發生什麼事。

台灣,真的沒有罷免成功過嗎?

自從1994年修改的「雙二一」罷免門檻後,長達將近20年,沒有成功啟動過罷免。(不過要注意一下,其實在1993年以前,曾經有9次罷免成功過,其中8位是「鄉鎮市民代表」,以及一位「副總統」)

雖然其中曾在2013年有發起過罷免國民黨籍吳育昇,但最後也沒有連署成功。

直到2015年,國民黨籍蔡正元成為1994年修法後,第一位被啟動罷免的立委。

那個再次失敗的罷免

時任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因為在服貿爭議上有許多爭議性的發言,導致民間團體鎖定他來進行罷免,發起「割闌尾計畫」。

而因為蔡正元在罷免過程中不斷挑釁,因此激起連署的熱情,成為修法後第一次被啟動罷免的政治人物。

然而最後的結局,還是以失敗告終,最後罷免的投票率為24.98%,支持罷免的投票率為24.17%,還是沒有辦法跨過「雙二一門檻」

前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資料照)

罷免制度,終於下修門檻

因此,在2016年立委選舉中,下修罷免門檻成為選舉的議題之一,且在立法院政黨輪替後,民進黨以及時代力量都支持下修門檻。

然而民進黨和時代力量上針對此立場有些不同。

時代力量當初提出的草案是認為,只要有效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就罷免成功,簡單來說沒有任何門檻。

而民進黨內有許多立法委員有提出不同的草案,有些有門檻,則有些沒有,但民進黨最後提出的門檻則是:同意票要多於不同意票,但,必須要同意票要達到選舉人的1/4以上。

換成數字來說,就是如果該區有100人可以投票,罷免要成功就是要有26人以上站出來罷免,且反對罷免的票數要比較少。

而最後在民進黨多數的表決下,通過的就是上述的門檻。所以如果按照這個門檻,2015年的蔡正元差一點被罷免。然而這個門檻,似乎卻拯救了某個立委。

支持下修門檻的黃國昌,居然被罷免?

在2017年,反對同性婚姻的「安定力量」鎖定「黃國昌」來進行罷免。這是修法後第一個立法委員被罷免。

所以按照修法後的標準,當時該區的選舉人約25萬,大概需要6萬多票出來投票並且支持罷免,且反對票數比較少的情況下才能成功。

最後選舉結果為:同意票為48,693票,不同意票為21,748票,投票率為27.75%。然而同意票這樣算下來只有19.05%,沒有到門檻的25%(也就是上述的1/4)因此最後宣告失敗。

也因此,也有許多人表示,若通過時代力量的版本,黃國昌真的就會被罷免,因此是民進黨救了他。

也因此,總共算到現在,在台灣曾經比較引人注目的黃國昌、蔡正元、韓國瑜以及其他同黨四位立法委員罷免案,通通沒有成功。

韓國瑜,又再一次被罷免

但還記得三金影帝吳朋奉在過世前曾經發文問過:「台灣歷史上還沒有公民罷免誰成功過吧?」

是有的。

除了1993年前成功的案例,其實在2017年,也就是門檻下修後,有成功罷免的案例。

在2017年時,來自屏東縣南州鄉壽元村的村長,因為被村民認為坐領乾薪,所以遭到罷免。

因為村裡面人口很少,所以在贊成罷免277票下,成功被罷免,是台灣近代唯一成功被罷免的案例。

而這次在6月6日的高雄市長罷免,則是台灣歷史上第一位成功啟動罷免投票的縣市首長,也是韓國瑜人生第二次遭到罷免。

但罷免,真的是一個民主國家下的常態制度嗎?

但回過頭來,罷免真的是民主社會的常態嗎?

其實不是,在世界各國民主國家,其實採取罷免制度的並不是多數,台灣是少數民主國家中有罷免制度的。

原因在於若存在罷免制度,會導致如果在55波的選區,可能在選後馬上啟動罷免,造成政治人物受到各選區的利益牽制。

但也有人認為罷免本身要激起人民的投票慾望本來就較低,所以會成功必定是該政治人物表現極為誇張。

無論如何,2020年6月6日,大家也都在看,是否會過?而這或許也是一個補習,讓台灣人修一個罷免學分,仔細品嚐這個制度的滋味,了解他帶來的好壞。

參考資料

《真的假的?罷免制度不是多數民主國家的常態?》→報導者

https://www.twreporter.org/a/mini-reporter-recall

《〈時評〉反核運動與罷免修法》→台灣英文新聞

https://www.taiwannews.com.tw/ch/news/3043027

《坐領乾薪無作為罷免新制第一個成功案例在屏東》→自由時報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021165

《真的假的?罷免制度不是多數民主國家的常態?》,報導者,

https://www.twreporter.org/a/mini-reporter-recall

《〈時評〉反核運動與罷免修法》,台灣英文新聞,

https://www.taiwannews.com.tw/ch/news/3043027

《坐領乾薪無作為罷免新制第一個成功案例在屏東》,自由時報,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02116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法律白話文: 罷免韓國瑜,早就發生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