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胡,怎麼說》罷韓,就是在修復民主!

選舉,就是選賢舉能;當選出不賢、舉出無能,那就是罷免登場的時候了。憲法上選舉、罷免並列,罷免,就是一種修復式民主,無論罷成、罷不成,投票過程都具有民主療癒的效果。

罷韓,當然也是在實踐修復式民主,當高雄市民認為選出的是不賢、無能,要不要罷掉韓國瑜,把「高雄市長」修復到人選未定的狀態?就看666高雄市民的抉擇!

罷韓,當然也是一種修復式民主的實踐,要不要罷掉韓國瑜,把「高雄市長」修復到人選未定的狀態?就看666高雄市民的抉擇!(資料照)

高雄市選委會在5月29日公布的罷免案投票人數為2299981人,比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選民總數2281338人稍多。罷免過關的兩個門檻,一是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二是同意票要超過選民總數的1/4(依新公布選民數為574996票)。

目前罷韓、反罷韓展開最後5日決戰,勝負的關鍵就在投票率,若超過3成的選民(約70萬出頭)參加罷免投票,則罷免成功機會很大,若投票率3成以下,罷免成功機會就大減。

70萬票就是勝負關鍵數字,這正是罷韓動員、衝高投票率,反罷韓反動員、拉低投票率的決戰點。

另外,反罷韓陣營提出的數字質疑,包括韓國瑜當選獲892545票(得票率53.87%),罷免卻只要超過1/4選民總數的574996票,不合理。但這種說法根本就是扭曲民主,不知罷免就是修復式民主為何物還硬柪。

若以選民總數計算,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的得票率只有39.1%,即60.9%選民沒投票給他(包括未出席投票者),要這樣算,那麼,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時得票580663票,台北市選民總數2164155票,得票率只有選民總數的26.8%,只比1/4(25%)高出1.8%而已。

目前罷韓、反罷韓展開最後5日決戰,勝負的關鍵就在投票率,若超過3成的選民(約70萬出頭)參加罷免投票,則罷免成功機會很大,若投票率3成以下,罷免成功機會就大減。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中央社)

即使以蔡英文2020年總統大選的超高得票數8170231票,全國選民總數為19311105票,以選民總數為分母的得票率為42.3%,也未過半;以投票人數計算得票率則為57.1%。

所以,反罷韓陣營議論他當選得多少票、罷免卻只需多少票,毫無意義。

至於反罷韓陣營祭出許多政治及行政「阻絕」措施,希望拉低投票率,其實都在「添亂」而已。因為,如666罷韓過關,他們大都要隨韓國瑜「打包走人」,沒機會也沒辦法報復。666罷韓如沒過關,你即使認為他們再不賢、無能,因修復失敗,仍必須忍耐到下次選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