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東亞漫遊》又死了一個警衛之後:韓國的「甲質」文化

「甲質」是2013年左右開始盛行在韓國網路上的新造語。在訂定契約的時候,有所謂的「甲方」跟「乙方」。甲方擁有主導權,乙方受制於人,因此形成了權力上的不平等。在韓國這種上下階序意識明顯的社會裡,甲方因為擁有權力或資源,而常常出現盛氣凌人、態度傲慢無禮、甚至欺負人的事情。這種以自身的身分、地位、職級、權力、與資源來欺負比自己弱者的行為(包含肉體上、精神上、或是職場上的暴力等不同形式),就被稱為是「甲質」。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幾年前我參加某個國際影展選片工作時,曾看過一部至今讓我印象深刻的片子。那是一部以保全工作者(警衛)為主角的紀錄片,片中主角都是飽讀詩書的知識份子,但因為參加政治示威運動而被當權者追捕的關係,逃難到另一個國家成為難民,在異鄉為了謀生餬口,只好當起最低階、門檻最低的保全警衛。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片中這些警衛所承受的無聲孤寂。在無人的深夜、人煙稀少之處、或人來往來往卻無人注意理會他們的地方,警衛工作很多時候要承受的,常是說不出來的孤寂或壓力。

我想起自己過世已久的阿公。我記得小時候有段時間,他獨自在外地擔任建築工地的警衛工作。我記得父母親曾帶著我們,千里迢迢地坐了很久的公車,到那個工地看望隻身在外的阿公。我還記得那個工地的荒涼、凌亂,在工地一角用木板臨時搭建起來的簡陋木屋,就是阿公的臨時住處。我也記得那個炎熱午後在簡陋的木板房裡,我跟弟弟妹妹邊吹著電風扇邊用手趕走一隻隻飛舞的大蒼蠅,開心吃著阿公買給我們的冰棒、以及父母親帶去的西瓜,聽著大人們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還有簡易手提錄放音機裡面播放出來的、音質粗糙的廣播節目或當時的流行金曲。不知道為什麼,記憶中阿公穿著白色汗衫略帶傴僂的身影,總給我一種寂寞的感覺。

很多時候,警衛是看似接觸不少人、卻又不大容易跟人有連結的工作。除了進出時可能打聲招呼、點個頭以外(甚至更多時候連招呼都不見得會打),我們的生活裡跟他們的關聯真的不大。在許多恐怖電影裡,夜間出巡的警衛常常都是出現一下就「殉職」下去領便當的角色,少數電影中出現時間比較長的警衛,像韓國電影《惡鄰拼圖》裡的警衛,甚至還是個隱姓埋名的殺人逃犯,為了躲避自己的刑責而選擇對殺人嫌疑犯緘默不語。然而最近,一位自殺身亡的警衛成了韓國社會舉目關注的焦點。

韓國電影《惡鄰拼圖》裡的警衛是個隱姓埋名的殺人逃犯,為了躲避自己的刑責而選擇對殺人嫌疑犯緘默不語。(圖:網路)

本月十日,在韓國首爾江北區某個社區裡,一位59歲崔姓警衛跳樓自殺身亡。警察進行調查的時候,發現了崔姓警衛手機裡的錄音遺書。在錄音遺書裡,崔姓警衛說到,上個月因為停車問題而跟某位社區居民發生糾紛,被那位居民動粗,又被威脅說要把他告上法院,放話叫他準備好二千萬韓元(約台幣48萬元)來賠償自己的損失。想到自己無端受到污辱,被比自己年紀小十歲的人動粗痛罵,還要被告上法庭,且自己連一點錢都拿不出來請律師等,覺得自己的人生實在太無力、太冤枉了,不得已之下選擇用極端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在遺書中崔姓警衛還說到,雖然無力為自己申冤而選擇走上這條極端的路,他還是一一點名感謝社區中一些曾對他好的人們,說自己即使在陰間還是會努力報答他們的恩惠。

居民在社區警衛室設起了焚香所(靈堂),許多人寫字條留言給這位警衛。(圖:網路)

這些事情曝光之後,激起了許多人的憤怒與傷感。居民在社區警衛室設起了焚香所(靈堂),許多人寫字條留言給這位警衛,其中一個留言是:

「好好安心地去一個沒有『甲質』(音譯,갑질,Gapjil)的地方吧。」

而在後續的輿論討論中,「甲質」(音譯,갑질,Gapjil)這個詞,成為大家討論的焦點。

甚麼是「甲質」呢?這是一個2013年左右開始盛行在韓國網路上的新造語。在訂定契約的時候,有所謂的「甲方」跟「乙方」。甲方擁有主導權,乙方受制於人,因此形成了權力上的不平等。在韓國這種上下階序意識明顯的社會裡,甲方因為擁有權力或資源,而常常出現盛氣凌人、態度傲慢無禮、甚至欺負人的事情。這種以自身的身分、地位、職級、權力、與資源來欺負比自己弱者的行為(包含肉體上、精神上、或是職場上的暴力等不同形式),就被稱為是「甲質」。

最有名的例子,大概就是2014年「大韓航空堅果返航事件」。當時大韓航空副社長趙顯娥(韓進集團會長兼大韓航空公司社長趙亮鎬之長女)以乘客身份乘坐紐約飛往首爾的大韓航空班機,一位空服員未事先請示趙顯娥,遞給她一包夏威夷果仁零食卻未打開包裝並倒在盤子上端給她,趙顯娥因此大怒,命令機長返回登機門把這位空服員趕下飛機。這個事件引起韓國民眾譁然,趙顯娥因此出面道歉並辭職,但不久之後又發生趙顯娥妹妹趙顯玟對著職員脫口大罵、潑水、砸玻璃杯的事情,更引發韓國民眾的憤怒。

2014年「大韓航空堅果返航事件」引起韓國民眾譁然,趙顯娥因此出面道歉並辭職,但不久之後又發生趙顯娥妹妹趙顯玟對著職員脫口大罵、潑水、砸玻璃杯的事情,更引發韓國民眾的憤怒。(圖:網路)

在韓國,警衛員是一種常常受到「甲質」侵害的工作,崔姓警衛的悲劇並不是唯一。警衛工作通常都是轉包給某些保全公司,保全公司再以臨時工的方式來聘僱人員。會去應徵警衛工作的,通常都是職場上的弱勢族群,特別是高齡、又無專業在身的男性。警衛員契約往往都是超短期契約,只有一個月、三個月、六個月不等,而且這種超短期契約都是也是超低薪,工時卻又很長,一天工作13個小時以上、整天24小時待命是常有的事情。但即使不合理,警衛員也不太敢抗議或抱怨,因為取代性太高,深怕自己連這份卑微的工作機會都會失去。

警衛的勞動環境也很惡劣,媒體照下崔姓警衛所工作的警衛室內部,狹小的空間裡裝有簡易的馬桶,馬桶上面就是用來吃飯的微波爐或電熱水壺等。在一份關於全國15個不同區域、共3388名警衛的調查中,大概有四成警衛必須共用位於地下不通風的休息室,勞動環境相當惡劣。

媒體照下崔姓警衛所工作的警衛室內部,狹小的空間裡裝有簡易的馬桶,馬桶上面就是用來吃飯的微波爐或電熱水壺等。(圖:網路)

崔姓警衛的悲劇,跟高齡化社會有關。因為高齡化而導致許多老年人口必須出來工作謀生,卻只能找到非常不穩定、甚至不安全的工作,而這些工作常倍受社會的歧視或受到「甲質」的待遇。今年3月韓國新出版一本書《임계장 이야기》,專門討論這些高齡勞動者的處境,這本書的書名,就是「63歲、臨時契約工的老人勞動者日記」的縮寫。

今年3月韓國新出版一本書《임계장 이야기》,專門討論這些高齡勞動者的處境,這本書的書名,就是「63歲、臨時契約工的老人勞動者日記」的縮寫。(圖:網路)

特別在韓國這種本來有著傳統敬老尊賢的社會文化裡,老人勞動者遭受到比自己年輕後輩的歧視甚至暴力對待,是一種文化上與勞動上的雙重傷害。崔姓警衛的悲劇,讓超過40萬人在青瓦台上連署,希望政府司法單位為他伸冤,而對其施行暴力威脅的社區居民也已被拘捕起訴。然而,如果不解決高齡勞動者的困境,崔姓警衛的悲劇,未來還有可能會再反覆重演。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