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狗急跳牆的韓國瑜,只會讓市民更想把他「拆下來」

休喊

「狗急跳牆」與「不擇手段」,恰恰可以形容連日以來韓國瑜陣營的種種反應與心理。韓市府前一天才聲稱接獲民眾檢舉並發文要求罷韓看板「限期改善」,接著隔天一早就出動工務局將其拆除;而後罷韓團體掛上去的第二面看板,也遭逢類似的命運。韓市府罕見的「高效率」,看在高雄市民眼裡卻是無限的諷刺:「如果市政有這麼用心就好了」,否則又怎會淪落到成為史上第一位罷免成案的地方首長的處境呢?

大家都還記得,韓國瑜在總統大選期間氣勢仍旺時,那股又是「他奶奶的」、又是「放馬過來,恁爸等你」的「豪氣干雲」;大概是自認為自己決定穩坐總統大位,再不濟也能把敗選責任都推到吳敦義身上,自己再競逐黨主席寶座──因此儘管那時已有支持罷韓的聲音不斷,更有指責其「拋棄高雄、請假烙跑」的聲浪,韓國瑜都是「沒在怕的」。反正,自己不管怎樣都還會繼續是這個黨的「今日之星」。

結果,國民黨在總統與立委選舉上皆徹底的慘敗,輸到連韓國瑜都無法卸責;「討厭韓國瑜」幾乎成了過半數臺灣人的全民共識,「一人毀全黨」的「歷史定位」大概也不會相距太遠。國民黨眾人也只是看在他好歹還是黨內同志、六都市長的面子上,隱忍不發難而已,要是真的再敢出來選主席或對黨務多說幾句,大概就要引發黨內同志累積許久的眾怒積怨了。這也難怪,韓國瑜選擇靜靜地躲回那個曾經被他拋棄的高雄,並試圖用低調與裝乖來延長自己的政治壽命。

前一幅罷韓看板被高市府火速拆除後,罷韓團體在中華、五福路口,掛起第二幅大型的罷韓看板。(資料照)

像韓國瑜這種習慣吹捧自己、喜歡媒體鏡頭、好說大話空話、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個性,竟會在大選後至今始終選擇沉潛與低調,甚至不敢在公辦的辯論會上與罷韓團體代表「直球對決」的原因,恐怕只有一個:因為他深深地明白,此時的自己到底有多顧人怨,市民又是如何對他的容忍已達極限。此時再多出來狂噴「金句名言」或承諾什麼關於高雄未來的虛幻諾言,都只是再再讓早已看破其手腳的高雄市民,更加堅定其「罷韓」決心而已。

面對罷韓危機,原本還裝作氣定神閒「只要做好市政,相信會得到市民肯定」的韓陣營,早已拋開了「佛系應戰」的從容外衣,而開始「不擇手段」了。先是讓韓國瑜任命的政務副市長兼任高雄選委會主委,不惜祭出「獎金制度」也要處處刁難罷韓連署;接著找了國民黨考紀會主委來當韓國瑜的委任律師,都連署通過了才在那邊一天到晚試圖質疑罷免案的正當性;後來又是透過國民黨在立法院的黨團與立委們鬧了半天──現在連對罷韓看板「光速拆除」都做出來了,只是讓人對韓陣營的怒氣值不斷飆升而已,但也足見韓陣營越來越無法掩飾的不安與焦慮。

韓國瑜在面對罷免案的失分不斷,兼之在市政治理上的全面崩壞,竟已誇張到連疫情新聞都無法將其掩蓋。於是為求得分,「狗急跳牆」似乎成了必然:又想學侯友宜、又想酸陳時中,結果韓陣營連續出了一大堆在防疫期間根本不該允許的大包與「豬隊友」行徑,不是無故造成民眾恐慌、就是被指揮中心與專業人士火速打臉,甚至是史上首見地,讓全市超過三千名醫護人員共同連署抗議其荒腔走板的防疫作為。

韓國瑜越是拼命地力求表現,卻越是讓人看出其及其團隊的真實斤兩,「封城秀急」確實是太過於「急」著要「秀」自己了;但在這個疫情嚴峻的當下,韓陣營這種玩不膩又拙劣無比的「Show」,不僅完全讓人無心嘻笑欣賞,恐怕更多的還是那種恨不得讓其提早下檔的衝動吧?

面對上次大選時,包括在自己的「本命區」高雄都輸得一敗塗地、國民黨在高雄選區的八席立委全軍覆沒、從南到北的「韓家軍」或「親韓」立委參選人幾乎沒有一個選上的──韓國瑜恐怕的確是嚇到了,也確實該怕,於是韓陣營也因此展開了一連串不擇手段與狗急跳牆的應戰;卻只是更加強化著高雄市民的罷韓決心,儘管他們沒有龐大的市府行政資源,與一整個黨在後方的各種奧援,但他們都在耐心等待著6月6日的到來──那一天,他們會用手中的選票,一人一票地親手將「韓國瑜」這面看板從這座城市的上空給拆下來。

(政治工作者)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多投,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