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瞭望之窗》武漢疫情讓美中戰略衝突走上不歸路

愈來愈多國家對中國的反感日增,北京最多僅能達到部分損害管控的效果,並無助整體國際觀感的改善。對於美國選舉,北京挑起這場「政治疫情戰」,固然可以給川普連任選戰帶來變數,但同樣必須面對美國朝野政黨「抗中」氛圍的主流事實。

托克維爾

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冠肺炎肆虐美國,迄今造成百萬人確診,死亡人數直逼6萬人。武漢病毒不僅造成全球疫情的蔓延與經濟秩序的停擺,更對原本就陷入競爭與衝突的美國與中國關係,迎來雪上加霜的衝擊。再加上美國總統與國會大選將至,川普尋求連任最大的兩大政績-經濟成長和低失業率,全被武漢病毒破了功,讓他面臨連任選情最大挑戰。

過去3年多來,美中關係歷經初期的相互摸索試探,到川普團隊定調中國是美國的敵手與威脅,再到川普向北京發動貿易大戰,過程中,川普個人容或在言詞上對中國的威脅有所保留,但整體美國對中政策趨向「圍堵」仍是不爭的事實,而且跨越軍事外交,涵蓋貿易、科技與假訊息作戰等領域。武漢疫情的爆發,讓川普原本看似穩當的選情告急,拿中國當代罪羔羊已是必然手段。

事實上,川普在疫情爆發初期過於大意,讓他嚐到如今的苦果。白宮內部對中關係本即「鴿派」與「鷹派」壁壘分明,「鷹派」代表性人物-白宮貿易顧問納瓦洛(Peter Navarro)早於1月就向川普提出示警的備忘錄,提醒武漢肺炎恐將演變為全面爆發的傳染病,甚至造成百萬計的美國民眾陷於染疫和死亡的風險。當時川普正忙於到選區推銷1月中旬美中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根本沒將納瓦洛的警語放在心裡。直到2月初納瓦洛二度提出備忘錄,川普才採取部分建議,針對中國實施旅遊禁令。

武漢疫情的爆發,讓川普原本看似穩當的選情告急,拿中國當代罪羔羊已是必然手段。(REUTERS)

3月開始,疫情在全美快速燃燒,川普面臨上任以來最嚴峻的執政考驗,緊急進行危機處理。同一時間,中國早已展開「三部曲」的策略,一是透過「大外宣」,全面在國際社會「漂白」中國是武漢病毒始作佣者的指控,並且利用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塞德(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的「親中」言行,在3月10日習近平首度視察武漢,宣布疫情已受控制,譚塞德才宣布全球進入病毒「大流行」(pandemic),還不斷替北京擦脂抹粉。此舉惹惱川普,進而宣布不再提供世衛組織捐款。

二是採取「外交戰狼」戰術,先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趟立堅放出「美國陸軍才是武漢病毒源頭」的陰謀論,引爆美中高層口角。舉凡川普與美國國務卿多次用「武漢病毒」來強化中國罪行的印象。北京也刻意拉攏美國在亞洲的盟友日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在2月初感謝日本政府對中國提供醫療物資協助。最新發展是川普嗆聲美國正在「嚴肅調查」北京處理疫情的作為,華府更私下運作包括澳洲在內國家向中國求償。

三是發動「假訊息」作戰。正常全美各州陷入疫情傳播恐慌之際,3月中旬數百萬美國民眾的手機收到簡訊,裡頭指出川普政府決定要進行全美「封國」,並且已部署國民兵待命。當時全美50個州幾乎都已進入緊急狀態,但尚未達到「封國」狀態,此一突如其來的訊息更讓人心惶惶,白宮立即嚴正宣布是不實的「假訊息」,事後還透露此一「假訊息」來自中國網軍的操作。

北京一方面鋪天蓋地地宣傳國內疫情已獲控制,強調威權體制的防疫效能,還凸顯中國企業逐步復工假象,運用「物資捐助外交」來重塑國際形象。另一方面,在和川普交手3年多來屢屢落居下風,北京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可以反擊川普政府,甚至影響其連任機會,當然不會放過此一絕佳機會。

北京鋪天蓋地地宣傳國內疫情已獲控制,強調威權體制的防疫效能,還凸顯中國企業逐步復工假象,運用「物資捐助外交」來重塑國際形象。(REUTERS)

中國種種動作,優先考量是重塑自身國際形象,轉移內部對習近平的不滿,其次則是藉此打擊川普的執政與連任。對北京而言,藉由形塑與美國的對抗之勢,可以凝聚內部領導地位,移轉中國人民對其防範疫情的不滿情緒。尤有甚者,北京更可趁華府自顧不暇,逕自逮捕香港民主人士、在南海與台灣海峽進行軍事行動。如果難纏的川普無法連任,北京至少可以喘一口氣,重新與民主黨政府周旋。就算川普仍然連任,反正美中關係也不會更好。

但北京的如意算盤可能將面對更嚴厲的現實挑戰。首先,愈來愈多國家對中國的反感日增,北京最多僅能達到部分損害管控的效果,並無助整體國際觀感的改善。對於美國選舉,北京挑起這場「政治疫情戰」,固然可以給川普連任選戰帶來變數,但同樣必須面對美國朝野政黨「抗中」氛圍的主流事實。

日前美國媒體流出一份共和黨參議院全國委員會(The National Republican Senatorial Committee)向競選機構發送的備忘錄,該備忘錄建議共和黨候選人通過「積極攻擊中國」來應對武漢肺炎危機。該文件強調三條主攻路線:一是「中國掩蓋真相導致病毒蔓延」,而且北京製造病毒傳播後就不負責任,儼然肇事逃逸;二是民主黨人「對中國態度軟弱」;三是共和黨人將「因中國導致此次疫情的傳播而推動對中國的制裁」。姑且不論其真實性,但似乎與川普陣營目前打「中國牌」的選戰模式不謀而合。

民主黨當然也非省油的燈。篤定獲得總統提名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陣營先發制人,率先發佈競選廣告,批判川普防疫不力,視美中貿易協議成果重於美國人民的健康安全,在拉攏與對抗中國之間搖擺不定。川普陣營不甘示弱,立即釋出廣告批判拜登過去對中國的讚揚。對北京而言,川普和拜登競相採取「批中」策略當然對其不利,因此策動「假訊息」作戰來分化美國選民,製造社會混亂和分裂,也是干擾選情的變相作法。 不可否認的是,武漢疫情已經讓早已搖搖欲墜的美中戰略衝突走上不歸路。從相互指責對方為病毒源頭的「替死鬼」,到發動國際結盟來弱化彼此的全球影響力,再到透過「戰狼外交」與「假訊息作戰」來干擾美國選情,再再都只會加深兩國的敵意。

無論中國的計謀會否得逞,未來美中關係的嫌隙與敵對只會更深。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