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超A評論》愛在疫情蔓延時:Netflix對亞洲內容產業帶來的改變

在韓流崛起的風潮下,哈日族的陣營正在萎縮之中,在韓國內容產製的大資本投入並且針對海外市場進行國際拍攝的巨型製作下,日本戲劇內容製作在資本不足、製播期短、劇本缺乏衝擊性的弱點就被放大。這股風潮就像溫水煮青蛙,日本國內的內容市場一步步為韓、美、中的戲劇一步步侵蝕,卻始終無法有效反擊。這樣的情形,使得《全裸監督》的製播彷彿預示了日本內容製播的轉機。

王文岳/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

自從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於全球散佈以來,「Work from Home」、網購、線上教學、線上遊戲、「動物森友會」成為這兩個月的日常;線上服務大發利市,成為意外的受惠者。線上影音串流也是疫情蔓延中最受歡迎的服務之一,宅在家中追劇,反而成為最時興的活動,其中討論度最高的,莫過於 Netflix 的影音服務。事實上,儘管 Netflix 進軍日本市場已有一段時間,但真正廣受矚目,還是從去年上映的《全裸監督》開始。

台灣的哈日族多數對於日本多樣的戲劇內容產製具有一定的熟悉度,一般而言,日本的戲劇在不同的時段,具有不同的戲劇調性,這樣的調性設定當然不是強制性的,而是電視台長期與觀眾的互動之下所建立起來的製播慣性。在晨間的戲劇或新聞,傾向善良、溫馨與緩和的製播方向;在黃金時段的戲劇,則為了迎合主流觀眾的口味而揀選具有吸引力但不冒犯主流價值的內容;至於11點以後的深夜劇,往往較能容許挑戰主流時段的實驗。這樣籠統的歸類對於長期追逐日劇的粉絲提供了部分的指引,無法為黃金時段大型製作滿足的觀眾,就可以在深夜劇時段找尋各種不同的實驗題材,享受異類的情趣。

無可諱言的,在韓流崛起的風潮下,哈日族的陣營正在萎縮之中,在韓國內容產製的大資本投入並且針對海外市場進行國際拍攝的巨型製作下,日本戲劇內容製作在資本不足、製播期短、劇本缺乏衝擊性的弱點就被放大。這股風潮就像溫水煮青蛙,日本國內的內容市場一步步為韓、美、中的戲劇一步步侵蝕,卻始終無法有效反擊。這樣的情形,更使得《全裸監督》的製播彷彿預示了日本內容製播的轉機。

山田孝之主演的《全裸監督》。(圖:網路)

《全裸監督》的製作人坂本和隆(さかもと.かずたか)在 2015 年離開了原來任職的電視製作公司後轉職到甫進入日本市場的 Netflix Japan,在這段時間中,他還另外製作過《火花》、《深夜食堂:東京故事》、《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僕だけがいない街》)、《DEVILMAN - Crybaby》等作品。

2017 年坂本和隆發現了《全裸監督》的原作小說-本橋信宏寫的《全裸監督 村西透傳》(『全裸監督 村西とおる伝』》,起因是一個導演朋友試圖改編這部以具有爭議性的 AV 導演村西透的故事,然而這個企圖將村西導演與女星黑木薰合作所創造的獨特作品風格搬上電視的計畫難度太高,因此該導演將此作品介紹給坂本和隆。有鑑於 Netflix 在製播《紙牌屋》取得的巨大成功,Netflix 依賴全球訂戶市場的營收策略,反而使《全裸監督》這樣挑釁大膽的小眾題材也有發揮空間的可能。

為了建立一個足以引起觀眾共鳴的劇本,坂本和隆將 Netflix 另一部成功的犯罪劇《毒梟》(Narcos)的劇本作者 Jason George 帶去日本,坂本希望建立一個足以引起觀眾認同的爭議人物,同時也需要在日本的文化脈絡中,營造女性觀眾可以接受的事件場景。結果 Jason George 也加入了 Netflix 的劇本撰寫陣容中。坂本製播《全裸監督》也遇到了良好的時機,Netflix 該時正積極開拓亞洲、歐洲和中東市場,由於 Netflix 的策略重視由在地人材製播具有國際市場潛力的內容,日本 Netflix 也就因此對於《全裸監督》的製播方向具有高度的決策空間。

全裸監督》的原作小說-本橋信宏寫的《全裸監督 村西透傳》。(圖:網路)

由於Netflix 對於全球影音串流市場的企圖心,在 2020 年的第一季, Netflix 的訂戶成長極快,當前 Netflix 用戶成長最為迅速的地區,來自歐洲、中東和非洲,第一季訂閱人數增加 696 萬,已達5873萬人;亞太地區則增加 360 萬訂戶,達到 1984萬人;北美地區則增加了 231 萬戶,達到 6997 萬人。總營收則比去年同期成長了 28%,等同 6769 萬美元。在日本地面數位電視戲劇逐漸衰微的情形下,Netflix 的強勢成長,隱約說明線上串流服務逐漸取得優勢的事實。而兩者之間最大的關鍵,就在於內容產製模式上,Netflix 與日本在地業者存在差異。首先,受到美國重視智慧財產權的影響,Netflix 具有完整的公關與法務團隊協助產品的行銷。

其次、Netflix 著眼於全球市場,願意為製播內容投入經費。《全裸監督》的每集製作費高達1億円,遠在日本一般戲劇的製作經費之上,龐大的經費使得《全裸監督》在尋找合作角色上得心應手,可以找到像玉山鐵二這樣的知名演員擔任配角;另外為了重現 1980 年代的紙醉金迷,製作團隊在歌舞伎町地區搭建了的復古的娛樂場所場景。而有了重現主人翁幼年的成長經驗,製作團隊也為了一段3分半鐘長的橋段在相模原郊區建立了一個仿照具有濃厚戰後色彩的街道。這樣的製作規模,即使在 NHK 製播的大河劇都不多見。

《全裸監督》的每集製作費高達1億円,遠在日本一般戲劇的製作經費之上,龐大的經費使得《全裸監督》在尋找合作角色上得心應手。(圖:網路)

第三、在劇本撰寫上,《全裸監督》除了 George Jason 的構想外,還集合了山田能龍、內田英治、仁志光佑、山田佳奈等 4 位作家花了一年的時間重覆改寫討論,也與日本多半由一位劇作家負責全劇腳本的撰寫模式差異甚大。在劇情的舖陳下,即使 Netflix 總部有意見,但多數情形仍然尊重製作團隊的想法。譬如劇中成人電影製作團隊在一個瘋狂的巴士拍攝場景為了要表示製作過程中的火花,竟然在拍攝高潮中引爆巴士,這種出格情節導演解釋為主人翁企圖用成人電影改變世界的巨大能量,也獲得 Netflix 總部的認可。

在天時地利人和下,由人氣演員山田孝之領銜主演的《全裸監督》在收視上獲得了巨大的迴響,在日本使 Netflix 的訂戶達到 300 萬的高峰,《全裸監督》的高話題性在美國市場也受到關注,在後勢看好下,製作團隊立即接到第二季的開拍通知。

由人氣演員山田孝之領銜主演的《全裸監督》在收視上獲得了巨大的迴響,在日本使 Netflix 的訂戶達到 300 萬的高峰,《全裸監督》的高話題性在美國市場也受到關注。(圖:網路)

但這並不表示 Netflix 可以立即成為改變日本內容產製方式的「黑船」,事實上,亞洲各國之間的線上串流媒體的競爭已趨於白熱化,除了 Netflix 目前在東南亞以 31% 的市佔率領先以外,騰訊也透過 WeTV 在泰國的問世,積極踏出這個媒體巨人海外的第一步。而各種在地串流服務亦方興未艾,譬如東南亞的韓流愛好者,亦可以透過 Viu 收看,而馬來西亞的 Iflix 則被䁥稱為「亞洲版 Netflix」(Netflix of Asia),在東南亞市場有居次的 22% 市佔率。印尼的電子商務獨角獸 Bukalapak,新加坡的 Grab 都建立了自身的串流媒體平台,而 Go-Jek 亦宣布了自身的串流媒體計畫。在線上收視漸成風潮的情形下,日本對於現狀不滿的日本戲劇工作者,對於將視野放於全球已躍躍欲試,連過往不對串流服務表達任何興趣的吉卜力工作室都破天荒的將旗下21部電影的發行權授予Netflix ,明顯地,亞洲的內容產製模式與市場方向正在經歷巨大的改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