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治的日常》令人失望的政黨輪替(三):野田佳彥內閣

菅直人下台後,圍繞著民主黨代表改選的主題,依然是親小澤、還是反小澤路線之爭。出馬競爭的有小澤支持的海江田萬里,以及反小澤的青壯領袖:外相前原誠司,和財相野田佳彥。前原和野田形成聯盟,由野田出馬組閣,但這時野田面對的可以說是內憂外患,除了黨內敵手小澤之外,外部的政治環境變化也讓野田招架不住。

李拓梓

續上篇

由於小澤一郎終究是民主黨內的重量級人物,是以,菅直人下台後,圍繞著民主黨代表改選的主題,依然是親小澤、還是反小澤路線之爭。出馬競爭的有小澤支持的海江田萬里,以及反小澤的青壯領袖:外相前原誠司,和財相野田佳彥。

反小澤的前原誠司對中國態度強硬,被視為民主黨內的鷹派人士,他年輕又帥,言詞犀利,被認為是民主黨內的明日之星;而同為反小澤陣營的野田佳彥,則是派系「花齊會」的領導者,長得胖胖,看起來很憨厚。

野田其貌不揚,但毅力驚人,從初當選一直到當上首相,他不分晴雨雪,幾乎不間斷的在選區的車站前擺台宣傳車,對著群眾報告今日國會工作。由於許多車站前剛好有當時流行的英語補習班NOVA,因此有了「車站留學有NOVA,車站演講有NODA(野田)」的自嘲笑話。

面對人氣明星前原和實力雄厚的海江田,野田自嘲是一隻泥鰍,「成不了魚缸裡的漂亮金魚,卻自有一番泥鰍品味」,這番話語被認為是暗諷長得很帥的「金魚」前原。不過這隻泥鰍惦惦吃三碗公,私下已經得到前首相菅直人、副首相岡田克也等反小澤實力派領袖的支持。前原在前臺和海江田交鋒,顯得的鋒芒畢露,反而變成野田的最佳掩護。

當外界看好小澤支持的海江田可以脫穎而出時,前原和野田卻默默形成了聯盟,約定無論誰進入第二輪,敗者都必須給予全力支持。結果第一輪選舉海江田領先,野田居次,前原兌現諾言,支持野田組閣,並答應出任野田內閣要職。泥鰍打敗了金魚,跌破了眾人眼鏡。

反小澤陣營的野田佳彥,是派系「花齊會」的領導者,長得胖胖,看起來很憨厚。(REUTERS)

野田沒有什麼家世背景,他父母都是鄉下人,父親是自衛隊精銳「第一空挺團」出身的自衛官。野田佳彥有志於政治,因此早稻田大學畢業後去唸了第一屆的「松下政經塾」。這是國際牌創辦人松下幸之助創辦的日式政治經濟學校,除了專業知識外,也要求塾生注重品格、生活教育,野田也曾經早起去幫松下先生送過報紙。五年後野田從政經塾畢業,投入地方選舉,二十九歲當選千葉縣議員,成為當時千葉縣歷史上最年輕當選的議員。

由於松下政經塾並沒有選擇塾生的政黨背景,因此提供了很多非二世、三世但有志從政人士的晉升管道。在民主黨內,野田是第一期,前原是第八期,另一位野田內閣的擔當看板,外務大臣玄葉光一郎也是第八期生。這些松下政經塾塾生從政,也代表了松下幸之助當年意欲培養非世襲、沒名氣但有志從政者搖籃的志向,終於在這些畢業生身上實踐。當然,會不會因此砸鍋政經塾,就要看他們的表現了。

野田出任首相時是五十四歲,排序是戰後第二年輕,僅次於當年52歲的安倍晉三。這也代表了民主黨小澤、鳩山、菅「三駕馬車」時代的結束,現在的「新三駕馬車」,是野田佳彥、前原誠司和震災時擔任官房長官,天天穿著工作服向人民會報災情的枝野幸男,三個人都才五十多歲。他們的共同特色,就是出身平凡,學經歷出色,靠著努力,終於在中壯之年成為舉足輕重的政治家,剛好是三人都是反小澤大將,也意味著小澤在民主黨內的影響力正在式微。

不過實際上,野田面對的可以說是內憂外患,除了黨內敵手小澤之外,外部的政治環境變化也讓野田招架不住。

民主黨和美國之間微妙的關係,在美國主動提出TPP之後,出現了變化。和鳩山、菅相比,野田明顯比較親美,因此當美國提出TPP,展現對中國牽制意圖後,野田為了確保美日同盟關係,採取跟隨的態度。

TPP除了零關稅外,也有許多被關於勞工權益的「藍色條款」、環境權的「綠色條款項目」;倡議者認為是「高品質的自由貿易」,反對者則認為是對後進國家的威脅。日本曾作為全球市場的領先者,既然要走TPP路線,自然得以最高規格,迎接美國主導的TPP的叩關。

野田出任首相時是五十四歲,排序是戰後第二年輕,僅次於當年52歲的安倍晉三。(Bloomberg)

野田支持TPP,顯然和民主黨長期以來對美國疏離、偏左的政治立場相違,也讓長期依賴農村支持的自民黨見獵心喜,到處放話自由經濟會毀了農村。相對於野田政權的不穩,自民黨則空前團結,組成了由四位前首相森喜朗、安倍晉三、福田康夫和麻生太郎組成的顧問團,一起輔佐黨揆谷垣禎一,企圖挑戰野田,奪回執政權。

不僅如此,司法也來插一腳,東京地院因為檢方起訴小澤一郎的證據係偽造,宣判小澤一郎在「陸山會」一案無罪。「破壞王」小澤這時候又恢復正常能量釋放,時不時要酸他的對手野田一番。兩人最大的爭執在增稅問題,由於需要巨額的重建經費,以及兌現競選承諾,小澤主張舉債,野田則主張加稅,兩人爭論不休。

要跟人民多收錢,這必然是要引發民怨的,因此小澤的主張自然比野田受歡迎。但野田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知道增稅是難題,歷來內閣只要想動消費稅腦筋,很少不被罵到臭頭,因此找來在野的自民黨、公明黨一起為增稅背書。小澤順勢批判野田「忘記執政初衷」,認為民主黨幾年執政一事無成,好不容易推成的改革也倒退,如果真的朝野合作加稅,不僅政權不保,最後大家只會記得民主黨執政加了稅。在野的自民黨,則見縫插針,主張要傳喚小澤到國會作證,意圖挑撥野田和小澤的矛盾,從中取利。

野田和小澤終須一戰,2012年六月下旬,增加消費稅一案,小澤一派在眾議院跑了五十七票,野田的增稅方案是靠著自民黨的支持才過關。野田隨即在月底向小澤宣戰,不過「小澤軍團」在參眾兩院掌握超過五十席的選票,如果他脫黨,野田內閣就會面臨垮台邊緣。自民黨和小澤威逼野田解散國會;而此時,另一股自稱「新政治」的公民力量,則從關西席捲而來,大阪府知事橋下徹則組成了「日本維新黨」,想要挑戰新一輪的總選舉。

眼見日本政治又要進入戰國時代,2012年底,野田宣布解散國會,小澤另立門戶「國民生活第一黨」,民主黨這不到四年,卻令人失望的執政,也就跟著這樣分崩離析,走入歷史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