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哈希姆—紹德問題與英國

伊拉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邊界劃分,是基於哈希姆與紹德家族之間的矛盾與英國在這區域試圖掌握優勢而起,大致上是在英國所設計的遊戲規則之下開展。英國所採取的對策僅是為了保護自身利益,既然擁有伊拉克的統治權、既然擋不住紹德家族的勢力擴張,不如就劃定界線,你是你我是我,儘量讓雙方的衝突與傷害降到最低,然而,這卻成了阿拉伯世界往後難以整合的主要原因。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上個世紀初期,現代的西亞世界正在成形,主因是1923年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瓦解,瓦解並非帝國過於衰弱,而是受歐洲國家硬上強迫所致。今日的伊拉克(Iraq)、約旦(Jordan)、巴勒斯坦(Palestine)、黎巴嫩(Lebanon)、敘利亞(Syria)皆是被英法兩國所劃分出來的,特別是著名的1916年《賽克斯—皮科協議》(Sykes-Picot Agreement)的結果。英法在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操作,以及他們如何畫分出阿拉伯國家之間的邊界,就讓我們以一系列的文章來檢視百年來這區域的發展脈絡。

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與伊拉克之間的邊界劃分,可作為這一系列討論的開頭。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英國與鄂圖曼皆為交戰國。在《賽克斯—皮科協議》中,伊拉克地區被劃在英國的勢力範圍中,而在1920年4月,英法兩國再次確認西亞地區的瓜分之後,簽署了《聖雷莫協定》(San Remo Convention),之後英法軍隊旋即進入各自的勢力範圍。伊拉克人民在1920年展開對英國的抵抗與暴動,這不難理解,畢竟當時鄂圖曼雖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國,卻尚未瓦解,即使部分阿拉伯人與北方鄂圖曼政府不盡然契合,卻不代表阿拉伯人同意把自己交由英國人管理。這些抗爭對於英國人來說相當棘手,也試圖找尋解決方案。

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英國與鄂圖曼皆為交戰國。在《賽克斯—皮科協議》中,伊拉克地區被劃在英國的勢力範圍中。(圖:網路)

伊斯蘭聖地麥加(Mecca)的領導人胡笙(Hossein al-Hashmite)屬於哈希姆家族(Hashmite),即先知穆罕默德的家族,大戰期間曾與英國合作對抗鄂圖曼。他的兒子費薩爾(Faysal bin Hossein al-Hashmite)在敘利亞地區獲得不少阿拉伯人推崇,1920年3月時登基維敘利亞國王。只是,在隨後法軍進入敘利亞之後,費薩爾遭到驅逐。當時的英國正面臨難以管理伊拉克的問題,因此試圖「以阿(拉伯)治阿(拉伯)」,尋求費薩爾的協助,邀其到伊拉克當國王。1921年8月,費薩爾登基。哈希姆家族原本的構想是在大戰結束後,建立一個從敘利亞到阿拉伯半島南方的阿拉伯王國,但英法的策略讓哈希姆的夢想破滅。不過,費薩爾選擇退而求其次,只要他在伊拉克還擁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阿拉伯王國就仍有一線生機。

只是阿拉伯地區並非只有哈希姆家族這一股勢力。阿拉伯半島中心的紹德家族(Saud)是哈希姆的老對手,在前一個世紀時兩方就已過過招,而先知血統並沒有讓哈希姆家族取得優勢。大戰結束之際,紹德家族在半島上開始進行擴大勢力範圍的活動。對於英國來說,紹德若往北方拓展,很有可能危及伊拉克南方的安定。1922年7月,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頒發「委任託管書」,以「協助這些未能自主的地區發展文明」的名義,讓英國在伊拉克的占領「合理化」,這讓英國占盡優勢,漠視了阿拉伯人的權益。12月,英國代表考克斯(Percy Cox)與紹德領導人阿布杜阿齊茲(Abdulaziz al-Saud)簽署《烏蓋爾議定書》(Uqair Protocol),劃出紹德與伊拉克之間的緩衝區,這份議定書中的條文寫道「在鄰近水源、油井的邊界區域不得有軍事活動,例如建立碉堡、駐紮軍隊」。然而,雙方最後對於阿拉伯文與英文的譯本語意各自解讀,使得日後糾紛不斷。

英國試圖「以阿(拉伯)治阿(拉伯)」,尋求費薩爾的協助,邀其到伊拉克當國王。1921年8月,費薩爾登基。(維基共享)

1923年,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成立、鄂圖曼走入歷史,總統凱末爾(Mustafa Kemal)在隔年宣布廢除哈里發(Caliph),也就是讓先知穆罕默德去世之後掌握權力者不復存在。同一時間,哈希姆的胡笙立即自封為哈里發,還禁止內志(Nejd)穆斯林到麥加朝聖。紹德家族本來就不可能接受哈希姆家族的領導,再加上紹德家族以內志為重要據點,「不讓內志穆斯林到麥加朝聖」就具有胡笙特別拿紹德家族來開刀的意涵。雙方在1924年6月再度衝突,由紹德家族勝出,往後聖地麥加就在紹德家族的掌握之下。

紹德家族氣勢正盛,這使得英國必須再度關注伊拉克與紹德家族之間的關係,因此促成了1925年11月《巴賀拉條約》(Bahra Agreement)的簽署。條約中提到,「在伊拉克與內志的界線之間不得有部落的衝突」,衝突之中要「跨越邊界必須要有兩方政府的同意」。1927年5月,英國與紹德家族簽訂《吉達條約》(Treaty of Jeddah),英國承認紹德家族在內志與漢志(Hejaz,阿拉伯半島西側、包括麥加)的勢力範圍。表面上這是英國對紹德釋出善意,但同時也是傳達「你就待在那裡,不要往伊拉克這邊來」的訊息。1928年8月,英國在《巴賀拉條約》又多加了新的條文,「若紹德家族無法防範內志部落對伊拉克的衝突,英國軍隊有自由處理的權利。」不過,往後幾年仍有大大小小的糾紛,而且對於紹德與哈希姆兩家族而言,雙方的敵對狀態並沒有結束。1932年9月,紹德家族在阿拉伯半島的勢力拓展趨於穩定,沙烏地阿拉伯自此成立,其意思是「紹德家族的阿拉伯半島」。

從上述歷史發展來看,伊拉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邊界劃分,是基於哈希姆與紹德家族之間的矛盾與英國在這區域試圖掌握優勢而起,大致上是在英國所設計的遊戲規則之下開展。哈希姆家族原本擁有的主導性,不僅在大戰期間被英法所犧牲,也因為在半島上勢力趨微,而讓原本可能稱為「哈希姆家族的阿拉伯半島」,變成了「紹德家族的阿拉伯半島」。英國所採取的對策僅是為了保護自身利益,既然擁有伊拉克的統治權、既然擋不住紹德家族的勢力擴張,不如就劃定界線,你是你我是我,儘量讓雙方的衝突與傷害降到最低,然而,這卻成了阿拉伯世界往後難以整合的主要原因。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