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瞭望之窗》提防「武漢病毒大流行」之後的「假信息大流行」

「信息大流行」的操作手段,主要是透過官方與社群管道來散佈不實謠言、陰謀論與假訊息,進而製造民心恐慌和社會混亂、甚至政治鬥爭,打擊政府威信,凸顯民主體制的弱點,達成發動者的戰略目標。它有「明的」與「暗的」兩手策略,中國運用「大外宣」在國際社會進行鋪天蓋地式的宣傳就是最明確的例子。

托克維爾

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歐美各國成為重災區,非洲、印度與南美等人口更多洲的疫情更如箭在弦上。被視為中國傀儡和「傳聲筒」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刻意等到3月1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視察武漢之後的隔兩天,才正式宣布全球進入「病毒大流行」(pandemic),還暗示歐美各國防疫動作太慢,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這場病毒大流行何時能夠緩和,目前仍難以樂觀看待,更遑論它為全球經濟造成的衝擊,將遠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與二O年代的大蕭條。但另一場更值得注意的嚴峻挑戰早已展開,那就是由中國藉由疫情所策動的「信息大流行」(infodemic)戰役。

「信息大流行」的操作手段,主要是透過官方與社群管道來散佈不實謠言、陰謀論與假訊息,進而製造民心恐慌和社會混亂、甚至政治鬥爭,打擊政府威信,凸顯民主體制的弱點,達成發動者的戰略目標。它有「明的」與「暗的」兩手策略,中國運用「大外宣」在國際社會進行鋪天蓋地式的宣傳就是最明確的例子。

北京運用這波「信息大流行」操作,想要達成多種戰略目標:一是「漂白」自己是武漢病毒發源者的國際認知;二是栽贓「美國陸軍是散佈病毒」的始作佣者;三是形塑唯有中國極權體制比起民主社會,更具有效防堵病毒擴散的效率;四是中國不但成功克服疫情,還「行有餘力」輸出醫療物資來協助其他國家;五是終極目標,亦即美國自顧不暇、欠缺全球領導力、歐盟分崩離析、全球陷入群龍無首困境,只有中國能夠取而代之。

「信息大流行」的操作手段,主要是透過官方與社群管道來散佈不實謠言、陰謀論與假訊息,進而製造民心恐慌和社會混亂、甚至政治鬥爭,打擊政府威信,凸顯民主體制的弱點,達成發動者的戰略目標。(REUTERS)

此外,藉由上述操作,習近平也可轉移內部對於中國共產黨隱匿疫情與防疫不當的不滿。北京的工具,除了譚德塞,就是諸如塞爾維亞、伊朗、墨西哥、委內瑞拉、阿根廷等這些「親中」國家在一旁敲鑼打鼓的配合,歌頌「習大哥」的豐功偉業。就連「信息大流行」的始祖俄羅斯,這次也只能被冷落一邊,眼巴巴地看北京青出於藍地「獨秀」。

北京發動這波「假信息大流行」大作戰,更是箭指川普政府。疫情最為慘重的美國,面臨11月3日即將舉行的總統、國會和州長選舉,川普和共和黨為了化解疫情對美國民眾健康和經濟的巨大衝擊,除了提出一連串紓困方案,近來也加重火力,將矛頭對準北京。為了挽救選情,「批判中國」也成為最容易搏取媒體版面和搶奪話語權的捷徑。

川普的選戰幕僚也提早向篤定獲得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發動攻勢。4月9日,川普陣營釋出競選廣告,將拜登描繪為「親中」份子,說他是「替中國站台的拜登」。拜登陣營也不甘示弱,跟著大打「中國牌」,指責川普沒有讓中國在這場疫情負上責任。拜登陣營的廣告具殺傷力,因為它明確指出川普曾於1、2月期間,至少15次稱讚中國政府的疫情應對表現。民主黨想要形塑的氛圍就是「川普視美中貿易協議更甚於美國民眾的健康和生命」。

川普對於中國的反覆言詞的確成為民主黨攻詰的理由。他曾說他與習近平達成重要的貿易協議,北京承諾對美採購2千5百億美元商品。但他最近的發言也不斷譴責北京掩蓋疫情爆發的事實,還拿對北京唯命是從的世衛組織「開刀」,威脅停止美國對其金援。

北京的工具,除了譚德塞,就是「親中」國家在一旁敲鑼打鼓的配合,歌頌「習大哥」的豐功偉業。圖為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出現大量印有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照片的看板。(REUTERS)

根據川普選戰策士在全美17個州所做的民調顯示,有高達七成的民眾認為中國隱瞞武漢肺炎的爆發,是造成美國疫情擴大的主因,更有八成美國民眾不信任中國。另一項由「皮優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的民調則顯示,65%美國人民認為川普的防疫措施來得過晚。如果再將檢視過去一個月來美國民意對川普防疫表現的民調,川普的國內支持度的確從3月底的48%降到4月底的43%。在總統大選民調部分,川普平均也落後拜登5%。

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競相大打「中國牌」,更加深北京對華府進行「假信息大流行」的必要性。尤其這場疫情短期內看不到緩和現象,甚至可能影響11月的美國大選投票程序。由於美國憲法明確規定國會議員必須於當選後一個月內就職,總統就職日也明定於投票隔年的1月20日,因此延後投票的可能性極低。如果疫情持續,不利選民集結投票,的確會影響到投票率。目前已有國會議員醞釀提案增加通訊投票的比例,但由於11月3日的大選涉及的不僅是選舉總統,還有435席眾議員、34席參議員以及11個州長選舉,選務龐大且複雜,準備工作更形嚴峻。若是要調整投票方式,除了必須獲得朝野政黨同意,也要及早告知選民、印製並寄出選票。也因為疫情影響投票程序,更容易讓中國或俄國運用「假訊息」作戰來操縱選情。

總而言之,欲有效抗衡中國的「假信息大流行」作戰模式,國際社會應該團結一致,來有效翻轉北京的謬論。例如,包括韓國和台灣在內的民主國家就能成功防堵疫情的擴散,關鍵就在透明度,這是迄今仍然對疫情有所隱匿的中國政府所無法相較的。這場疫情的起源正是來自於中國政府對於「吹哨者」李文亮醫生的不信任,逕而掩飾疫情擴散的嚴重性,才引發這波全球的「蝴蝶效應」。全球民主社群絕不能被中國的「大外宣」所欺瞞,對民主體制失去信心。

其次,中國大舉進行「自我漂白」與「援助外交」,在許多地區和國家也引發反效果。愈來愈多國家醞釀要向中國索取賠償,英國也考慮不給予中國通訊巨擘「華為」的5G營運執照。歷經這場全球疫情大災難,中國能夠做的多是亡羊補牢,儘可能混淆國際視聽,化解全球對其引爆這波疫情的責難,進而轉移內部對習近平治理不力的反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