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瞭望之窗》美國總統大選中的「谷莫效應」

因應疫情,聲望陡然上升的民主黨紐約州州長谷莫,究竟會不會參與今年底的美國總統大選,目前看來多止於被炒作的假議題。但「谷莫效應」的崛起,對不到7個月後的大選將帶來重要的影響,已是不爭的事實。

托克維爾

防疫是一場危機,危機考驗政府官員和政治人物的危機處理能耐。當全球多數國家領導人都陷入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的危機之際,台灣成為迄今少數成功防疫的楷模。一場防疫大戰,也造就出台灣衛福部長陳時中這顆民調支持度高達九成的閃亮政治明星,連帶也讓蔡英文總統和蘇貞昌行政院長獲得七成的施政肯定。

無獨有偶地,深陷疫情麻煩的美國,也出了一位防疫英雄人物,但他並非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而是疫情最為慘烈的紐約州州長谷莫(Andrew Cuomo)。和陳時中一樣,谷莫每天固定舉行疫情記者會,用淺顯易懂的圖文數據更新疫情狀況,個性強悍的他,卻也深知運用感情又具權威性的口吻,來安定紐約州民心。他有時炮打聯邦政府,讓川普每天進行的記者會相形失色。他的防疫表現與領導風格,獲得八成美國民意的青睞。

因應疫情,聲望陡然上升的美國紐約州長古莫。(彭博)

別忘了,今年美國適逢大選年的選舉熱季,11月3日要舉行總統選舉、435席眾議員和34席參議員選舉,以及11個州的州長改選。但疫情當道,「保持社交距離」是政策指令,全美多數民眾都被禁足在家,就連已幾近篤定將贏得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都只能居家辦公,失去媒體曝光度,有被邊緣化之虞。

沒想到的是,民主黨籍的谷莫州長,卻能搭著疫情的熱度,躍居全美鎂光燈焦點,聲勢直逼握有龐大行政資源與媒體話語權的川普,甚至讓網路開始盛傳起擁護「谷莫選總統」(#CuomoForPresident)的主題標籤(hashtag)。

出自政治家族、現年62歲的谷莫公開否認他有更上一層樓、或是未來加入拜登政府內閣的想法,現階段的當務之急就是專心防疫救災,準備2022年「四連霸」的州長連任選舉,有意打破他父親、也是前紐約州州長老谷莫(Mario Cuomo)連任三屆州長的紀錄(註:紐約州州長無連任次數限制)。但最愛見鏠插針的川普不忘藉此拉抬谷莫,說他「不介意和谷莫對戰」,還順道諷刺他口中的「瞌睡蟲喬伊」(Sleepy Joe)拜登不如谷莫。

谷莫的政治資歷豐富,也曾在柯林頓(Bill Clinton)政府擔任閣員。他的老爸在1991年就一度有意參與黨內總統初選,在最後一刻才打了退堂鼓。但谷莫家族在紐約州早已成為政治標誌,谷莫家族會否在未來出一位總統,一直是輿論討論的焦點。

谷莫究竟會不會參與年底美國總統大選,目前看來多止於被炒作的假議題。但「谷莫效應」的崛起,對不到7個月後的大選將帶來重要的影響,已是不爭的事實。

一週前,拜登的唯一黨內對手參議員桑德斯宣布退選轉而力挺拜登後,拜登拿下民主黨總統提名已幾無懸念。(歐新社)

先來模擬一下谷莫「參與」年底總統大選的各種可能情境:

一是直接參選總統的可能性極低,主要是因為他沒有參加民主黨黨內初選。而且就在一週前,拜登的唯一黨內對手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宣布退選,轉而力挺拜登之後,拜登拿下民主黨總統提名的門票已經幾無懸念。除非,短期內爆發有關拜登的重大醜聞,例如最近有關拜登曾經涉及性騷擾女性的新聞再被拿出來炒作,民氣甚高的谷莫才有可能在民主黨最終名大會上被「運作」出來參選,但關鍵還是谷莫的意願。

二是拜登邀請谷莫擔任他的副手搭檔。這並非不可能,但可能違反拜登的承諾,因為拜登先前已經公開宣示,他將提名女性副手候選人,媒體也已列出一串可能人選名單,效果也相當正面。當然,武漢肺炎疫情是新興選戰議題,其影響層面擴及人民健康、治理效能、挽救經濟以及領導能力,谷莫的異軍突起,會否讓拜登為了勝選進而改變原始初衷,值得後續觀察。畢竟光是過去三週以來,美國申請失業救助人口就高達一千七百萬人,「後武漢疫情時期」的美國經濟走上蕭條已無法逆轉。這也讓川普上任3年多來最自豪的「穩定經濟成長率」和「創紀錄的低失業率」這兩項政績都化為烏有。

而美國民眾對於川普防疫表現觀感的轉變,也是拜登陣營的選戰策密切觀察的指標。3月初,多數美國民調顯示,有近半數民眾滿意川普的防疫與救災表現,就連獨立選民和親民主黨選民,都出現若干支持的移轉。美國人民習慣於危機時刻信任領導者與希望國家團結是原因之一,而當時川普政府迅速運作國會通過總值2.2兆的紓困方案,也頗具安定人心的效果。

但經過一個多月後,4月中旬美國多項民調顯現,川普的支持度平均掉了5個百分比,多在4成出頭徘徊,甚至他還落後拜登至少5%。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最新民調,在登記選民部分,更有高達57%給予川普負面評價,持正面態度的僅有39%。這段期間以來,川普屢屢與重災區的州長起口角,在分配醫療物資的效率上也引人詬病,更有人批判川普對民主黨州長有「大小眼」的對待。再加上川普多次與醫療專家意見相左,堅持儘早恢復經濟活動,讓人感受到他視經濟與選舉重於民眾健康的心態。

唯即使拜登做出改變的決定,除了必須向女性選民和黨內女性同志有所說明,拜登出身德拉瓦州,和谷莫都屬美國東北部的選區,在地理上不夠具有全面性,互補性並不足夠,對於爭取非洲裔或年輕族群選民,不見得有重大加分效應。至於谷莫對於關鍵的「摇擺州」有無實際催票效果,也有待驗證。

指控谷莫貪腐以及隸屬「建制派」的辛西雅.尼克森。(法新社)

由此觀之,「谷莫效應」在未來美國總統大選中,最有可能扮演的是「強力助選員」的角色。拜登與谷莫私交甚篤,兩人在民主黨內都被視為「中間溫和派」,但在若干議題上選擇性地接納自由派觀點。谷莫上次競選連任時,遭遇電視影集《慾望城市》女星尼克森(Cynthia Nixon)挑戰。後者指控谷莫貪腐以及隸屬「建制派」,但拜登依舊替谷莫站台。谷莫也在民主黨初選過程讚許拜登是「傑出公僕」,換得拜登對谷莫在防疫表現上的高度肯定。雙方幕僚也多有接觸,兩人對彼此在未來選戰的角色應該已經建立默契。

對谷莫而言,2024年,他正值66歲的政治成熟期,或許才是思考挑戰白宮更好的時機。2020年的大選,他只要善用現階段的高人氣,輔選拜登擊敗川普,就形同替自我的未來政治之路打開更上層樓的大門。即使拜登敗選,谷莫儼然也先預約好了2024年民主黨總統初選的門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