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政治的日常》令人失望的政黨輪替(一):鳩山由紀夫內閣

2009年8月,民主黨以單一政黨之姿狂勝,日本輿論以當時正在拍攝,即將在次年登場的眾所矚目大河劇《龍馬傳》為背景,稱這場政黨輪替是「第三次開國」。無巧不巧,引領這場風騷的不是別人,正是當年建立「五五年體制」的鳩山一郎孫子鳩山由紀夫。

李拓梓

續上篇

2009年八月,民主黨在眾議院大選中取得308席,可說是壓倒性勝利。這是日本政治史上的重大里程碑,從鳩山一郎整合保守政黨,以自民黨領銜「五五年體制」多年後,日本第一次有非自民黨的單一政黨過半執政。

儘管1993年有一次政黨輪替經驗,但當時是理念完全迥異的「八頭馬車」八黨聯合執政,可以說是臨時湊合,這一次民主黨以單一政黨之姿狂勝,日本輿論以當時正在拍攝,即將在次年登場的眾所矚目大河劇《龍馬傳》為背景,稱這場政黨輪替是「第三次開國」。無巧不巧,引領這場風騷的不是別人,正是當年建立「五五年體制」的鳩山一郎孫子鳩山由紀夫。

鳩山由紀夫畢業自東京大學工學院,曾經在史丹佛大學唸工程。他和寶塚出身的妻子鳩山幸認識時,鳩山幸是已婚身份。兩人苦戀許久,最後終於共組家庭,也成為當時政壇的八卦之一。鳩山的父親威一郎有兩個兒子,由紀夫是哥哥,個性活潑,缺點是經常一時氣氛到了,就信口開河,亂承諾一些事情,或者亂說一些「看不出官僚對人民有愛」之類的話語,因此有著「宇宙人」(外星人)的綽號。弟弟鳩山邦夫是父親重點栽培的對象,他在福岡競選,因為那裡是外公普利司通輪胎的老闆石橋正二郎的出身地。

1986年,本來在當大學教授的鳩山由紀夫參與選舉,是被發配到遙遠的北海道第四選區開疆闢土,鳩山家和空降的空之、胆振、日高選區的關係,其實只有一座沒什麼人跡的農場。那一年,鳩山一家三傑都出任國會議員,成為政壇一時的熱門話題。

鳩山由紀夫個性活潑,缺點是經常一時氣氛到了,就信口開河,亂承諾一些事情,或者亂說一些「看不出官僚對人民有愛」之類的話語,因此有著「宇宙人」(外星人)的綽號。(REUTERS)

鳩山由紀夫比弟弟晚了十年從政,理當要爬得比較慢,但不久他就挾著家世威名,出任北海道開發政務次官,成為自民黨內的重點培養對象。只是後來的政治發展,兄弟兩人各自登山,邦夫留在自民黨,由紀夫則很早就和「政壇破壞王」小澤一郎脫黨並結盟,後來自民黨的麻生政權發生「鳩山之亂」,兄弟兩人聯手重創自民黨,也傳為政壇一時話題。

2009年,鳩山由紀夫帶領民主黨以「Change」、「國民生活第一」等漂亮口號擊敗自民黨,為了執政而規劃的「政權公約」成為他必須實踐的政策。兒童青少年津貼、大學學費減免、高速公路免收過路費等政策,成為當務之急。問題是當時的日本經濟正飽受次貸風暴影響,振興疲軟、復甦遙遙無期,這些政策若要實現,只能靠大量舉債。

雖然選舉時喊著「政治主導」,要「終結官僚決策」才有擔當,但官僚回報來的各種不利訊息,讓鳩山對於是否要強硬推動「政權公約」有點猶豫,然而他的盟友小澤一郎非常堅持,小澤認為政治家要有擔當,答應的事情就必須去做,不然政權必然失去人民的信任,幾經討論,在大幅舉債的狀況下,高速公路免費、兒童青少年津貼的政策終究還是勉強上路。

問題是小澤自己也有很多煩惱,檢察署三番兩次針對小澤的政治獻金查辦,甚至以「西松建設」一案,逮捕小澤的秘書,小澤被迫辭去民主黨代表(主席)職務,已經讓小澤和總理寶座擦身而過,也才有鳩山的機會。現在鳩山要把這位戰友擺上什麼位置,也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不過,小澤最後並沒有在內閣任職,僅擔任民主黨幹事長。

2009年,鳩山由紀夫帶領民主黨以「Change」、「國民生活第一」等漂亮口號擊敗自民黨。(AFP)

但小澤是勝選大功臣,光是他手上掌握的民主黨議員席次,就達到一百多席,「小澤軍團」絕對是民主黨內最大派系。問題是小澤的敵人不少,民主黨內的另一位重量級人物菅直人就很討厭小澤,因此鳩山努力平衡了菅和小澤的力量,以「三頭馬車」(トロイカtroika)體制駕馭這個看起來很強大,其實很脆弱的民主黨政權。

小澤到底有多重要?看訪問中國的陣仗就知道。和自民黨的保守親美路線不同,民主黨政權走的是擺脫美國壓力的「獨自外交」的路線,他們主張東亞各國應該以「東亞共同體」為目標,更加「友愛」親善,建立信賴關係,使「戰略互惠」更有內涵,因此強化了對中國、韓國的往來互動。當時中國已經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全世界的氣氛都親中,日本當然也不例外。

鳩山親自訪問中國,日中兩國為了樣板劇《紅燈記》裡面的混帳日本憲兵隊長叫做「鳩山」,還討論了半天,最後以維持原名不改,但中宣部要求今後不許再用「鳩山」做反派人物名字作收。鳩山回國不久,小澤一郎也跟著訪問中國,中國以超大陣仗歡迎小澤和「小澤軍團」來訪,也有意無意的挑動小澤和鳩山之間的關係,和民主黨內部的矛盾,右翼輿論則批評民主黨政權「媚中」,也引發了後來日本國內一系列對中國關係的討論。

鳩山這麼堅持「獨自外交」的路線,最不開心的當然是美國人。尤其鳩山針對屢屢引發爭議的「普天間基地」遷移事件的表現,也讓檯面下的反鳩山力量逐漸集結。

「普天間基地」離沖繩宜野灣市區不遠,由於部署了可以垂直、水平起降,但失事率偏高的魚鷹式運輸機,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機場,鳩山發下豪語,一定會讓普天間搬走,但卻遲遲提不出方案,甚至在和美國總統歐巴馬見面時,提到普天間的事情,只說了「Trust me」卻沒有再進一步說明,不僅國內質疑,美國政府也對普天間遷移一事感到相當憂慮。

事實上,美日之間長期有菁英官僚組成的「美日聯合委員會」順暢溝通,鳩山政權的「政治決策」一說,早已讓官僚心生芥蒂。2010年四月六日晚上,鳩山把防衛省、外務省的重要官僚找到官邸,透露了想要把基地遷到鹿兒島、德之島的建議,據鳩山回憶,當晚有宴請大家喝一杯,酒酣耳熱、相談甚歡,大家表現得很有幹勁,也都答應會保密開始和美方進行協調。

只是四月七日早上,鳩山的構想在《朝日新聞》的頭版鉅細靡遺的被寫出來,引發強烈的媒體效果,鹿兒島和德之島也隨之民怨沸騰,鳩山可以說是灰頭土臉。想當然爾,這不僅是官僚的反叛,更可能是美方的授意。

鳩山想要把基地遷到鹿兒島、德之島的構想在《朝日新聞》的頭版鉅細靡遺的被寫出來,引發強烈的媒體效果,鹿兒島和德之島也隨之民怨沸騰。(AFP)

不僅如此,這時候東京特搜部再次發威,「西松建設」案查到鳩山由紀夫也有一腿,秘書被逮捕,鳩山說自己不知情。過去鳩山批評自民黨政治人物不負責任,什麼都說是秘書的責任,現在換自民黨回來挖苦他「不是老闆該負責嗎?怎麼什麼都秘書的責任?」

儘管最後案情僅止於秘書,小澤和鳩山都沒事,但特搜部大張旗鼓、媒體連日報導,小澤的「惡人」形象根深蒂固,鳩山再一次變成當年小澤身邊的細川護熙那種配角,民主黨政權支持度遭到重創。再加上普天間的問題,和大量舉債被抨擊是「政策買票」,民主黨「不負責任」的形象開始流傳,鳩山信口開河的「外星人」形象也變得難以扭轉。

最後鳩山決定辭去總理職務,民主黨執政的短暫蜜月期,以和官僚、國民、輿論肝膽俱裂作收。已故的首相中曾根康弘曾經揶揄鳩山是霜淇淋,雖然甜美,但一下就融化了,似乎也可以作為鳩山由紀夫政權的經典詮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