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誰的疾病?

以疫病發生地點的命名傳統相當悠久,一點都不足為奇,世界衛生組織卻以避免汙名化地區為由,正式將新型冠狀肺炎命名為「COVID-19」。五百多年以前,就有一種隱疾被拿來互相詆毀:義大利人稱之「高盧疾病」;在法國被當成「義大利疾病」或「拿坡里疾病」;在荷蘭人、葡萄牙人與北非人的口中,成為「西班牙疾病」或「卡斯提亞疾病」;到了波蘭,又改名為「德國疾病」……

陳小雀

中國武漢爆發新型冠狀肺炎之初,各界約定俗成以「武漢肺炎」命名,台灣則以「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做為法定傳染病的正式名稱,後來世界衛生組織以避免汙名化地區為由,正式命名為「COVID-19」。其實,以疫病發生地點的命名傳統相當悠久,一點都不足為奇。當全球疫情升溫,中國為了漂白而將這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指向美國,表示係由美軍帶進中國,川普亦不甘示弱,公然稱之為「中國病毒」。另外,美國一名眾議員舉行網路票選,「中共病毒」以過半數得冠。

美、中兩大強權互相指責,一來一往,不禁令人回想五百多年以前,「梅毒」這個令人難以啟齒的疾病,亦曾被惡意冠上不同國名,甚至被視為美洲人毒害歐洲人的疫病,以報復歐洲人將天花、麻疹、斑疹傷寒等疾病傳入,造成美洲原住民大量死亡。

梅毒是梅毒螺旋體所引起的一種疾病,主要是透過人類性行為傳染。翻閱歷史,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舒伯特(Franz Schubert,1797-1828)、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1788-1860)、林肯(Abraham Lincoln,1809-1865)、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1867)、馬奈(Édouard Manet,1832-1883)、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1869-1948)等名人可能都染上梅毒。對於這個疾病的源頭,有兩種假設:一說早就存在於歐洲,直到十五世紀才被發現;另一說是來自美洲,首批隨著哥倫布抵達歐洲的印地安人可能是帶原者,也可能哥倫布本身、或其他船員從美洲帶回歐洲。

梅毒是性病,是禁忌,患者雖然羞憤卻幾乎不敢張揚,以免自己混亂的性關係被攤在陽光下,只好將這隱疾歸咎於他人。(圖:網路)

1494至1495年間,義大利拿坡里出現梅毒傳染,與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時間點相當時近,因而有梅毒源於美洲之假設。其實,當時爆發「義大利戰爭」(Guerre d'Italia,1494-1559),歐洲強權相繼捲入這場冗長的戰爭,法國當然也不例外,於1494年出兵拿坡里,不久後法國軍隊爆發梅毒傳染,拿坡里人於是稱那是「高盧疾病」,而這「高盧疾病」隨即傳播至歐洲各地。

1530年,義大利醫生兼作家的吉羅拉莫.弗拉卡斯托羅(Girolamo Fracastoro,1477-1553),以拉丁文寫了一部共三卷的史詩,題為《西皮里斯或高盧疾病》(Syphilis, sive morbi gallici),主人翁「西皮里斯」這個名字,係從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43 BC -17AD)的神話作品《變形記》(Metamorphoses)得到靈感。根據神話傳說,尼俄伯(Niobe)有七男七女共十四名子女,由於她喜歡炫耀自己的子女,引起阿波羅(Apollo)與阿提米絲(Artemis)的不悅而以箭射殺全數子女;其中,尼俄伯的第二個兒子名為「Sipylus」。吉羅拉莫.弗拉卡斯托羅將「Sipylus」改為「Syphilis」,以充滿田園式的敘事手法,描述牧羊人西皮里斯背叛了阿波羅,阿波羅於是懲罰他,讓他染上一種前所未見的怪病,身體長出潰爛紅疹,最後病菌侵犯全身的器官及組織而亡。

吉羅拉莫.弗拉卡斯托羅筆下的「西皮里斯」即梅毒,他藉詩的語言傳遞梅毒各種症狀及其治療方式,並暗喻染病原因乃與褻瀆、不潔、背叛、不忠有關,自此這個隱疾就被命名為「Syphilis」直至今日。

吉羅拉莫.弗拉卡斯托羅。(圖:網路)

1546年,吉羅拉莫.弗拉卡斯托完成散文《論傳染病》(De Contagione),書中除了再度談到梅毒之外,亦提及許多瘟疫係透過生物接觸而傳播,因此隔離是最有效的預防方法。吉羅拉莫.弗拉卡斯托羅致力於研究梅毒,並得出結論,認為梅毒並非來自美洲印地安人,為美洲洗清汙名。

梅毒是性病,是禁忌,患者雖然羞憤卻幾乎不敢張揚,以免自己混亂的性關係被攤在陽光下,只好將這隱疾歸咎於他人。於是,在義大利、德國、英國,梅毒被稱為「法國疾病」。法國人稱之為「義大利疾病」或「拿坡里疾病」。在俄羅斯,被當成「波蘭疾病」。到了波蘭,又改名為「德國疾病」。在荷蘭人、葡萄牙人與北非人的口中,成為「西班牙疾病」或「卡斯提亞疾病」。西班牙以「葡萄牙疾病」或「高盧疾病」稱之。波斯人認為那是「土耳其疾病」。土耳其人相信那應該是「基督教的疾病」。日本人一開始稱之為「中國瘡毒」,後來則改稱為「葡萄牙疫病」。

疫病的命名除了有其時空背景之外,或多或少帶有興味。無論「高盧疾病」、抑或「拿坡里疾病」,暗藏惱羞成怒的情緒,甚至流露出互相詆毀的邪惡人性。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疫情,誰的疾病不是重點,如何抗疫才是當務之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