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神楽坂週記》「超能力少年」清田益章的憂鬱

1989年,日本遊戲大廠拿姆科(NAMCO),非常認真地找來當時活躍於日本媒體上的知名「超能力少年」清田益章監製,設計了一款號稱可以讓玩家用任天堂紅白機來「訓練」超能力的「超能力開發軟體」《Mindseeker》。有著知名度與相應遊戲設計實績的拿姆科,難道會刻意花錢製作一款毫無意義的爛遊戲嗎?而這個被找來監製超能力開發軟體的「超能力少年」,又是什麼樣的人物?

神楽坂雯麗

請讀者試著想像一下:如果2020年的今日,有一家遊戲公司發布新聞稿說,「我們找了一位超能力少年來幫助我們設計了一款能夠讓玩家開發自己超能力的電玩遊戲」,應該會被當成網路趣聞笑到翻桌,然後被買了之後練不出超能力的美國消費者提起集體訴訟,告到它「今年一定倒」。

可是31年前的1989年,堂堂大廠拿姆科(NAMCO),可是非常認真地找來當時活躍於日本媒體與綜藝節目上的知名「超能力少年」清田益章來監製,設計了一款號稱可以讓玩家用任天堂紅白機來「訓練」超能力的「超能力開發軟體」《Mindseeker》。

《Mindseeker》發售當時的遊戲雜誌報導,身為遊戲監製者的清田(右上)也在報導中登場。(網路)

筆者最近在其他專欄曾經為文介紹這款遊戲,簡單來說,這塊單純的紅白機卡匣當然無法訓練玩家成為一名超能力者,而遊戲中的種種「超能力訓練」與「超能力考驗」,對玩家而言也不過是碰運氣,因此《Mindseeker》成了一款(在台灣)毫無知名度的爛遊戲,也並不足為奇。

但是有著知名度與相應遊戲設計實績的拿姆科,難道會刻意花錢製作一款爛遊戲嗎?而這個被找來監製超能力開發軟體的「超能力少年」清田益章,又是什麼樣的人物?

知名「超能力少年」.清田益章

1974年,以表演「用念力扭曲湯匙」知名的以色列魔術師尤里.蓋勒(Uri Geller)訪日,他以魔術手法呈現超能力現象的表演,在日本社會掀起了一股「超能力」熱潮。這時開始,日本的各種綜藝節目上,就前仆後繼地不斷出現了許多「超能力少年」或「超能力少女」。1962年出生,當時正值青春期的清田,也是其中一人。

然而,隨著超能力風潮不可避免地退燒,許多這類的超能力少年少女,也因為人生進程、轉換跑道,或是技法被識破、觀眾感到厭倦⋯⋯等各種原因,而陸續從媒體鏡頭前消失時,只有清田在步入成年之後,依然繼續以「超能力少年」的姿態在日本電視、演藝圈活動。由清田監製的紅白機遊戲《Mindseeker》1989年上市時,日本社會正值泡沫經濟最盛期,也可說是清田益章「超能力人生」的巔峰。

在綜藝節目上現場表演「念力彎湯匙」的清田。(網路)

但在這之前五年,清田就曾經在綜藝節目上爆出無意間被拍到作弊,用蠻力扭曲湯匙的醜聞。當時清田的解釋是,「因為上電視錄影的壓力太大,因此才作了弊」。考慮到他從1970年代後半就不斷在電視、雜誌等各大媒體上頻繁曝光的事實,這實在相當沒有說服力。但是經濟泡沫下的日本充滿了魔法與寬容,如果一個超能力少年因為上電視壓力太大而行為失常,在紙醉金迷的東京街頭,並沒有幾個人會在意這件小事,畢竟每天都有更詭異、更吸睛的珍奇事件發生,人們的注意力不會總放在一個少年的失誤上。

除了上電視表演「用念力扭曲湯匙」之外,清田的超能力活動,還包括透視、預知未來。在《Mindseeker》中,以遊戲角色姿態出現的清田,預言了「2014年左右,超能力與科學將會結為一體,成為常識的一部分」、「2080年左右,全地球都將接觸到外星生命體」。清田甚至曾對媒體表示自己擁有瞬間移動能力,曾經「跳躍」到「沖繩、夏威夷,以及火星」等等(有關跳躍到火星,清田表示他並不確定是身體實際移動到了火星,還是只有意識被傳送到火星上)。

在1980年代神秘主義刊物、出版品興盛之時,清田掛名的超能力相關出版物極受歡迎。(網路)

1990年前後,清田突然轉向音樂界,並錄製了一張搖滾樂唱片,然而首張CD僅賣出八千餘張,也就成了最後一張。此後,清田在日本媒體上的露面次數也大幅降低,隨著泡沫經濟的崩潰,清田與他的超能力表演,成了另一被世人遺忘的「昭和回憶」。2003年,清田發表「脫離超能力宣言」,不再以「超能力少年」的姿態公開活動。但大多數日本人可能只是在八卦刊物或新聞的演藝版面對這條「宣言」驚鴻一瞥——21世紀停滯卻又充滿不安的平成之世並不存在魔法,也早已沒有超能力者容身之處了。

清田因持有大麻被捕時,日本媒體下的字幕是「自稱『前超能力少年』嫌疑犯清田益章(44)」

一直到2006年,清田才突然再度成為日本媒體焦點,但這次是因為真正的毒品醜聞——清田因為從友人處取得大麻而遭到警方逮捕。儘管後來清田獲判緩刑,當時日本的八卦媒體,對此事甚至還下過「清田扭曲了湯匙,也扭曲了人生」這種充滿嘲諷意味的標題。

「超能力開發軟體」《Mindseeker》

由清田以超能力少年身分監製的《Mindseeker》儘管最終被評為爛遊戲,拿姆科的製作者們並不是抱著詐騙玩家或是開玩笑的心態製作它,而是非常認真地製作一款「超能力評測軟體」的。

具體來說,例如在遊戲中需要玩家施展透視能力的部分,正確答案的確已經顯示在畫面上,只是用其他圖層蓋住;《Mindseeker》確實嚴謹地被設計成:假如玩家擁有真正的超能力,那麼就一定能答對。從遊戲畫面與音效的表現上,也可以看出拿姆科一貫的高水準與功力,《Mindseeker》並不是那種亂做一通的遊戲。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人會投注心力與資源在一款「超能力訓練」遊戲上呢?首先,1980年代是一個連歐美知名大學都會認真研究超能力的時代,而當時真心期待、相信世界上的確存在超能力者的人,也勢必比今日多上許多。其次,那時有一派論點認為「超能力者也能干涉機械與電腦」,那麼說到當時日本最普及的電腦⋯⋯當然,除了任天堂紅白機不做它想。

最後,如果讀者是一位認真的遊戲玩家,有一個疑問可能已經浮現很久了:「所以,清田本人真的能以超能力破關這款遊戲嗎?」

《Mindseeker》發售多年後,某次遊戲製作成員受訪時,談到當時確實有請負責監製遊戲的清田上機試玩。

但是,只要每次清田開始測試《Mindseeker》,電視線路、測試設備、開發機器等就一定會發生問題,或者紅白機的電源會無故斷電,不知為何就總是無法順利讓清田以超能力完成遊戲測試。但在當時,所有小組成員都沒能點破其中可能有什麼問題,而是不約而同地感嘆著「真的發生了超自然現象啊」。

也就是說,上當受騙的,顯然並不只有買了《Mindseeker》卡匣的小朋友而已。

延伸閱讀:

遊戲時光部屋/空前絕後的紅白機「超能力訓練遊戲」《Mindseeker》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